顧蔓瑤點點頭,揚唇一笑。

耳朵卻一直聽著周圍的動靜。

下一秒,她扭過頭盯著身後的密林,幾道身影在裡面衝出來,兩名保鏢衝上去,與來人徒手硬剛。

不得不說,保鏢伸手不錯,三對一,對方竟然沒有佔到什麼便宜,可是讓她沒想到的是,殺手並不止三人,密林再次衝出五人,每人手裡都有武器。

保鏢攔住殺手,涼亭里只剩自己顧蔓瑤和江老爺子,還有一個嚇得發抖的小助理。

「小蔓瑤,別怕,江爺爺保護你。」

江老爺子站起來,攔在她面前,神色凝重。

沒想到這次殺手會這麼多。

其中一個保鏢胳膊受了傷,殺手牽制住他,另外兩人衝過來,手中的匕首直衝江老爺子。

「江爺爺小心!」

顧蔓瑤迅速起身,手裡的水瓶迅速砸在殺手刺來的手上,抬腳踹飛殺人,迴旋踢向另一個殺手,匕首被踹飛,直直插進涼亭的支柱上。

「江爺爺,您站遠點,別傷到你」

顧蔓瑤撩起裙擺系在腰間,裡面的牛仔短腿露出來。

兩殺手都看傻了,這是什麼套路?

江老爺子由小助理扶著坐下來,畢竟,年紀大了,站一會兒,兩隻腿都不聽使喚,望著一改乖巧的顧蔓瑤,神色微怔。

絕美的臉頰勾起挑釁的笑容,抬手朝兩個殺手勾了勾,「耽誤本姑娘的好事,找死!」

「我看你是找死!」

其中一個殺手舉起拳頭衝過去。

顧蔓瑤慢悠悠的側過身,拳頭擦著耳邊劃過,粉唇輕揚,下一秒,凶神惡煞的臉變得痛苦扭曲,捂著腹部癱倒在地一動不動。

見狀,另一個殺手拿起匕首,迅速衝過去,在匕首快要刺到她胸口的時候,突然轉變方向,直指天鵝頸。

「小心!」

江老爺子面色一驚,急呼。

顧蔓瑤自然看出他的想法,身體朝後仰六十度,躲開刺來的匕首,抬腳一個後空翻直接踢飛。

殺手狠狠撞在柱子上,一口一口鮮血吐出,雙手撐著地面,踉蹌站起身,「你……你是什麼人?」

「要你命的人!」

顧蔓瑤快速站在他面前,到手掐著脖子,強壯高大的就這樣被輕鬆提起來,那雙眼睛充斥著猙獰恐懼。

咔嚓。

僅一秒,便沒了聲息。

見前面還在惡戰,俯身撿起地上的匕首,衝上去,速戰速決。

幾分鐘后,殺手已經被全部解,「哐啷」匕首扔在地上,顧蔓瑤放下白色裙擺,檢查著有沒有被弄髒。

完全沒有察覺到其他人異樣的目光,抬起頭,撞上江老爺子的雙眼時,顧蔓瑤不好意思的笑笑,「江爺爺,我沒嚇到你吧,我平時不這樣的,真的~」

江老爺子盯著這張乖巧的臉的,久久沒有出聲。

「江爺爺,你是不是討厭我了?」

顧蔓瑤有些失落,本想好好表現的,這下好了,全搞砸了。

逞什麼能! 離開少清峰后,肖笑又先後拜訪了戒律堂與領事院。

青風道人、青庚道人自然也見著了。

青風道人,是位女修,修為比掌門低了一個大境界,是煉虛期。

青風真人長得非常漂亮,就如其道號一樣,如青風一般柔和。

可能是領事院瑣事太多,需要耐性極好的人才能勝任,或許是被那些瑣事磨成了萬事不由心的性子。

總之,肖笑對青風道人的初步印象很不錯。

而戒律院的青庚真人,又是一個人如其名。

庚金乃是鋒銳之物,青庚真人就是一位鋒銳至極的人物,似乎見上一面就能將人戳傷。

拜訪之時,那青庚真人已經將身上的大乘修士氣息收斂殆盡。

肖笑看上一眼,就不得不轉移開視線。

一連見了青峰、青庚、青風三人,肖笑對於少清劍派給弟子取道號的規則,就有了深刻的認識。

見了這三人,她也對元豐先前所說的話有了深刻的認識。

在修仙界,根本就不需要擔心臉盲症,因為每個人的氣息都不相同。

修為越強的修者,其氣息就越獨特。

「怎麼樣?都能記住嗎?」元豐問道。

肖笑點頭:「三位真人很好記。」

「不過師兄,我真的要將這麼厚的一本門規背熟嗎?」

這青庚真人真是太耿直了!

知道她對宗門不熟悉,竟然送了她一本少清劍派門規做見面禮。

元豐:「小師妹,我們的身份雖然高,但也要遵守門規的。」

肖笑:「……」

她怎麼就成了不想遵守門規了?

「小師妹,你別看這門規厚。少清劍派的弟子眾多,必須要有這些門規來維持秩序。我們修仙者的記憶皆不錯,背熟也花不了多少時間。」元豐溫和勸說道。

「師兄,我沒說我不背。」肖笑黑著張臉,道。

元豐笑了笑,轉了個話題:「小師妹,三位真人認識了,現在師兄再帶你去熟悉兩個必要的地方。」

肖笑:「什麼地方?」

元豐:「一個是宗門裡的坊市,另一個是新進弟子的道學院。」

「雖然我們能給你準備的都準備了,但並不可能都合你心意,可能師妹你喜歡自己去購買,坊市就必須要熟悉。」

「至於學院?你修練上的,一般由我與元極教導,但……師妹你也可以選擇一些自己喜歡的雜項去學習。」

「再說師妹你這種年齡,也不該獨自一人,需要結交一些朋友。」

說著說著,元豐已經帶著肖笑來到了那道學院,又收穫了無數道目光的洗禮。

道學院的課程安排是:上午專門教導修練,下午教導劍法、陣法、煉丹等雜項,由著弟子們自己選擇。

教導這些課程的教習,都不會在意弟子的學習進度,可說是自由得很。

想想也是!

這可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宗門內的競爭也極強。

不想自己受欺負,只能是努力變強,恨不得多學一些,又怎麼可能會偷懶?

肖笑見識了那道學院后,對於課程什麼感想都沒有,唯一心水的就是道學院內的食堂。

——肖笑、元豐兩人去的湊巧,參觀了一遍后,正好是午食的時間。

元豐就帶她去混了一餐。

……

走走逛逛,時間過得飛快。

更何況少清山脈的範圍太大了,就算是元豐御劍的速度夠快、去掉了這趕路的時間,就走眼觀花似的看了看道學院、坊市兩處地方,就需要不少的時間。

等回到古絕峰的時候,天都已經擦黑了。

那什麼下午由元極教導修練,就這麼泡湯了。

元極在古絕峰等了大半天,才見到了肖笑、元豐兩人回來,最後不過是說了一句「明天學」,就轉身走了。

肖笑:「……」

「別擔心。元極他不會為這點小事生氣的。」元豐安慰道。

肖笑:「我知道。」修仙之人與時間賽跑、爭天命,也最不在意時間。

「就是……我也不一定要休息的。」

元豐:「別拿自己的修為說事。你一個小孩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作息時間不能亂。」

肖笑:「……」

她這是剛走了一位爸爸,現在又多了兩個爹嗎?

元豐自儲物空間內,拿出一些靈食擺在桌子上:「這些東西,是我在坊市買的。快吃吧!」

他與元極兩人都沒收過弟子,更不會照顧小孩子了。但宗門裡有專門照顧,剛入門小弟子的人。

他們兩人可是專門費了一晚的時間去請教。

當時……好像將那人嚇得不輕。

「謝謝大師兄。」

肖笑一看到靈食,那抗議的話全咽回了肚子里。

……

接下來的日子,肖笑在兩位師兄的監督下,過上了美好、平靜又規律的修練生活。

元豐、元極兩位都是個好老師。

修練上面,無論找哪一位,都能深入淺出、且三兩句話就給解答清楚。

劍法之上,元豐修化劍流,元極修殺劍流,以肖笑的水平只修基礎劍法,還沒到修流派的時候,自然也是兩人輪流著教。

也就只有在雜項上,才有著一些區分。

化劍需要劍陣雙修,元豐在陣法上的造詣自然高深。

元極專心於一劍,對於劍的了解自然深刻,技能點就加在了煉器上面。

除了元豐、元極兩人教導的,肖笑還需要將白玉宮殿書房裡的基礎資料要看。

——了解大衍世界的基礎知識,認識各種天材地寶……

可以說,肖笑只有怨時間少、精力不夠,哪敢跑到道學院去增加負擔?

因此,這來到了少清劍派快一個月了。

肖笑除了元豐那天帶著逛了會少清山脈,就是在新弟子舉行入門典禮之時,出了趟古絕峰。

「必須要改變一下,不然……這日子沒法過了。」肖笑自言自語道。

恰在這時,她都已經遺忘了的系統009出聲了:「宿主,您可以出任務了嗎?009綁定您已經有一個月時間了。」

「每一任宿主都有任務數的,一個月最少要完成三個任務。」

肖笑:?????

「009,你怎麼不早點說?」

系統009:「……」

它不敢說!怕被抹殺。

宿主身邊的人太兇殘了,那個隨意捉拿的大佬雖然是不在了,現在陪著宿主的兩位大佬也可以將它從宿主體內抽出而抹殺。

要不是主系統發出了最後通牒,它還是不敢說。

肖笑神識看到靈台內,那瑟瑟發抖的綠色光團,瞬間無語了。

估計她家系統,是歷史上最卑微系統了吧?

。 龍鱗笑容收斂了一些,垂眸認真應了聲「嗯」。

……

廣仁曦走後,龍鱗便全身心的……去休息了。

他現在的任務,只是養好身體,別無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