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靳崤寒眉峰一挑,看著懷中的女人,她帶給自己的感覺實在與那個人太像了,幾乎可以讓他斷言她就是那晚的那個女人。

「你是我孩子的母親,我這麼做,怎麼流氓了,恩?你說。」靳崤寒湊近鹿喬兒的耳朵,在她耳旁呢喃道,但是鹿喬兒並未聽懂其中的深意,只是以為靳崤寒在提醒她二人的夫妻身份。

鹿喬兒無言以對,畢竟他說的是對的,二者本就是夫妻關係,這件事情理所應當,但是看男人一副要把自己抱去洗澡的樣子,鹿喬兒倒是難得的害羞了。

「那好吧。」靳崤寒看到女人對自己的拒絕,不同於往日的清冷模樣,儘管鹿喬兒已經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但是他還是看到了面下幾分隱藏的羞澀。

靳崤寒鬆開了抱住女人的手,同意鹿喬兒自己去洗漱的提議,男人也前去另一間浴室準備整理自己一番。

鹿喬兒看到鏡中照出自己的模樣,冷淡的眸子因為靳崤寒而增添了別樣的色彩,她其實說到底並不排斥男人的親近,只是不太習慣罷了,畢竟以前也未曾有人這般接近過自己。

隔日。

靳崤寒的好心情並未持續多久,在公司處理事務時,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路。

「進。」靳崤寒抬眸看到徐霖嚴肅的臉龐,注意到他手中拿的是醫院的檢測報告,伸手接過。

「鹿安然確實是兩位少爺的生母。」徐霖只覺得自己說完這句話后,整個偌大的辦公室的氣溫都突然下降。

但是這醫院的報告確實說徐霖所說,靳崤寒反覆看了好幾遍,卻依舊是這個結果。

難道是自己的錯覺嗎……?

靳崤寒略微遲疑,或許是自己對鹿喬兒的感情影響了他的判斷,但事實就擺在自己的眼前。

他沒理會兩個小孩子在一旁的嘻哈打鬧,只是抱著鹿喬兒大步朝卧室走去。

但是坐在客廳將這個狀況看得一清二楚的靳老太太顯然是過來人,她過去抱住兩個小孩子,蹲在在他們旁邊眉宇間都是掩蓋不住的笑意:「你們這是要有小妹妹了!」

「妹妹?」大寶和小寶不懂,為什麼爸爸只是抱住媽媽,他們就會有小妹妹了?

但是靳老太太並未跟小孩子解釋,只是揮手示意在身後的傭人,給夫妻倆熬點補藥,雖說鹿喬兒身手不錯,但是落在老人家眼裡,她那身軀,還是有點兒瘦了。

卧室里,靳崤寒直接將懷中的女人放在床上,沒有給女人直起身來的機會,壓在她身上,想到剛剛她對裴煜和自己的差別待遇,心中就自覺不滿。

「你少跟不三不四的人來往。」靳崤寒低聲緊盯著身下的女人,像是在做著某種警告,又像是在宣誓著屬於自己的主權。

「嗯?」鹿喬兒到底是不懂這男人之間的暗潮洶湧,只覺得靳崤寒對裴煜是否有太大的偏見了,她柳眉微皺,十分不贊同他的這種說法。

靳崤寒注意到她的神色,看到女人微微皺起的眉,她這是在反抗自己嗎?

他心有不爽,眸子一沉,弄不明白那個小子到底有哪裡好,三番兩次的在他跟前轉悠,那眼底的狼子野心更是從來沒有被遮掩過。

男人心中五味雜陳,不知道該怎麼跟鹿喬兒開口,話到嘴邊,卻只說出一句「你是我靳崤寒的妻子,注意本分。」

「什麼意思?」鹿喬兒聽到他這句話頓時有些怒火,難道這個男人還在懷疑自己嗎?

鹿喬兒忍受不了他對自己的壓制,抬手去推他,但是男人佁然不動,遊刃有餘地化解掉她的掙扎,反倒是讓兩個人的身體緊緊相貼。

而在這時,靳老太太卻端著盤子出現了。

「你們繼續你們繼續。」老太太連不忙的選擇關門走掉,她這補藥都弄好了,估摸著時間,沒想到這小兩口還在床上膩歪,她愈發覺得自己當初讓鹿喬兒嫁進靳家,是個正確的決定了,畢竟靳崤寒對鹿喬兒的不同可是有目共睹的。

鹿喬兒就算是平日里再不開竅,看到靳老太太這麼慌慌忙忙地出去,而自己和靳崤寒又是如此令人誤會的狀態,向來清冷的臉上倒也多了兩道紅暈。

男人的笑聲從自己頭頂傳來,鹿喬兒抬眸,望向靳崤寒那雙帶著笑意的眸子:「你還好意思笑?」鹿喬兒質問自己面前的男人,難道他不覺得丟臉嗎,這麼平白被人誤會了去。

靳崤寒卻低聲湊在自己的耳旁,說道:「我跟我老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說完,男人的手還不老實的攀附在了自己的腰上,鹿喬兒注意到他的小動作,眨眨眼開口問:「你幹嘛?」

「當然是繼續啊。」男人沒等她說完接下來的話,用唇舌堵住了她的話語,男人的氣息又在這瞬間將她包裹了個完整。

夜燈下兩個人的身軀緊緊交纏,而在樓下鬧著要找爸爸媽媽一起玩的大寶和小寶,也被靳老太太笑嘻嘻的哄著說:「爸爸媽媽在給你生妹妹呢。」

隔日。

一通電話打來,使正在沉睡的鹿喬兒迷糊地睜開眼眸,靳崤寒早已起身,穿戴整齊聽到卧室傳來的鈴聲,將電話遞給了床上的女人。

「喂?」鹿喬兒略帶迷糊的眼,隨著自己與男人揮手道別而恢復清明,注意到是郁年打給自己的電話。

「陸少白出事了?」鹿喬兒聞言迅速起身,前去衣帽間換衣服,聽著電話那頭的郁年給自己彙報情況,但是他們目前還沒有找出襲擊他的罪魁禍首。

「我馬上到。」鹿喬兒騎上機車,很快就抵達了貧民窟。

郁年正在給陸少白處理傷口,聽他們在車上給自己講述的情況,陸少白只是受了點皮外傷,她走到蘿蔔的面前,關心道:「你沒事吧?」

。盜賊領並不歸新伊麗莎白州管轄,作為一個無人荒島有人在上面搞建設造私酒很正常。

但僅僅在開始就得知背後老闆是約翰的人並不多。

貝勒肯定不會跟手下的人解釋在盜賊領搞私酒的是約翰,他只會吩咐手底下的輯酒警探不要去盜賊領。

而卡爾斯探長也不會告訴別人盜賊領背後的老闆是約翰。

《荒野大鏢客之黎明》一百三十四章約翰的憂慮陳司令有很大感觸,他以為還要跑第二趟,畢竟三百萬不是小數目,他也不好意思張嘴叫人家賒賬給他,沒想到周姑娘一點不小氣。

不,應該說,為了她護著的人,一點都不小氣,若是沒有這對男女青年摻合在一起,他來求葯的話,估計得一分不少的當面付清,「謝謝周姑娘。」

「陳司令,客氣了。」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545章自然要帶上你的 戰場最危險的中間地帶,蘇牧看見了那個剛把浩克扔出去的滅霸!

木劍出鞘,飛挪騰轉,殺向了滅霸。

浩克根本不可能是滅霸的對手,所以他要是不出手,浩克絕對會被憤怒的滅國,送到墨菲托斯那裏報到。

這就脫離了事情本來的發展,所以為了避免法則出現混亂,浩克也不能去墨菲托斯哪兒。

正準備對浩克痛下殺手的滅霸,在恍惚之間看見了來襲的木劍,直接用帶着無限手套的左手握住了木劍!

木劍急速的抖動,但是卻依舊掙脫不開無限手套!

滅霸將手中的木劍,狠狠的扔了出去,木劍掉落在地,上面的靈光一陣暗淡。

「法師你是來阻止我的嗎?」

蘇牧從體內世界取出玄鐵大槍,握在手中,說道:「滅霸多行不義必自斃,你的敵人真的很多,難道你認為這一回,你還能逃出生天嗎?」

滅霸這些年來做的事情,太過殘忍!

這一回多元宇宙數得上的種族,都帶了自己最強大的戰艦,直到現在依舊有戰艦群,不斷地進入空間跳躍的通道。

滅霸看着緊握鐵槍的蘇牧,將戰到插在一片廢墟之中,說道:「再多的敵人也只是螻蟻,只要拿到了無限寶石,打個響指的事情!」

「法師,你雖然很強大,但是要想殺了我根本不可能,我的命早就歸了死亡,你要是能殺了我,那才是我的解脫!」

幾乎是在瞬間,滅霸拔出戰刀,迎著蘇牧沖了上去。

「來的好!」

看着衝過來的滅霸,蘇牧長槍向前,槍尖直指滅霸的五陽魁首,高聲喝道:「殺!」

兩個站在多遠宇宙巔峰的人物,在這一刻,以一種極為尋常的方式戰鬥在了一起。

鐵槍與戰刀相撞發出的金鐵之音,不斷地將周邊的外星生物震死,就連遠處的超自然小隊也捂住了耳朵。

想要將耳中的聲音趕走一般,因為在這金鐵交織的聲音之下,他們全身的血液都不住的停止了流動。

蘇牧身為鎮妖軍前任主將,一直都在大荒若水一線與妖魔作戰,歷經戰陣千餘次,也還有點兒武道修為!

滅霸雖然也經常指揮戰艦衝殺,但是戰艦的衝殺,與戰將對沖還是有些區別。

瞅准一個機會,蘇牧玄鐵大槍橫掃,掃飛了滅霸手中的戰刀!

「滅霸你的刀都沒有了,你還有什麼辦法贏,我勸你還是趕緊自我了斷吧!」

蘇牧不斷的刺激著滅霸,雖說言語刺激對於滅霸這個級別的生靈沒有絲毫的作用,但是至少可以讓滅霸感到憤怒。

戰鬥中,一旦有一方開始憤怒,那另一方就可以提前慶祝勝利了!

……

但滅霸何許人也,征戰多元宇宙多年,直接就猜出了蘇牧的意圖:「法師,你的計謀失效了!」

滅霸握緊了帶着無限寶石的手,兩邊兩顆寶石散發出某種奇怪的力量,如滔天海嘯一般壓向了蘇牧!

猝不及防之下,蘇牧被直接,推出數百丈才停下!

蘇牧吐出了嘴中的灰塵,說道:「無限寶石的力量果然不凡,不過滅霸先生,你以為我沒有無限寶石嗎?」

重新起身的蘇牧周身縈繞着,莫名的大道之音,寂寥,荒涼,好似從蠻荒時代跨越了時間長河。

歷經滄海桑田,才落於此間!

無限寶石的力量轟然散去,看似神威萬千的無限寶石,此時彷彿成為了尋常石頭,變得無甚用處!

蘇牧一步接着一部的朝着方走去,「事世如棋啊!如今滅霸俯首而亡,也到收子之時!」

滅霸強撐起身軀,看着眼前略顯得單薄的青年,說道:「外來者,我說過我已經歸屬了死亡,所以你殺不了我!

任何世界都離不開的至高法則,「死亡!」

的確一個早就投向了死亡懷抱的生靈,如何還會再次死去。

但總有些例外,比如擁有一方小千世界的蘇牧,在多元宇宙殺不死滅霸,但是在體內世界呢?

……

當蘇牧佔據上風的時候,星空之中的戰爭也發生了逆轉!

滅霸的所屬艦隊,在攔截艦隊的瘋狂反攻之下,四處逃竄。

他們已經戰敗了,一敗塗地,就連最強大的老大,滅霸如今也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更何況是他們這些小嘍啰。

但地面上的戰鬥依舊不容樂觀,如果說星空中拖延攔截艦隊的戰艦群是炮灰的話,那麼在地面作戰的戰艦群無疑是滅霸大軍中,最精銳的部分。

就算在得知戰敗的情況下,也依舊對着前方的防線發動了一次又一次的攻擊。

反觀神盾局,好幾個階段的武器面對外星人,毫無還手之力,要不是靠着神靈戰甲扳回了半局,恐怕這次事件之後,弗瑞都要被撤職!

戰場之上,科爾森不斷地釋放炙熱的火球,擊殺外星人的速度絲毫不遜色於鷹眼。

這也引起了托尼對於法則種子的好奇,雖然他並不像成為法師,但並不妨礙在自己的戰甲上添加法則種子!

就像那個不斷釋放法術的神靈戰甲一樣,根據賈維斯從神盾局獲取的資料來看,神靈戰甲至少使用了十幾塊法則種子。

也就是說,至少有十幾個倒霉蛋,從變種人恢復到了普通人!

托尼還有心情想這些,但是那些普通的作戰人員,確實無效多顧,因為稍有不慎就會被外星生物的武器擊中,化為一堆飛灰!

……

而最令人矚目的一戰也終於分出了勝負,遊走虛空的蘇牧終究還是藉助小千世界的力量勝了滅霸一籌!

滅霸最終掛槍而亡,蘇牧也沒有去收走無限手套,以及無限手套之上的兩顆無限寶石。

因為拿了另外的無限寶石很容易,但是道心終究會有缺陷,他可不想帶着有缺憾的道心去面對,絕對理智冷漠的天女。

在滅霸死後,外星生物剩下的戰艦紛紛開始撤退,戰爭結束了留下了一地的殘骸,中庭人又一次的成功守衛了自己的家園!

而蘇牧也終將再次踏上遨遊虛空的旅程,這就是他的宿命!

可留給弗瑞的卻是一個巨大無比的爛攤子,還有隨時準備暴走的安全小組成員!

相較於面對斤斤計較的安全小組成員,弗瑞寧願去與外星人作戰!

無錯管博一聽這話,有些著急,「想想,沒必要砸錢的。」

凌然拉著他走了出去,邊走邊說道:「我們不會虧的,你們這些技藝即將面臨失傳,我們努力保留下來,以後就會賺回來了。」

「真的?」管博不信。

「真的,我們做什麼都是往遠了想,不是當前就能看到利益的。」

管博聽了這話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866章小姨說可以的 霞詩子反應很激烈,昨晚她氣壞了,她根本不承認,番劇里的那個同名者是她,雖然有自欺欺人的嫌疑。

這其實很能理解,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很多時候,人是跟著自我情感走的,壓根就不會去考慮那麼多。

但是如果有人提前劇透,那麼本來美好的東西,就宛如是特意安排的,極容易招致當事人的反感,尤其是,現在霞之丘詩羽壓根沒對安藝倫也有半分好感。

這麼說吧,如果現在是一年後,有了情感的基礎,詩羽再看到這個番劇會付諸一笑,認為這是老天爺安排好的緣分,哪怕她和金毛敗犬差不多一個下場!

最慘的不是倫也,而是久城一彌和小室孝,前者已經被維多利加拉入黑名單,後者更慘,因為毒島冴子正在考慮復刻當初打殘酒鬼變態的套路,把小室孝也給打殘,這樣就沒機會煩她。

南小鳥反倒暗暗竊喜,哇,昨晚白嫖到了好多好歌、好舞,她們的學園偶像計劃一定能實現,還有,她要和高板惠乃果、園田海末做一輩子的好姬友。

維包子:「群主,我的未來太慘了,哭唧唧,你一定要救我呀!」

葉塵:「維包子,你現在有多少積分?」

維包子:「不多,2142點,全是簽到得來的!」

毒島冴子:「我本來有6千多的,昨晚全部拿來強化了。」

霞詩子:「呵呵,我有4553點,我覺得用強化爐性價比應該是最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