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難怪了,安曉這個助理,顧南靈也是認識的,鐵血手腕,絕對是個女強人。

看着安曉不怎麼樂意的表情,顧南靈對安寧招了招手,示意她在自己身邊坐下。

「正好在這裏碰見你,我也不用特地去找你了。」顧南靈指著坐下來的洛安寧,介紹道:「這是我公司的員工,洛安寧。」

洛安寧羞澀的笑了笑,伸出手,「安導,您好。」

安曉瞥了她一眼,視線重新落在顧南靈身上,笑得意味深長,「這是準備給我送禮物來了?」

「大禮物。」顧南靈笑得狡黠,「我聽說你最近準備的新劇,需要一個長相清純的女演員,安寧怎麼樣?」

聞言,安曉盯着洛安寧打量了一番,點頭,「外形確實符合,不過你知道我這個人,對演員的演技要求很高的。」

「我知道的。」顧南靈舉起杯子,輕輕碰了碰安曉的酒杯,「我既然敢介紹給你,肯定就是對她的演技有信心的。」

「好。」安曉看向洛安寧,「明天我會讓助理聯繫你去試戲的。」

「謝謝安導!」洛安寧已經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對着安曉鞠了三次躬。

安曉淺笑道:「不用謝我,要謝,就謝你們顧總吧,她自己拍戲的時候,都從未找過我。你還是她第一個介紹過來的藝人。」

「我拍戲你敢要嗎?」顧南靈笑着調侃道,「忘記網上怎麼評價我的了?」

「嘖。」安曉放下酒杯,「網上那段你們劇組的視頻,我可是看了的,沒想到,你的演技進步這麼快。」

原來是因為那段視頻改觀的,顧南靈笑了笑,剛想謙虛一下。

「南靈。」

突然傳來的聲音,讓顧南靈的笑容僵住。

顧南靈轉頭,只見不遠處,江璘一身西裝革履,看着好不帥氣。

他的眼睛看着顧南靈,滿是笑意。

坐在一旁的洛安寧,看見江璘,身體開始顫抖,那種出於本能的反應,讓她剋制不住。

顧南靈收起了笑容,面無表情的看着江璘,「你怎麼會在這裏?」

江璘笑容不變,朝前走了兩步,「南靈你忘了?這部劇我們公司的演員也參與演出了,我會出現在這裏,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顧南靈確實沒怎麼注意這部劇的演員,她一心想着洛安寧,哪裏會去看別人,當真是失策了。

安曉的視線在二人之間轉來轉去,最後落在洛安寧身上,「安寧,我的那部戲,有些注意的地方,我說給你聽聽,看你能否接受。」

「啊?」洛安寧看向顧南靈,似乎在詢問顧南靈自己該怎麼辦。

然而安曉已經站起來,拉着洛安寧的手,讓她也站了起來。

瞧著洛安寧還不想離開,安曉低頭,在洛安寧耳邊低聲說道:「讓他們自己談吧,這件事你參合不進去。」

洛安寧回頭看着顧南靈,一臉擔憂。

安曉扶著洛安寧,在她耳邊低聲道:「讓他們自己解決吧,這件事你管不了。」

聞言,洛安寧這次收回視線,跟着安曉離開。

安曉和洛安寧走後,這角落裏就只剩下兩人。

江璘走到顧南靈身邊坐下來,靠着顧南靈移動。

顧南靈往旁邊移動了一步,警惕的看着江璘,「不要靠過來。」

江璘的動作頓了頓,無奈的看着顧南靈,「南靈,你怎麼變得怕我了?」

「我不是怕你。」顧南靈很直接的否認,「我只是不喜歡看見你。」

江璘臉色微變,「你知不知道,我可是特意為了你,才來的這次慶功宴。」 不過在高坂穗乃宇3月小學畢業之後,穗乃果在4月也要上5年級了,長大了的小果也有了少女的矜持,雖然還是吃貨,但是也不會吃太多(關鍵是南小鳥和園田海未不讓小果吃啊),所以少女理所當然的在某個下午將二位小蘿莉請到了家中做客。

……

3月的一天,小學畢業的高坂穗乃宇正坐在家中客廳喝茶,和旁邊的老爸一起看國內新聞,而媽媽則在家裏開的點心店裏,高坂雪穗正在自己房間睡午覺,

穗乃果卻是跑出去玩了。

從上小學開始,高坂穗乃宇就被認為是天才,因為任何一門課程都是滿分,所以高坂爸爸對穗乃宇的未來很是期待,就要求他每天和自己一起看新聞,長長見識。

「媽媽,今天下午吃什麼?」正在看新聞的穗乃宇聽到了樓下喊的很大聲的穗乃果的聲音。

「還早呢,等會一起商量吧。」高坂媽媽對於這個吃貨女兒很無語,不過她很快看到跟在女兒身後的兩個小蘿莉,「小朋友,你們是穗乃果的同學吧,快進屋,和穗乃果去玩吧。」

「打擾了,阿姨,那我們進去了。」兩個女聲同時說到。

南小鳥和園田海未!只是一瞬間穗乃宇就知道是誰了,很快就看到穗乃果和園田海未,南小鳥一起上樓,來到客廳了。

「伯父好,穗乃宇哥哥好!」二女剛一見面就問好到。

「你們好,來這就和來自己家一樣,隨便玩。」高坂爸爸以為穗乃宇認識二女,並沒有多想。

「哥,跟我來!」穗乃果直接拉着穗乃宇到了她得房間,「來!」又對南小鳥和園田海未二女招了招手。

二女也很快跟了進來,剛進房間就看到穗乃果以一個十分不淑女的方式躺在床上。

並且看到高坂穗乃宇在看着她們,於是都臉上一紅。

而高坂穗乃宇此刻正在細細打量著二女,雖然都才9歲但卻是個美人坯子,都長的很可愛,可以想像長大後有多迷人。

尤其是南小鳥,真的很萌,因為小臉一紅,看上去是真的像紅蘋果!

「穗乃宇哥哥!」細細的鳥叫聲從南小鳥口中說出,她實在是太害羞了。

「你們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小果說的嗎?」穗乃宇感覺自己明知故問。

「當讓是你最可愛的妹妹我了!還能是誰給她們說!」穗乃果見到此景也是立刻從床上坐了起來。

穗乃果分別指著南小鳥和園田海未,「哥,我給你介紹你下,她是南小鳥。她是園田海未。」

「穗乃宇哥哥好,你叫我小鳥就好。」

「穗乃宇哥哥好,你可以叫我海未。」南小鳥還沒什麼,園田海未卻結結巴巴說不下去了。

穗乃宇也是知道海未的性格的,沒有奇怪。

「小鳥,海未!你們好啊。你們和小果認識多長時間了?」穗乃宇真的很好奇。

「4年了,從上小學開始,我們就在一起玩。」天性溫柔的南小鳥立刻回答了這個問題。

「那你們以前怎麼不來做客呢?」很疑惑,穗乃宇真的很疑惑。

不過這次兩女卻沒有一個人回答,因為兩女此刻心裏在想,總不能說小果一直說你壞話吧,我們兩個一直以為你是個大壞蛋而不敢來,直到前幾天才對我們解釋了那是她說的謊話。

「咳咳咳~」穗乃果害怕二女說了真相,哥哥知道她一直摸黑他的事情,於是就提醒二女。

「穗乃果,你發什麼神經!」穗乃宇就想知道一個小問題的答案,也不知道她這咳嗽是什麼意思。

不過穗乃果為了轉移話題立刻就用非常嗲的語氣對穗乃宇撒嬌「哥~我感覺我發燒了~」。

雖然穗乃宇知道多半是騙人,但還是很仔細的來到穗乃果面前,摸了一下額頭,用手試了下體溫,很正常。瞬間想明白的穗乃宇雖然不知道穗乃果為什麼轉移話題,但他就由着她去了。反正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我們來玩遊戲吧!」穗乃果看到穗乃宇的眼神就知道他知道自己在轉移話題,於是提議到玩遊戲。

四人玩了一會遊戲之後,小鳥和海未就回家了。

……

在一個月的春假期間,穗乃宇和南小鳥和園田海未的關係變得越來越好,簡直和親哥沒什麼兩樣了。

春假很快過去,穗乃宇也要上國中了,應穗乃果的要求,穗乃宇的學校直接選了在音乃木坂學院附近的千代田中學校(編的。。)。

終於到開學的那一天了!

站在學校門口,穗乃宇看了看學校,第一印象就是大,畢竟是千代田的為數不多的國立中學,而且日本皇室、日本國會等都在千代田,秋葉原就是千代田的一條街。

獨自一人完成註冊報名的穗乃宇得知自己被分到1年4班之後,就去尋找自己班級在哪裏。

「終於找到了!」轉了兩圈才找到班級的穗乃宇立刻就進了教室。

教室里只有7,8個人,穗乃宇也算是來的比較早的。

穗乃宇對着整個教室的人掃了一眼,本來準備坐到倒數第二排靠窗的他,直接就坐到了第三排一名有着一頭亞麻色長發扎著公主辮的少女的旁邊。

雖然說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但是高坂穗乃宇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感到心臟在激烈跳動。

難道這就是一見鍾情?沒想到自己竟也會對一個12歲小女生有這種想法~

「你好,同學,很高興認識你。」穗乃宇露出了一個自認為迷人的微笑。

「你好。」少女打量這這個坐在自己旁邊的男生,面容清秀,讓人看起來很舒服。

「我叫高坂穗乃宇,請多多指教。」

「我叫結城明日奈,也請多多指教。」明日奈的性格就是有些人妻屬性,所以穗乃宇直接就坐到了她的旁邊,少女是不會有什麼反應的。

互相知道了名字之後,穗乃宇就安靜的坐在了那裏,看着明日奈,雖然很想和少女搞好關係,但他覺得這種事還是慢慢來,所以就等待着老師和其他同學的到來。

過了一會一個黑色長發,稍微有點卷的少女走了進來,很漂亮,胸部也很大,穗乃宇有些震驚,才剛上國中就這麼大。不過他看了一眼之後就移開了目光,繼續盯着明日奈。

又過了大概兩個小時,全班同學都到齊了,老師就進來宣佈了一下學校各種校規等,提醒了明天要來早一點,就宣佈可以回家了。

。 「沒有,我就隨便說說看,你好像很累的樣子,要不然還是……休息一下吧。」

見她有些為難,我更加奇怪了。

難不成我的樣子發生了什麼變化?

我拿出了手機,調出了相機模式,在面前照了照。

夏末有些驚慌,伸手想要攔住我,可還是慢了一步。

「你別!」

在相機之中,我看上去臉色十分不好,臉有些發胖,腫脹的很嚴重,眼睛底下是一片霧青,臉色慘白。

當看到這樣的自己時,首先嚇了一跳。

「怎麼回事?」

我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除了剛才降伏那隻骷髏用了太多的體力,有種很累的感覺之外,別的還真沒什麼。

沒想到那異食者,居然給我留了一個後手。

在攻擊它的時候,它也在潛移默化的吸取我的精氣。

並且這種吸取是沒有感覺的。

怪不得在做法陣的時候感覺如此疲憊,看來它也在攻擊我,要不然也不能能那麼快的將它釘在牆上。

這傢伙一定知道鬥不過我,所以才特意的使用了這種方法,它想拉我一起入地獄!

「早知道不救它好了,如果我知道這是異食者本體的話,我就不應該……」

我咳嗽了幾聲。

夏末見狀,趕緊走了過來,拍了拍我的後背。

「你別再想這些事情了,你也是為了那些活着的人着想,不然的話,你不會去管那些閑事的,我都清楚。」

我又想了想,當時自己確實不對。

其實冷靜地思考一下,能下到這種深度的人應該都是很厲害的。

而我們兩個才進來的時候,並沒有探聽到任何動靜,並且尋覓到活人的蹤跡。

如果真有人被困起來,至少也會留下一些東西。

「我還是不夠冷靜,沒有思考全面。」我自責道。

夏末接着勸慰,「不是這樣的,你之前說的很對,就像我被關在那個封閉空間一樣,如果不是我們兩個一起來的,誰又會相信在那種環境下有人呢?」

「如果所有的人都跟我之前那麼想的話,恐怕會有更多的人死吧!」

有夏末在一旁的勸慰,我感覺好了不少。

可是身體里的毒素也在迅速的蔓延,我必須想辦法將這種侵入體內的陰邪之氣給排出去。

我顫抖著從背包里拿專門去除邪祟的葯。

手抖的不行,就好像被麻痹了一樣,連帶着整個胳膊都有些使不上力氣。

夏末見狀趕緊跑到了旁邊,幫我打開背包。

「你想要哪一個,我幫你拿。」

「那個紅色的藥瓶給我。」

漸漸的,我感覺眼前有些模糊不清了。

這毒素蔓延的可真快,就像是被蛇咬過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