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聽說六十六師堵住了娘子關,正在殲滅殘敵。

叫好以後,連聲罵了三聲娘希匹,一個旅叫板一個師團,這麼好的仗,怎麼不是自己嫡系打的。

轉念一想,這麼能打的軍隊,顧祝同,陳誠都是瞎子嗎?

怎麼不調到淞滬來。

大批日軍雲集淞滬,天上有飛機,海里江上有艦炮。

海拔太低,地下挖下去一兩米水就湧出來了,根本沒法構築戰壕。

戰壕成了水溝,人在裡面泡久了就受不了。

六十六師不是能打嗎?

不是德械嗎?

何應欽一幫飯桶,光顧著幾個軍餉的蠅頭小利,怎麼不往淞滬調。

事關川軍,而且是劉湘嫡系,他可不敢馬虎,把軍委會開會的顧祝同和康澤叫來了。

康澤第一句話就是,不建議馮天魁去一戰區,劉峙根本管不了六十六師,甫系川軍里唐式遵和王纘緒情況要好些,其他人,除了劉湘,誰的命令也陽奉陰違,別說六十六師,就連已經調往一戰區的潘文華,郭勛祺也不會乖乖聽劉峙的,要是馮天魁再到一戰區跟這兩人湊在一起,劉峙的一戰區搞不好會被架空,別想自己說了算。

第三軍潰兵被周小山扣押的情況他是知道的。

馮天魁跟劉湘共用一個副官的太特殊,讓這件事處理起來的局面更複雜,連戰區都不敢派人去緝拿周小山。

閻錫山派出十八集團軍,跟六十六師配合作戰的事情。

康澤做了個詳細的回報,他甚至懷疑川軍甫系這幾個將領,甚至鄧錫候,跟共黨都有些拉扯不清。

顧祝同有不同意見,他提出應該照顧川軍的情緒,劉湘希望統一指揮川軍,不管在那個方向用兵,都應該答應,儘快哄他出來,他在四川遲遲不出來,絕不是好事。

國府需要一個穩定的後方。

萬一戰局僵持,他突然改變主意不出來了,到時候國府要哄他出來的代價,恐怕會更大。

設立一個戰區,讓劉湘做司令。

最好調到淞滬戰場的後路上,萬一淞滬出現需要增援等危險局面,隨時可以把川軍中最精銳的二十二集團,馮天魁的六十六師一起,拉上去。

至於山西戰場,反正鄧錫候,孫震的二十二集團軍已經開到了潼關,部分已度過黃河,現在的問題是劉湘對川軍在山西戰場的遭遇不滿,想要統一指揮川軍作戰,索要要軍餉只是借口,要是劉湘不從中作梗,讓閻錫山承擔一半,其餘由國府欠著,問題迎刃而解。

幾個人商量了半天。

二十二集團軍,去一戰區也好,二戰區也好,無論如何,一定要在華北跟劉湘分開。

六十六師一定要調到華東。

終於,一個新鮮七戰區在幾個人的嘴裡出爐了。

儘快把劉湘哄著出川,劉湘任淞滬戰場身後的戰區司令,陳誠或者薛岳副之。

正在漢口乘坐火車分批到新鄉的郭勛祺,潘文華部調到蕪湖集結。

唐式遵所部,也盯著民生公司,把運往武漢,改為運往蕪湖。

滿足劉湘願望,二十三集團軍不在分兵,匯合川軍六十六師,以及淞滬部分可能撤下來的部隊,在蕪湖集結。

隨時增援淞滬戰場。

戰局吃緊,蔣某人也沒法休息,都凌晨三點多了,侍從室辦公室還在七嘴八舌的討論。

突然,接到劉湘的電話。

川軍六十六師,佔領石門,繳獲大批列車,以及一批日軍糧食,被褥等軍需物資,需要緊急南運,山西窄軌無法通行,要借道平漢線。

六十六師正在石門以南攻擊日軍,不惜代價打通平漢線最後節點。

石家莊以南,鬼子只佔領了元良和高邑兩個縣城的車站。

說白了,就是前哨,在日軍的部署里,石家莊才是他們的前沿,可惜山西戰場吃緊,最前沿的兵都進娘子關了。

劉湘打電話的時候,甄明玉已經開始進攻了。

第一個元良車站,被直屬連摸哨以後,正在屠殺鬼子,就收到了周小山的電報,讓他儘快打通平漢線。

五列滿載物資的專列已經出發,向他們方向來了。

甄明玉急了。

留下一個連清掃戰場,帶著火車司機和主力團,浩浩蕩蕩的開向第二個車站高邑。

要知道,在元良小站,鬼子才放了一個中隊。

大隊其他鬼子,都在集中在高邑,甚至高邑車站附近的山坡還構築了向南防禦的工事。

他們趕到第二個車站的時候,已經早上快五點了,鬼子太警惕,哨兵放出來很遠,看見車頭上旭日旗幟跟日軍軍裝的押運士兵,還是老遠就給他們發出了進站的信號。

在最前面的火車司機,甚至車頂上偽裝日軍的戰士,甚至看見了四面八方的鬼子,正彙集到車站中來,準備攔下這列來歷不明的火車。

說不定,他們正在跟石家莊和華北方面軍聯繫。

既然偷襲不成,就強攻。

周小山偷襲石家莊車站得手,兩門三七戰防炮都沒搬下列車,全部跟著甄明玉南下。

機炮營三連還在這裡。

列車兩面都在開火,都是大口徑的槍械。

日軍的在火車站堆砌的簡陋工事,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甄明玉手心裡全是汗水,說好的一場突襲,就這麼變成了強攻,這下子傷亡的該肉疼了。

旁邊一出貨場,野地,也衝出來好多日軍。

專列下來的川軍士兵,全部爬在地上射擊,身後是重火力的怒吼。

:。: 一滴滾燙的淚水,順着眼眶跌落了下來……

蘇雪玲看着自己父母吵架,站在旁邊連大氣也都不敢出一下。

蘇振華沉默了良久,說道:「盧曼,我們離婚吧。」

盧曼的臉上滿是錯愕,彷彿聽到了什麼不可置信的話,「振華,我們都在一起快大半輩子了,你居然要為了一個死去多年的女人,要和我離婚?!」

「盧曼,我為當年的錯誤買單負起了責任,這麼多年我儘力做到了一個好父親,自認問心無愧,現在雪玲已經長大了,我無法再繼續欺騙自己的內心,也無法繼續和你生活在一起,我們離婚吧。」

盧曼根本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蘇振華是她愛了,執念了一輩子的男人,要是和他離婚了,恐怕自己會瘋掉的。

盧曼的淚水源源不斷的滾落了下來,眼底一片猩紅,上前抓住了蘇振華的袖子,懇求說道:「振華,振華,我們不要離婚好不好,你覺得我哪裏不好,我都可以去改,只要我們不離婚!」

蘇振華是鐵了心,一把狠狠的甩開了她。

「不可能!」

他不想人生最後一段時間,還和自己不喜歡的男人在一起。

盧曼被狠摔在了地上,淚水遍佈滿了整張小臉,「我到底是哪裏不如許妍了,你究竟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蘇振華的眼中憎惡,覺得她和許妍根本就沒有可比性,不,是把她和許妍的名字放在一起,都會髒了許妍。

「你根本不配和她比!」

這些年,盧曼一直都生活在許妍的陰影之下,現在又聽到了這樣的話,整個人近乎崩潰的狀態。

蘇振華垂眸看了一眼,語氣公事公辦,「明天我會讓王助理擬好離婚協議給你拿過去的。」

他的臉上佈滿了認真,沒有一點兒要開玩笑的意思。

蘇振華又繼續說道:「S國的別墅我會給你們母女,還有名下的幾輛車,但是你們別的想打公司的主意,那是我自己打拚到得來的,我再會給你們兩個億的現金,從此之後我們就徹底兩不相干。」

這下蘇振華是真的要和她們劃清界限了。

蘇雪玲的瞳孔狠顫了下,心裏面升起了一股恐慌的感覺。

她從來都沒想到,有一天他們家會變成這個樣子……

蘇雪玲這下是真的急了,不想要失去這個家庭,更不想失去自己的父親。

她連忙朝着母親的方向看了一眼,拽了下她的袖子,懇求說道:「媽媽,媽媽,你快勸勸爸爸,不要和他離婚!!!」

盧曼一直坐在地上發獃,一句話也都沒有說。

蘇振華這一次是真的鐵了心要離婚,無論是誰來,也都勸阻不了。

「雪玲,你不用勸了,這個婚我是離定了!」

蘇雪玲臉上滿是錯愕,淚水忍不住的掉落了下來。

她現在所有光環全部都是來源於蘇振華,要是他和盧曼離婚了,又將所有的財產全部都給了雲琉璃,那自己可就真真正正的什麼都沒有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沉默著的盧曼突然開口了。

「早知道雲琉璃會給我帶來這麼大的麻煩,當初我就應該一起毒死了這對母女。」

聞言,蘇振華的臉色大變,瞳孔驟然緊鎖,「你說什麼?!」

「蘇振華,」盧曼抬起了頭,臉上佈滿了濃烈的恨意,額頭上的青筋也都跟着暴了出來,勾唇露出了一抹極其恐怖的笑容,說道:「難道你就不想要知道許妍真真正正死亡的原因嗎?」

蘇振華的心也都跟着提了起來,「說!」

她勾起了唇角,緩緩說道:「當初我查到了許妍的蹤跡后,一開始本來是不想要對她下手的,可是在你和我結婚後的日子裏你一直都忘不了她,心裏面還裝着她,讓我的婚姻成為了一樁笑話,我恨毒了許妍,就聯繫到了林思怡,一不做二不休,就下毒殺死了她。」

蘇雪玲瞪大了眼睛,裏面佈滿了濃濃震驚,怎麼也都沒想到母親竟然將這件事給說了出來。

她這是瘋了嗎?!

蘇雪玲的後背一涼,升起了一股濃濃的恐懼感,想要阻止她已經來不及,所有的真相已經被蘇振華給聽到了。

蘇振華一直以為許妍的死亡只是一個意外,但怎麼也都沒有想到,這裏面竟然還和盧曼有着關係,整個人的情緒也都跟着變得激動了起來,面孔上的顏色也都跟着變得難看到了極點。

「竟然是你,竟然兇手是你!」

「是我啊,」盧曼整個人陷入了癲狂之中,笑聲極其的凄厲,「許妍那個賤人該死,誰讓她勾引你,誰讓她一直都藏在你的心裏面,我只能殺死了她!!」

蘇振華真的是快被她給氣瘋了,「你這個毒婦!」

「我現在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當時小看了雲琉璃這個小賤人,沒有將她一次毒死,否則現在也不會出這麼多的事情。」也不會影響到了她們母女的地位。

蘇振華現在一想到是盧曼殺了許妍,整個人就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心臟處傳來了陣陣絞痛的感覺,連帶着呼吸也都跟着變得困難。

蘇振華的身體本來還沒有恢復好,先前又被送進了一次急救室,最忌諱的就是情緒波動了。

可偏偏盧曼在這個時候說出了許妍真實的死因,這讓蘇振華的身體承受已經到達了極限。

蘇振華的心中滿是恨意,現在唯一的願望就是殺了她替許妍報仇!!

他掙扎從床上爬了起來,剛到了地上,心臟處的疼痛更濃,根本承受不住重重摔在了地上。

「盧曼,我要殺了你!」

聽到這話,盧曼只感覺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唇角也都跟着高高揚了起來。

「好啊,那你儘管來殺了我啊,只怕現在的你,沒有這個本事。」

蘇振華憤怒瞪大了雙眼,裏面幾乎可以噴出火焰,只是身體傳來的疼痛是無法忽視的。

現在的他,的確是無法動了盧曼。

「混賬!」

盧曼看着他的眼神中充滿了痴迷。

。 「沒有想到這個小烏龜還是個心機龜,還真沒有看出來,他花樣這樣多,狗子聽到凡楊的解釋,突然感覺自己的智商好像真的不在線上。」

就在這時老烏龜見了真沒有人回應時,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心想到,看來對方是真的走了,不然以自己這樣的試探方式,對方早就將自己暴揍一頓了。

很快老烏龜見沒有動靜后,就離開了山洞,狗子正想說什麼時,讓凡楊一掌給按了一下,而這時本來無一物的山洞突然出現了老烏龜的身影。

「狗子有些無語的,這小烏龜心眼這樣多,要不是小主人按住自己,也許自己就露餡了!」

接着他們看到這老烏龜連着這樣三次,然後在跑到貓小妹說的那塊石壁,對着石壁誠心的模樣拜了三拜。

「小主人,我忍不住了,這小東西太可氣了,這是在糊弄誰呢!」

你就當什麼都不知道,不然的話就上當了,要知道如果你不能監視他的話,他前面的一切你是不知道的,所以也不存在糊弄一說。

「你快去顯靈吧,不然這老烏龜會起疑了!」

小主人是小烏龜,小烏龜,小烏龜,重要的事情說三遍,對了還是心機龜,狗子的話真的沒有錯,就該拿他燉湯、、、、、、

突然老烏龜身前的石壁一道亮光閃過,一個巨大的黑影出現在老烏龜眼前,因為太過巨大,老烏龜不能一窺全貌,只能看到是一個黑影,要不是前面一道光閃過,都還以為這石壁黑屏了呢!而這時石壁里傳來巨大的怒吼聲。

「你這小烏龜,是不是吃飽了沒有事做,剛剛才離開又找我有什麼事,你要是不說清楚,看老子不敲碎你的烏龜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