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聖戰士選拔地,不在城市中心,反而在一處比較偏僻的地方。

場地不算大,但裝置卻非常之華麗,還有各種監控設備不停的巡視着。

當閑羽他們來到這邊的時候,只有不到十個人進行選拔。

剛靠近,還未來得及細看,就有個身穿工作服的女子向他們走了過來。

「兩位,你們也是來參加聖戰士選拔的嗎?」

聖戰士,按理來說應該是很受人尊崇的才對,可是這裏卻只有寥寥數人,有些不符合常理。

「不是,我們只是想過來參觀一下,並不打算參加選拔。」

選拔,閑羽現在的身體看似與人類無異,但本質還是一團水而已。

這種選拔,一看就是要對身體進行偵測。

他可不想去試,鬼知道會不會把自己給暴露了。

女子聽到閑羽的回答,臉色沒有變化,依舊帶着那份職業的禮貌。

「既然兩位不是來參加選拔的,那還請兩位去別的地方觀看吧。」

不讓看……

李玉倒是知道原因,只不過她以為閑羽知道,所以沒說。

她以為閑羽只是一些常識不知道,沒想到居然連這種事都不了解。

關鍵閑羽這人,看起來像是一位『強化者』,不可能不知道聖戰士選拔。

除非他不是人……

「對不起,我們知曉的,這就離開。」

李玉急忙對着那女子道歉,然後說着離開。

閑羽沒有為難李玉,隨着她離開了。

只是在走的時候,隱蔽的甩出一滴水珠,落在那還在噴水的池子中。

離開聖戰士選拔點,閑羽時刻關注著那邊的情況,他倒是想看看,有何秘密。

不過在那之前,還得解決住所問題。

「李玉,你不是要將血精肉賣掉嗎?正好,也帶我過去。」

李玉不是傻子,閑羽話里的意思,她懂。

「好,先生請跟着我。」

默默的跟在李玉後面,很快就看到有些老舊的建築。

要不是路的兩旁有很多人擺攤,他都以為這裏是被人廢棄的大廈了。

「羽先生,一會如果有人來詢問我們賣什麼的時候,請不要說你是來賣血精肉的。」

「我知道你不怕,但有些人,會不停的騷擾你,更甚者會派人盯梢。」

眯着眼,看了眼道路兩旁的人,閑羽點了點頭。

這地方……真是奇葩,都快影響別人的生活了,居然沒人管。

「那個……一會,能不能請先生在賣東西的時候,幫我的一起賣了……」

李玉低着頭,有些不敢直視閑羽,聲音也很小。

小事罷了,並不影響他的打算。

「嗯。」

「謝謝!謝謝您!」

呵,聰明人,做事也很謹慎。

對於她的這種行事作風,閑羽並不反感,索性順手而為。

途中確實如李玉所說,有一些人前來問兩人販賣什麼,但閑羽一句話都沒說。

隨着越來越多的人詢問,讓閑羽變得有些不耐煩起來。

在經過第二十多次的問題后,他輕輕的說了一個字。

「滾。」

話落,場面一靜。

甚至連比較遠的人,都聽到了。

之後就沒有任何人上來詢問了。

當他們離開后,剛剛問話的人,身體才放鬆了下來。

「呼……好可怕的人,剛剛的一瞬間,差點讓我轉身逃跑了。」

「強者!那人一定是強者。」

街道兩旁的人,其實也不完全是普通人,還有一些經歷過血精藥劑強化過的人。

他們不想面對危險,就會時常來這條街上詢問,還有觀察。

如果有人要販賣血精肉,他們就會出價。

雖然比不上『蘊意閣』,但有些事,誰也說不好。

「那人……難道是『聖戰士』?」

……

交易。

不算複雜,反而很簡單。

只是當閑羽拿出兩塊血精肉時,那位老闆有些驚訝的看着閑羽。

「這位先生,這是交易金,請收好,如果你以後還有這種血精肉,或者血核的話,希望你能優先考慮我們。」

血核?莫非是比血精肉更高級的東西?

疑問在心中一閃而過。

「嗯,我會考慮的。」

賣,估計不可能會來了,這一塊血精肉一萬『亞幣』,足夠閑羽在這個世界活動很久。

而他一但在這座城市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或者打聽到別的地方有特殊物品,自然會離開。

出門后,閑羽將手裏的一張卡片遞給李玉。

「雇傭關係已經結束,我走了。」

緊緊的握住手裏的卡片,有了這些『亞幣』,李玉完全能讓弟弟和母親過上好日子,不用每天去到處找工作,還被嫌棄。

想着以後的美好生活,李玉眼裏有些濕潤。

對着閑羽重重的鞠了一躬。

「謝謝!」

少女的真摯,讓閑羽有些側目。

「不用謝我,這是你應得的,交易歷來都是公平的。」

「或許在你看來,自己給出的信息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在我眼中,卻值得起這個價。」

眼界不一樣,所思考的也不相同。

在閑羽眼中,這種血精肉,又何嘗不是「一文不值」?

7017k 隨着王湛琪的聲音落下,現場劇組頓時熱鬧了起來。

「我靠,厲害!」

「演技很強啊!」

「情緒層層遞進,白雲飛演的真好。」

「剛才我都被代入進去了,白雲飛雖然沒有瞪眼,但總覺得瘮得慌,這就是演技吧。「

遠處,張雨的臉色也很精彩,白雲飛的演繹,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不僅沒有被喊停,直接一次過。而且表演的過程中對角色的內心的情緒把握,不說爐火純青,但也相差不遠了,張雨甚至覺得,就算自己來演這個角色,也不會比白雲飛演的更好了。

張雨冷著一張臉,轉身上了保姆車。

經紀人道:「要走嗎?」

張雨猶豫了一下,「再留下來看看。」

張雨對於把角色從白雲飛哪裏搶回來,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但是他實在不能接受,自己居然被一個剛剛從電影學院畢業的新人給比下去了,這實在是太打擊人了。

白雲飛和孫亮說着話,向場外的王湛琪走過去。

孫亮驚嘆道:「雲飛,你是不是被外星人附體了?這演技也太強了吧!剛才差一點我就被你壓的忘詞了!「

白雲飛笑了笑,沒有說話,剛才和孫亮的對戲中,他遊刃有餘,完全佔據了主動,記得大學時候上表演課,孫亮的成績還要遠在他之上,但現在他再和孫亮對戲,白雲飛心中甚至覺得自己就是當時的表演老師,而孫亮還是那個孫亮,兩個人的差距,已經不知不覺中,拉到這麼大了!

唉!

可憐的亮子!

白雲飛可是知道孫亮當初為了磨練演技,大冬天的早上五點多起床,去操場練習,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才能有現在的實力,可惜啊,你沒有系統…….

白雲飛一邊為孫亮惋惜,一邊走到王湛琪身邊。

王湛琪看向兩人,點頭笑道:「嗯,不錯,拍的很好,出乎我預料的好。」

孫亮笑着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他知道,王導這句話不是對他說的,而是對自己身邊的白雲飛說的。有些羨慕的看向白雲飛,這小子,難不成是祖墳上冒了青煙?大學的時候還平平無奇,這一畢業,簡直就像開掛了一樣,寫歌寫得好,唱功據說也是專業級的實力,原以為演技應該是這傢伙的短板吧,沒想到演技居然也是高的一匹!

果然,王湛琪笑着看向白雲飛,拍了拍白雲飛的肩膀,臉上透著欣賞道:「雲飛,你對都市職場劇感興趣嗎?我下一部戲打算拍一部都市劇試試水,你如果有意思,我給你留一個角色,戲份肯定不少,怎麼樣?」

王湛琪笑呵呵的看着白雲飛,他現在對白雲飛真的很看重,剛剛從學校畢業,演技就這麼高,以後那還得了?

孫亮咽了口唾沫,他當初為了求一個機會,簡直到處求爺爺告奶奶,最後廢了不知多少功夫,才拿下《王朝風雲》的一個配角,再看看白雲飛,根本不用愁著找資源,反而是資源一個個往他頭上砸,人跟人,真不能比啊,不然得被氣死了。

白雲飛想了想,搖頭婉拒道:「王導,我暫時還沒有這個想法,抱歉了。」

王湛琪有些可惜的擺了擺手,道:「那就算了,以後有機會再合作嘛,哈哈。」

王湛琪是真的想和白雲飛合作,但也要看白雲飛自己的意思,之前雖然聽說白雲飛唱歌很厲害,但他是電視劇導演,完全不care,而現在看到白雲飛的演技后,卻又是另一番想法,現在白雲飛雖然還是五線,但演技這麼好,以後的發展最差也是三線演員,他說不定還有求到的地方。

又說了幾句話,劇組開始準備第三場戲的拍攝,也就是今天要拍攝的最後一場戲。

白雲飛和孫亮到另一邊去等待,劉茂臣拿着兩瓶礦泉水跑了過來,遞給兩人一人一瓶。

白雲飛喝了口清涼的礦泉水,精神一陣,對劉茂臣道了聲謝。

劉茂臣道:「雲飛,你不知道,剛才你在場上表演的時候,我們服化道的大傢伙都看呆了,演的真好啊!」

這個世界雖然也有小鮮肉流量,但無論演藝圈還是網友們,都是更看重演技。地球上的那個娛樂圈,還沒有發展到這個地步,起碼在白雲飛穿越的時候,還是流量當道。

在這裏,就算是未成年的青少年,平常也會盯着電視死摳演技,誰面癱演的不好,立刻就會換台,流量小鮮肉的生存空間也有,但小的可憐。

這些劇組的服化道工作人員,經常和演藝圈打交道,對演員的演技更是看重。

白雲飛笑了笑,轉頭向周圍看去。

果然,不少人正打量着他。

白雲飛記得剛開始拍攝的時候,這些人看他的目光還滿是懷疑,而現在懷疑已然消弭,一些人更是用着驚嘆的語氣低聲議論。

白雲飛沒有忘了張雨,用眼角向牆邊掃過去,保姆車還在那裏,但卻看不到張雨了,看來,應該是進車裏面了。

白雲飛心裏忍不住得意,剛才張雨還一副吃定了他的樣子,而現在他的第二場戲拍完了,張雨卻灰溜溜的鑽進了保姆車。

不過,保姆車既然沒有離開,那就說明張雨肯定還在關注着他。

白雲飛輕輕一笑,張雨雖然是三線藝人,咖位比他大了海里去了,但白雲飛還真不怕他!

另一方面,白雲飛也有感覺,隨着他連續實戰拍戲,對《初級演技技能書》的感悟也越更深刻了一些。

開拍還得等一會兒,白雲飛給手機開機。

打開手機,白雲飛發現朱文卿打來了兩個電話。

給他回撥了過去,

「喂,老朱。」

「你在哪呢?什麼時候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