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眼看事情到了無法收拾的場面,周圍人還有很多看熱鬧不嫌事大的。

唐柒柒環顧四周,心急如焚,這麼關鍵的時候封晏去哪裏了。

她找了一圈,竟然沒看到封晏的人影。

路遙到底是下屬,和趙小姐發生衝突,吃虧的只是他。

而且他是男人,和女人起衝突,傳出去也不好聽。

事情本來就不是她們主動挑起的,而是趙小姐嚼舌根,說了很難聽的話。

她咬咬牙,直接挺身而出,護在了路遙身後,緊緊攥著陶桃的手。

「你有什麼資格,對我這個封太太指手畫腳。偌大的晚宴都是封家舉行,我吃自家東西,怎麼吃,和你有關係嗎?」

「趙小姐指責我們吃相難看,還不如先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這身禮服是否合身得體。」

「你……你真把自己當成貴太太了?你也不過是出身一般的鄉野小民,你憑什麼說我。」

「就憑我現在是封太太!」

唐柒柒不客氣的看着她,然後環顧四周,掃視眾人。

「我知道你們對我這個封太太有諸多不滿,什麼出身一般,感情史複雜,登不上枱面……這些你們別在我的眼皮子下明著暗着說給我聽,不如去告訴你們的封先生。」

「是他,求着娶我的!」

「還有,你們與其這麼關心別人夫妻的事情,不如好好關心自己的,別吃飽了撐得,對別人的事情評頭論足。」

此話,落地有聲。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來的勇氣,明明她也不喜歡路遙。

可……路遙畢竟是封晏最得力的下屬,以後用得到的地方還有很多。

陶桃也是個性格率直的女孩子,也有為自己鳴不平的意思。

她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們被欺負的沒活路,造人羞辱。

她抬頭挺胸,此時此刻她不能膽怯,今日低了頭,那以後真的誰都瞧不起自己了。

趙小姐氣得一張臉都快變成了豬肝色,抬起肥胖的手指怒指著唐柒柒。

「你這個封太太不過是一個虛名罷了!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今天你們欺負我,我會讓我爸討回公道的!你們這群人給我等著,我會讓你明白封太太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身份!「

「我的寶貝女兒,你可閉嘴吧!」

趙父不知道從哪兒出來了。

「爸爸,他們欺負我!他們說你女兒胖。」

「你難道不胖嗎?平常讓你少吃點少吃點,你就是不聽,現在我倒貼都沒人願意娶你。趕緊和封太太賠禮道歉!」

「封太太,小女年紀小不懂事,頂撞了你,我回去一定很很責罰,還請你不要放在心上。」

「爸,我沒做錯,我道歉什麼!」趙小姐見趙父竟然對唐柒柒點頭哈腰,心裏更加不平衡,氣得跺腳。

因為太胖,跺了一下竟然忍不住喘了起來,本來嚴肅的氛圍,頓時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 所有人都很詫異,也都很懵逼!

他們都不知道雲勝為何如此模樣。

雲夢兒而已不清楚。

雖然他對雲勝很了解,但此刻這般情況,雲夢兒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完全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雲勝長老,你,你好還嗎?」

「你怎麼了?可能聽見我說話?」

雲夢兒低聲詢問起來。

就在她詢問的聲音落下之時,雲勝終於是有反應了。

但他的反應並不是回答雲夢兒的話,而是激烈的顫抖起來,身體顫抖的如同是篩糠一般。

嗯?

這般模樣,使得雲夢兒不解。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則是使得在場的所有人,全部都驚掉下巴。

只見雲勝長老,他先是激動的渾身亂顫,他似乎是想要說話,但不知道為何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在然後。

雲勝便是直挺挺的跪了下去,跪倒在葉天傾的面前。

沒錯,就是跪下了。

而且是跪在葉天傾面前,跪下的時候表情還是一幅很震驚,很驚駭,甚至是無比虔誠和興奮的表情。

「啊,這是怎麼回事?」

「雲勝長老為何下跪啊?」

「這,這……到底是啥情況,為何如此啊?」

「天哪,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所有人都驚呼起來,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其中好幾位大家族的族長,都在用力的揉搓著眼睛,懷疑自己的眼睛出問題了。

其中最搞笑的便是其中一位族長。

他乃是千眼族。

光是腦門上就有六雙眼睛!

此刻那六雙眼睛,拚命的眨巴著,眨巴眼的速度很快,如此快速的眨眼,配合上他那獃滯的表情,使得他看起來很搞笑,讓人看他此刻的模樣,便是忍不住想要捧腹大笑一番。

其他的那些大勢力的族長。

雖然不是這般搞笑的模樣,但他們每個人也都是一臉的驚駭和不可思議。

其中老城主更是驚得都快要站不住了。

在場的所有人裡面,老城主和海生魂父子,算是比較了解葉天傾的了。

在他們的認知裡面,葉天傾乃是用槍的高手,昔日天龍教教主親自前來找茬,結果就被葉天傾一槍轟擊過去,便是狼狽而逃。

可現在!

葉天傾似乎是雖說一招劍式,便是使得領悟第七層劍意的雲勝長老,直接就跪倒在地。

這屬實是太震撼,太驚駭了。

「父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可看清楚了,知道原由嗎?」

海生魂看著老城主詢問起來。

老城主深吸口氣:「莫要言語,靜觀其變!」

現在不是多說話的時候,他只是稍微提醒一句,便是不再言語。

海生魂雖然有滿肚子的好奇,但聽到父親這麼說也是不在詢問。

雲勝長老,依舊是滿臉驚駭的跪在地上。

「雲勝長老,你怎麼了?」

「你到底怎麼了啊?」

「你到是說句話啊。」

雲夢兒焦急的催促起來,想要弄清楚原由。

而在他不斷的催促之下,雲勝似乎是終於緩過神來似得,直接就是對著葉天傾叩拜起來。

「葉殿主,葉殿主啊……都是雲勝有眼不識泰山,剛剛多有得罪,還請葉殿主贖罪。」

「雲勝這只是領悟劍意七層,哪裡有資格去指點你啊,」

「劍道一途,雲勝和你相比,真的是太微不足道了,簡直就是雲泥之別,你是九天之上的彩雲,我雲勝不過是地底淤泥罷了,不可同日而語,不可同日而語,更是沒有對比的可比性啊。

雲勝快速的說著!

他將自己貶低到泥里,將葉天傾抬高到天上。

而且他的話語誠心實意,真誠無比,任誰都能聽出他話語里的真心。

只是他這番話出口,全場再度驚呆。

「我靠,葉小子啊……到底是啥情況啊,我怎麼都蒙蔽了。」

「這傢伙剛才還心高氣傲,一幅要和你打得天昏地暗的模樣,這怎麼轉頭的功夫,就直接給你下跪磕頭了。」

「你快點給我說說,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深海魔鯨王忍不住詢問起來,他滿臉的期待和求知慾。

葉天傾看著他好奇的模樣,微微一笑道:「很簡單,因為我剛剛那一招很厲害,他見識到我的厲害了,知道我對劍道的領悟比他強了,所以就不敢在傲氣了。」

這話葉天傾是直接說出來的,沒有任何的壓低聲音,也完全不擔心被人聽到。

額?

深海魔鯨王聽到這回答,倒是更懵逼了。

「你丫的哪裡展示厲害的劍招了,不過就是隨手一劃拉罷了,要是這就算厲害的劍招的話,那我也會……」

深海魔鯨王直接就吐槽起來。

說完,他也就開始揮舞著手臂划拉起來。

。 項北飛只是說了一句話而已。

然而就是這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是激怒了汪澤!

他明明是化竅期的高手,但短時間內沒有拿下一個煉神期的小子,對他而言已經是奇恥大辱了,沒想到對方居然還來了句:有點厲害?

他竟然只是覺得有點厲害?

這簡直是赤裸裸的挑釁!

「更厲害的還在後頭!小子,我要把你身上的骨頭一根根地敲碎,然後把你的心臟挖出來!」

汪澤猛喝一聲,再次往前沖了過來。

他的速度陡然暴漲了好幾個檔次!

然而當他的手要抓到項北飛身上的時候,項北飛卻看都不看直接就躲開了,他似乎早就看透了汪澤的攻擊方式,汪澤才剛伸出手,他就做出了反應。

不僅如此,項北飛還再次揮動板磚拍向了汪澤!

汪澤有些暗惱,只能躲開了板磚,繼續從另一個方向抓去。

然而他對項北飛的攻擊再次落空!

唰!唰!唰!

兩個人化作了無數的虛影在狹小的甬道里不斷地交錯著!

可是汪澤卻是越打越心驚!

因為他發現自己從一開始能夠抓到項北飛並將其擊傷,漸漸地竟然開始變得無法觸碰到項北飛,到現在他已經連項北飛的衣角都碰不到了!

這小子變強了?

不對!

氣息還是那個氣息!他身上的修為並沒有提升。

甚至在汪澤眼裏,項北飛的速度也慢得一批,自己完全可以輕而易舉地碾壓他的速度!

但這只是在他看來而已,事實是,每次當他要去抓項北飛的要害時,項北飛就好像提前一秒就知道了他的動向,幾乎是提前就避開!

有時候避不開的時候,項北飛就直接拿板磚來和他硬剛!

然而汪澤很忌憚板磚上的金色紋理,他不敢輕易地跟那兩塊板磚對撞,不得不收回手,可是這樣一來,項北飛就又從他手下逃開了。

「他怎麼變得如此滑溜?」

汪澤越打越憋屈!

他不知道的是,項北飛擁有非常厲害的學習能力。

觸類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