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李新年聳聳肩膀說道:「起碼眼前就這麼簡單。」嘴裏雖然這麼說,可先前報復的快意卻已經漸漸消失,隨之而來的是一絲深深的不安。

雖然趙源這一次沒有像上次為了水電工程項目那樣大發雷霆,甚至直接出言威脅,可他覺得趙源心中的邪火和憤怒比上一次更嚴重。

因此,接下來的報復手段更加難以預料,正如他的那句「志在必得」的口頭禪,那塊地必將成為自己和趙源直接正面衝突的導火索。

「他沒對你說什麼嗎?」李新年盯着妙蘭問道。

妙蘭搖搖頭,說道:「他跟我能說什麼?又不是我擋了他的財路,不過,憑着我姨夫的脾性,你最好小心點,他可是個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人,不可能就這麼算了。」

「你的意思是他也不會給你媽面子?」李新年問道。

妙蘭遲疑了一會兒,說道:「接下來就看我姨媽怎麼想了,另外,秦大爺的態度也很重要,我估計我姨夫可能還要再最後努力一次,如果還是達不到目的,那你可就要當心了。」

李新年不指望蔣玉佛會在這件事上規勸趙源。

實際上如蘭那天在電話里說的很清楚,那個去吳中縣看地的唐駿其實就是蔣玉佛派去的。

而那個所謂的旅遊項目也是東風科技下屬的一家地產公司在運作,實際上就是蔣玉佛的項目,嚴格說起來趙源還是在替蔣玉佛出頭呢。

好在秦川那邊應該不會鬆口,而如蘭和妙蘭母女的態度基本上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雖然李新年還不太清楚如蘭當年是不是真的受到過趙源的羞辱,也不能確定趙光波是不是妙蘭的生父。

但總的來說,他隱約覺得如蘭和趙源之間肯定存在着不可調和的矛盾,眼下也只是沒有撕破臉罷了。

說實話,如果如蘭和蔣玉佛趙源的關係親如一家的話,那也就沒有自己什麼事了。

正自琢磨,桌子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看看來電顯示,不禁一陣驚訝,沒想到這個電話居然是吳中縣公安局局長范先河打來的。

「你先去忙吧,等一會兒叫上張總和幾個部門經理,今天中午咱們去風鈴餐廳吃飯,順便把員工餐定下來。」李新年沖妙蘭擺擺手說道。

妙蘭撇撇嘴,好像知道李新年不想當着她的面接電話,於是轉身出了門。

妙蘭出去之後,李新年才接通了手機,笑道:「范局長啊,有什麼指示?」

范先河說道:「李總,我剛剛在市局開完會,你能不能抽點時間,我們見個面。」

李新年楞了一下,隨即說道:「這麼說你在寧安市啊,那我們晚上一起吃飯。」

范先河說道:「我時間很緊,下午就要趕回吳中縣。」

李新年知道,像范先河這種身份的人不可能沒事找他閑聊,既然要跟自己見面,自然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可想來想去,猜測多半還是自己女兒被綁架的案子,除此之外,他和自己也沒有其他的交集,就算是和戴山有什麼牽扯,那也不屬於他管。

「那好吧,半個小時之後我們在市局門口碰頭。」李新年說道。

。 彭若若看着一張10元的面值,一沓一千塊,總共兩沓,拿在手上,她只覺得還真是好厚實啊,她誰都不服,就服這幾位老首長,這年頭隨隨便便一沓大團結給人,您們真壕!

她看彭建明,有些無措,這還都沒認呢,接錢不太好吧?

這丫頭,是不想要自己的錢,要不然,怎麼老看男人呢?還是在家裏男人的地位高?彭家老祖宗和司老都有點不高興。

特別是彭家老祖宗,雖然,還沒有確認彭若若就是自家的小孫女兒,但是這麼好的女孩兒,嫁給這麼一個帶着三個拖油瓶的二婚男人,在家裏還做不得主,這家的還真是大大的虧。

等到真的確認,這丫頭如果是他家的小孫女兒,他就要把這個二手貨的孫女婿給換了,老人心裏這樣想着,看向彭建明的目光就更加的不好。

彭明月現在也知道若若的事兒,正好她還有假期,也不管彭建明有啥意見,抓過自家老爺子手上拿的大團結,就往若若懷裏塞。

司老那邊,他家老太婆冷香玉,將厚厚的一沓大團結塞進了三寶小姑娘懷裏,之後就將小姑娘推到彭若若的身邊。

看着彭若若手上的兩沓大團結,彭明月砸砸嘴巴笑嘻嘻地說:「走走走,我們今天出去好好逛逛。」

彭若若身不由己,被她拽著往外走,前面是彭明朗和白齊中加蓬建明三人,一人抱了一個娃。

彭家老祖宗看着她們,走出老遠還衝着她們喊:「不把錢花光別回來。」

彭若若冏,八十年代中期,金錢的購買力她是知道的,2000塊,全花光,那買的東西豈不是要用車拉,才能拉回去。

雖說這麗川市也是個市區,但她的貧窮程度,大概只能算是十八線城市,物質仍然極度匱乏,在這裏想要把2000塊全部花完,似乎也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除非是給家裏添置大件。

彭若若被彭明月拽著,兩人現在正逛著這市裏唯一的百貨商場。

雖然比不上穿來之前,她逛得那些動不動就是17,18層樓高,商品琳琅滿目的商業大廈,但是對於穿進來快一個月,整天圍着鍋台打轉,忙着做生意的彭若若來說,她逛的還是興緻勃勃。

卻真的實在沒什麼購物的慾望,在她眼裏又丑又土鑲著金絲線大紅色的絲巾,黑色鐵制的小髮夾,梳頭用的木梳子,還有據說是清潔效果更好梳頭的發膏,篦子,扎頭髮的頭繩,還有吃的,例如麥乳精,奶粉。

彭建明也要讓她買,反正用他的津貼也是夠的,不需要真的用兩個老首長給的錢,這樣的話,彭若若就不客氣了。

給三個孩子,一人買了個書包,就是三十塊,這是用錢用的最多的東西,三個孩子喜歡的抱在懷裏不肯撒手,村子裏的孩子。上個學哪有什麼書包,能上學就不錯了,書包就是大人用家裏的布給縫的一個布袋子。

又買了三隻鉛筆盒,還有鉛筆和小本子,給常喜小姑娘買了個粉紅的蝴蝶結。

至於買了木梳又買篦子,是彭建明見她光給孩子們買,自己啥都沒有買,他給若若買的,也實在是若若沒有看上這裏土到爆的商品。

。 只見一幢美輪美奐的令人無以為真的歐式宮殿出現在眾人的眼前,就那麼毫無防備,十分突兀地出現在半空中,令人猝不及防。

「這,這是?」失聲了好半天的宋衡率先回過神來。

蘇芒在一旁解釋,「這就是全息投影。」

在場眾人都面色大變,眼中滿是震驚。

院長和魏東幾人心中的震撼更是多的無以加復,他們可是清楚地看到,對方只是拿出了那麼個不起眼的東西,並沒有拿出他們以為的投影幕面。

也就是說,這東西直接以空氣為介質呈影在空氣中,可這,怎麼可能?!

空中的歐式宮殿非常的清晰,猶如他們是在看一張照片,亦或者自己是在看真實的宮殿,一花蟲草,一門一窗,都真實的不能再真實。

便是看到過的朱珠也忍不住伸出手去探了探,結果自然是摸了個空。

「要是也能讓人觸碰到就好了。」

眾人對她的想法嗤之以鼻,能成像就已經極為困難,居然還想成像為真。

哪知唐妺卻開口道:「會有那麼一天的。」

院長看到這個全息投影卻並沒有高興,反而更加審視的看向唐妺。

他不信一個在校學生能比研究了將近十年的研究員還厲害!

魏東則看著全息技術一臉的不甘,有了這個全息技術,他方才展示出來的簡直連低配版的算不上,這些日子以來的得意瞬間消散的無影無蹤,猶如在最舒服刺激的時候被人直接給卷折,清醒的突兀又痛苦。

但很快,他又反應過來什麼,看著唐妺手中的東西,眼中滿是貪婪。

擁有了這項技術,才是真正的實現了跨紀元。

原本還支持段氏的劉舉在看到這種情況的時候也沉默了下來。

他不願得罪段氏,但若是這項成果被總裁知道了,必然會選擇她的!

沒有完成委託,他有些不敢想自己的遭遇。

待唐妺將影像收起來后,院長的臉色陡然沉了下來,他先對石峰兩人道:「兩位客人還請先一步議會廳,我還有些事要跟幾個孩子談一下。」

石峰看了唐妺一眼,這才帶著劉舉走出研究室。

等人都走去以後,他才沉聲質問唐妺:「你再說一遍,這個技術是你們自己研究的?」

唐妺眯了眯眼睛不卑不亢地直面院長:「我以為我們之前已經證明的夠清白,院長還有什麼疑慮?」

魏東冷笑一聲,「院長不相信難道有什麼不對嗎?還是你們覺得區區一介大學生能知道這麼多拗口的名詞?亦或者,一群被關在學校里的學生的見識比我們這些研究員的見識高?」

聽著這人的指摘,唐妺也沒有生氣,只問:「所以呢?」

謝蘭玉笑得幸災樂禍,「自然是我們可以合理懷疑你這是盜取了別人的研究成果為己用!」

唐妺似笑非笑,「盜誰的,你們的?」

魏東狠狠瞪了她一眼,縱使他有這個想法,也不是這個時候說出來的。

再說,他確實不相信這麼神奇的東西會是唐妺這麼一個學生能做出來的,必然是她盜了哪個倒霉鬼的研究成果。

院長沉吟了片刻道:「我們需要證實你的研究成果確實是來自你們自己,不過這份證實需要一些時間,若確實是你們的,研究院會幫你們公開聲明和宣傳的。」

眾人聞言面色齊刷刷一變,宋衡沉聲問:「院長,方才孩子給你們講解了一遍,這還不足以證明這份成果的可靠性嗎?」

院長笑了笑,「我這也是為了科學的嚴謹性負責,你也說他們講解過了,但你也聽得出來他們講的很淺顯,重要的部分幾乎都沒有提及,這也是令我倍感懷疑的地方。」

「那麼請問院長,要證實清楚需要多長時間?」袁泉問。

院長道:「這個不確定,短則三五天,長則十天半月也有可能。」

袁泉嘆了口氣,扭頭看向宋衡幾人,「研究院確實有這樣的規定,不僅僅是實驗室,研究院內部時而也有這種查證的情況,若是確定是你們研究出來的成果,最後會還給你們的。」

宋衡皺眉,對這個結果很是不滿,但研究院的院長都這麼說了,他們抗議也沒用。

唐妺神色平靜地點點頭,「既然是這樣,那就查吧,只是我希望到時候的結果是確實是我們自己研究的,而不是你們查不出來!」

院長的眉眼沉了沉,「你放心,我們會仔細查證,絕不會冤枉清白之人,也絕不會放過偷盜別人成果的小人。」

言外之意,若這些成果不是他們自己研究出來的,必然會讓他們付出沉重的代價。

這時魏東開口了,「既然是查證,你們的所有研究數據也得交出來供研究院檢查才是。」

「不行!」這次是袁泉和宋衡異口同聲。

研究數據是多麼重要的機密,怎麼可能拿去給別人看,這不相當於將自己的家門敞開讓盜賊好好光顧么?

袁泉沉聲道:「雖然我在實驗室,但也知道研究院查證研究成果從來不會動詳細的研究數據吧!」

院長也不贊同地看了魏東一眼,這吃相著實有些難看。

魏東忙解釋:「不是我覬覦他們一群學生的研究數據,而是那份研究報告上有很多拗口和我們都沒有聽過的名詞,若是沒有研究數據,我們如何查證的出來?」

唐妺輕笑,「這難道不是你們研究院的事情么?我們只需要保證自己沒有盜竊和抄襲,至於如何查證,該是你們自己想辦法,我們可不負責。」

院長很不滿意唐妺的態度,這個學生,一點尊重前輩的道德都沒有,太過年輕氣傲,一點也不討人歡心。

「魏東說的沒錯,你的這篇報告里有很多知識都很生僻,對我們的查證有很大阻礙,也不需要你將所有的數據都交上來,只需要提交一些不涉及這份研究機密的數據就行,我想你們也不想我們因為這些東西而延長查證時間吧!」

袁泉沉聲道:「這有違研究院的規定!」

唐妺卻輕聲笑道:「好啊,我可以上交給你們,你們派人去拿吧。」

「你手上的設備也留下吧。」院長又道。

唐妺沒有異議,很順從地將手中的全息設備放到桌上。

等一行人離開之後,院長才帶著魏東幾人走進辦公室。

辦公室里石峰和劉舉都在等著,見他們進來,還往他們身後看了一眼,卻也沒有看到唐妺他們的身影。

院長道:「方才處理了一些事耽誤了時間,二位見諒。」

劉舉眼珠轉了轉,恭維道:「恭喜院長了,沒想到貴研究院竟然連番有重大突破,實在是可喜可賀。」

魏東面上雖然有些尷尬,但很快恢復正常,也哈哈笑道:「這位劉經理客氣了,只是院長如今心頭也有憂慮,恐那份、研究報告來路不正,如今正準備查證,不過希望這件事不會影響到段氏與貴公司的合作。我們的研究成果還會改進,相信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院長很是不滿魏東將這件可能是醜聞的事情搬到外人面前來說,頓時沉聲呵斥了一聲。

劉舉心裡一驚,頓時笑道:「放心,這件事我會好好跟我們家總裁報告的。」

離開研究院,朱珠一臉擔憂,「莫沫,你怎麼就那麼答應了?」

唐妺倒沒什麼反應,只道:「既然是要檢查,就讓他們檢查好了。」

袁泉心裡卻有了不好的猜測,這些年他不是沒見過做老師的搶走學生的發現或者研究,但此刻他也不會說出來引起幾個孩子的慌亂。

「我笨不贊同你將你們的研究數據交給他們,不過既然你已經應下了,我也不好說什麼,只是既然你們已經研究出了成果,最好還是提前申請下專利。」

唐妺點點頭,「主任請放心。」

袁泉嘆了口氣,放心?他怎麼放得下心。

這些日子以來他也看到了幾個孩子的努力,若是成果被別人截取了,別的沒什麼,但若是打消了他們的上進心,那簡直就是科技界的災難!

等他離開后,朱珠才問唐妺:「妺妺,你就不怕他們直接將我們的研究佔為己有嗎?」

唐妺勾唇意味深長地笑了笑:「若是他們聰明的話,就不會這麼做。」

朱珠很想知道她究竟做了什麼,但見她這麼胸有成竹,心裡也放鬆了些。

「行了,快回去整理數據吧,你們一定要小心,別整理進去了關鍵數據,這東西的誘惑太大,你們都要多仔細小心些,防人之心不可無,知道了嗎?」

唐妺點頭,「放心吧主任,我們知道的。」

果然沒多久,研究院就來人要研究數據了。

「唐妺,你的這份研究究竟是從誰那裡偷來的!」謝蘭玉審視著唐妺。

比起院長那些人,她更不相信唐妺能有這麼高的能力,明明以前就是個平庸的學生而已,結果卻在去年的時候異軍突起,但即便如此,也不該有如此厲害才對。

唯一的可能便是她從誰那裡偷來了研究資料,而且還不止一次,否則怎麼證明她突如其來的大器晚成?

「我跟你很熟嗎?一上來就質問我,你是有證據證明這些是我偷來的?」

「誰不知道你曾經是個什麼樣的人,怎麼可能從平庸突然變得這麼聰明。不僅是這一次的研究資料,上一次的研究也是你從別人那裡偷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