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李恪看到長孫無忌的動作,輕微的笑了一下,轉身繼續注視着城池下面的箭雨。

面對眼前的情況,李恪並不會覺得有什麼弓箭,能夠傷的了自己,也不可能當着自己的面能傷到旁邊的茜茜公主。

至於李白和韓凌,那就隨着他們的意願,他們自身有着靈氣和境界,所以普通的弓箭,他們自己都能輕鬆的躲避。

現在苦就苦了那些士兵,他們可沒有這種能力,所以只能憑藉着自己的運氣,穿梭在城池之上。

長孫無忌帶着其餘的大臣,此刻依然也穿梭在城池之上,扶著那些士兵,朝着城池下面走去。

「王爺,我們下一步準備怎麼進攻,我現在先做好自己的準備。」

韓凌朝着李恪的位置拱了拱手詢問道。

李恪神情堅定,面對韓凌的問題,第一時間並沒有給出一個回答。

韓凌看到李恪的神情,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只是轉身順着李恪的目光,朝着城池下面的吐蕃士兵看去。

在韓凌的注視下,城池下面的那些吐蕃士兵,現在已經開始慢慢的轉變自己的陣型,一些手持火把的人,朝着陣型中間的位置跑去。

韓凌看到面前的情況,又朝着那些弓箭手腳下的位置看去。

「王爺,難道他們現在準備開始使用火攻了?」

韓凌眉頭緊鎖,有些為難的詢問道。

「對,他們手中現在的弓箭已經消耗殆盡,剩下的裝備就是火箭,看來吐蕃士兵現在是準備收網了。」

「雖然我們城池之中的燃油已經被洗刷了,但是我們還是要小心一點比較好。」

李恪面對韓凌的質疑,緩緩開口說道。

「為什麼?那些燃油已經被我們洗刷了,難道還有什麼值得我們害怕的?」

聽見李恪的解釋,韓凌面露難色,一時間有些不理解李恪口中說的小心一點到底是什麼意思。

「現在大唐邊緣城池大部分還都是木房子,木頭最怕的是什麼東西?當然是火。」

「就算是沒有燃油,他們利用火箭,一樣能點燃部分的木頭房子,只要這些房子一旦着火,那就會引起恐慌。」

李恪神情嚴肅,一字一句的解釋道,言語之間都是無奈的神情。

如果要是只是面對燃油的話,那李恪完全有很多的辦法解決掉,但是要是面對木頭房子的話,那李恪無能為力。

因為這些木頭製成的房子,就在原地放着,沒有辦法挪動,也沒有辦法保護,總不能在木頭房子上方的位置安插一些雨布。

不過唯一能解決面前這個困境的辦法,李恪也不是沒有,只是現在的情況時間還沒有到來。

目前位置,長孫無忌一行人還沒有把這些傷兵救治到城池下面的位置。

要是現在開始下雨,那這些傷兵自身的傷勢恐怕永遠都不可能復原,那之後就會出現感染,以及一些後遺症的問題。

李恪必須考慮這些東西,不能因為自己一時間的勝利,就耽誤了這些士兵自身的健康。

「韓凌,你現在命令所有的士兵,全部不要把手在自己的崗位了,全部幫助長孫無忌他們搬離傷殘的士兵。」

「現在所有的事情迫在眉睫,不能繼續耽誤時間了,留給我們的時間恐怕不到一炷香了。」

李恪快速的轉身,朝着旁邊的韓凌掃視了一眼,加重自己的語氣說道。

「可是,要是這樣的話,萬一他們改變自己的策略,直接對城池發動總攻擊,到時候這些士兵在回到之前的位置,恐怕已經來不及了呀。」

「我們沒有必要冒這個險吧,還是靜觀其變比較好。」

面對李恪的話,韓凌朝着李恪的位置拱了拱手詢問道。

「不行,時間已經不夠了,必須冒險嘗試一下,不然的話,城池之中的那些木房子,恐怕就要變成點火的工具了。」

「到時候城池之中勢必會造成一些恐慌,我們的士氣也會因此衰減。」

李恪把眼前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解釋了一番。

「原來是這樣啊!」

韓凌聽見李恪的說辭,轉身朝着城池之中的位置觀察過去。

在韓凌的注視下,面前大部分的房屋建造,都是一些木頭,還有很多甚至只是一些茅草房。

這種情況下,只需要一把火,就能燃燒殆盡,甚至只需要燃燒起一座房屋,其餘的房屋就會接二連三的被燃燒。

面對眼前的情況,唯獨只有一場雨,異常很大的暴雨,才能瞬間化解面前的情況。

「王爺,我這就去吩咐那些士兵,幫助無忌大人搬離這些傷兵。」

韓凌只是沉思片刻,便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連忙說道。

李恪只是輕微的點了點頭,然後輕微的呼出一口氣,繼續觀察著城池下面,那些吐蕃士兵的動靜。

如果現在吐蕃士兵直接使用火攻的話,那李恪也顧不了那些傷殘的士兵,必須直接降雨。

「茜茜公主,你也去幫忙,還有李白,你們都去幫忙,這個位置我一個人看着就行。」

「現在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不能繼續浪費時間了。」

李恪轉身看着面前的茜茜公主和李白,加重自己的語氣說道。

聽見李恪的吩咐,在看着李恪嚴肅的神情,茜茜公主二人自然知道眼前事情的嚴重性,所以沒有任何的回答,直接參與了搬運傷兵的行列中。

一開始只是一些朝臣搬運殘兵,此刻慢慢的演變出了一些士兵也加入了其中。特種局剛剛組建,人手多反而稂莠不齊,聆敬陽沒有同意特種局增加人手,而是把豪強任務給了王堡,特種局繼續看着丁家,同時也要保持訓練,聆敬陽要求特種局在這個階段訓練以體力和追蹤為主。

方小眼表示保證完成任務,帶着聆敬陽命令繼續去看着丁家,他出門前,聆敬陽突然和他說道。

「對了,董大器你有空也要關注。」方小眼輕輕點頭,消失在聆敬陽視線之中。

這時,岳令及時給聆敬陽端來早飯。

早飯是一個雞蛋,兩個窩……

《帶着崇禎去流浪》第二百八十二章:地方豪強(九) 此刻,龍一在外面將警察帶進來。

馬輝卻是非常迅速的恢復平靜,變得格外冷靜起來。

他就坐在哪裏!

只是用短短十秒鐘都不到的時間,便是冷靜下來。

他坐在地上目光平靜的看着葉天傾。

「我想知道為什麼子彈打不傷他?」

「我知道今天我是在劫難逃了,警察肯定會把我帶走的……我自己都做過那些事情,我心裏清楚,我也知道我在警局的黑名單上。」

「只要我落網,那怕我不交代自己都犯過那些事,就憑着現在警察掌握的那些事情,我也得判刑十幾年,乃至是二十年。」

「所以,讓我死個明白吧,讓我知道……到底是為什麼可以嗎?」

他抬起頭來看着葉天傾問道。

嗯?

葉天傾表現的有些驚訝。

他倒是真的沒有想到,這馬輝竟然變得如此平靜,前後短短十秒鐘都不到的時間,便是從那般絕望和癲狂,變得冷靜的可怕。

這屬實是不太正常。

當然,現在他是否正常也已經不重要了。

葉天傾看着他很淡定的說道:「因為我們不是普通人,我們是修行者,修行者你懂嗎?」

說着,他緩緩的伸出手。

他的手掌對着冰箱。

登時,冰箱就懸浮起來。

嘶……

這一幕使得虎哥和其它的小弟,全部倒吸涼氣,馬輝的臉上也寫滿驚駭和難以置信。

葉天傾所展露出的這一手,真的是刷新他們所有人的認知,他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真是懷疑自己看錯了。

「修行者?你們是修行者?小說里寫的都是真的,電視劇里演的也都是真的?」

馬輝驚呼著。

「小說的都是杜撰的,電視劇里也是杜撰的,或許創造出內容的那些人,他們也是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存在修行者的吧。」

葉天傾依舊是如實回答。

反正馬輝也要完蛋了,待會警察將他們全部都帶走之後,他們要面對的就是牢獄之災。

像是他們的這些小弟。

他們犯錯不少,雖然沒有大錯但也至少得是七八年的牢獄之災,甚至有可能超過十年。

至於馬輝和虎哥他們幾個核心成員!

基本上都是十年起步的。

虎哥和馬輝兩人,他們超過二十年有期徒刑的可能性,幾乎就是百分之百的。

所以葉天傾也懶得欺騙他們,就讓他們都死的明白一點吧。

「原來如此,我算是死了個明白,知道自己到底是招惹了那些人。」

「現在我就算是被抓進去,也算是明明白白的被抓進去的不算是稀里糊塗的就被捕了。」

他深吸口氣緩緩的說道。

葉天傾的臉上帶着一絲的笑意。

龍一便在此時,帶着警察進入別墅。

「哇偶,美女!」

看到警察進來,秦無爭的眼睛倒是瞬間就亮了。

因為為首的竟然是一位女警花。

「你小子冷靜點,別在這裏犯花痴行嗎?」

葉天傾走到他身邊,在他的腦袋上拍了一巴掌。

秦無爭立即嘿嘿傻笑起來。

後面的流程也很簡單,就是老生常談的做筆錄之類的,做完筆錄后警察便是將馬輝等人銬起來帶走。

「哎,今晚咱們倒是做了一件好事,真爽啊!」

「老大,你說因為咱們的這個舉動,以後得有多少人免於被詐騙啊,你說咱們這次是不是做了一件超級好事啊?」

秦無爭嘿嘿笑着。

葉天傾道:「當然是好事了,為民除害!」

「沒錯,為民除害!」

龍一湊上來說道。

三人對視一眼,都是露出欣慰的笑容。

馬輝被警車帶走,他的目光則是看着車窗外,此刻他的心裏滿是懊悔,懊悔自己這些年做過的一切錯事。

他想要改過自新,重新開始,但只可惜現在為時已晚!

。 第706章在生命面前,名聲不過爾爾。今日是君家大哥死裏逃生,如果大哥今日真的救不過來了,她一生都無法原諒自己。

「來人,去西院將秦側妃給本皇子帶過來!」蕭泓宇一聲令下,那張溫潤的臉已經徹底沉下,他是萬萬沒想到君玄燁醒過來控訴的殺人兇手竟然是秦紅霜,蕭泓宇將所有的怒氣都壓在心底,惱怒的不行,秦紅霜他已經關了她禁閉,不准她出門,可她竟然能幹出殺人這種事,刺殺的還是君家大公子,當真是好樣的。

這下子他是無論如何也脫不了干係了。院子裏沒有人說話,氣氛詭異而又緊繃。

很快蕭泓宇的手下金大就回來了,臉上有些欲言又止。

「人呢?」蕭泓宇問。

「主子,秦側妃不在屋內,人不見了!」金大硬著頭皮道。這邊蕭泓宇眼角一跳,心中的憤怒幾乎要壓抑不住,他咬牙道,

「查!」

「是。」一字落下,蕭泓宇便又沖着君雷霆和秦臻、君玄燁的方向拱手道,

「君將軍,君統領,君大小姐,本皇子着實沒想到這件事竟跟本皇子側妃有關,不過請大將軍放心,本皇子勢必會給你們一個交代。」蕭泓宇態度很是誠懇。

一個皇子,態度擺在這裏,話也說到這個份上,君雷霆自是說不出什麼。

卻在此時,秦臻抬頭,一雙眼清冷冷的看向蕭泓宇,而後道,

「是啊,是該有一個交代了。」這一切一切,都該有個交代了。蕭泓宇此時並不知道秦臻這話是什麼意思,只當她是要給自家大哥找一個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