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利爪突破鐵皮進入的聲音。

照著破開的裂口記續用力,立馬掰扯出一個可以任由兩隻利爪進去的空間。

雙爪找到用力點,雙臂用力只見鐵皮漸漸的從中間被撕裂。

從中出現一個直徑約半米寬的圓。

沈鴻先是頭部進入,隨即拖著長長的尾巴從圓孔鑽了進去。

剛進去,撲面便是一陣冷意。

裡頭一共有一部制冷機器還有六個冰櫃。

六個冰櫃的面積,直接將這鐵皮棚佔了將近四分之三。

而整個房間裡頭的氣溫也低至將近零度。

對於沈鴻來說溫度著實有些低,久待不宜,沈鴻打算速戰速決。

他很快觀察到放置的雞肉分兩批,一批保鮮狀,一批則冷凍放在一旁的玻璃冰櫃裡頭。

冷凍的肯定不能吃,他這牙口能受得了,胃也受不了。

沈鴻只能把主意都打到了能啃得動的,顯然這是養殖戶提前一晚上解凍,打算明天用來喂鱷魚的。

人家養殖戶也不容易,沈鴻打算將面前這些解決了,就離開。

狼吞虎咽半趴在那堆雞肉上,沈鴻一口一個。

填完肚子,沈鴻正準備離開,卻發現了別的好東西。

這兒後院竟然養了雞,應該是用來下蛋的,透過微弱月光他發現窩在角落裡頭的都是母雞。

看著被動靜嚇的到處亂跑的影子,沈鴻那個興奮勁,踩著木柵欄就進去了。

抓雞這種事情可比殺鱷魚簡單多了,追著它們跑了幾圈就給全部堵到了角落。

他一把撲上去,抬手利爪下便是一隻傷亡。

銜起一隻大口亂嚼幾口,仰起脖子一口就直接吞了下去。

【進化值+2】

【進化值+2】

……

數值漲到將近【498.2/500】時,沈鴻停下來進食。

一把咬住一直半死不活的雞往嘴裡塞卻沒吞下。

進化值達到五百,會進行一次蛻皮進化,這時候在這不安全。

夜暮下只見一條,身長約兩米的巨蜥匍匐的在鱷魚養殖基地遊盪,大搖大擺的大門口出去。

原本是打算照原路返回的,但顯然是那對夫婦驚慌間去搬救兵了,連養殖場的大門都沒關緊。

怕裡頭有鱷魚跑出去,沈鴻便好心的走了大門,順手還把門給拴上了。

離開了養殖基地,沈鴻順著河流往下游,回到了之前藏身的洞穴。

隨著沈鴻最後一次進食,他開始進入沉睡。

洞穴裡頭只見一隻趴著的巨型蜥蜴身量開始漸漸變長。

與此同時表面的皮膚也隨著身量的變化而開始崩裂。

一層白色的角質從它的背部延伸到身上慢慢的蛻到腳部。

再次醒來,外面天光大亮,按照陽光折射的程度來說,現在應該已經是中午了。

時間過度顯然是整整一個晚上,超過十個小時。

沈鴻跟上次一樣解決了退下的舊皮后打開了面板屬性。

數據果然有所增長,同時他也得到了新的天賦。 強忍住揍一頓一條一征的想法,高坂穗乃宇看着一條一征:「所以說小學社社長名字是光?既然你和他關係那麼好,為什麼不說?」

一條一征直接說小學社社長,而不是叫名字,高坂穗乃宇自然而然的就認為兩人關係不好了。結果沒想到兩個人關係那麼好。

「大野光。這是他的名字。」一條一征看着高坂穗乃宇,「我沒說是因為覺得沒必要啊。」

沒必要你個頭啊。害的老子白想了半天。剛才分析了半天,就是想知道優子公主有什麼樣的性格,然後高坂穗乃宇才好分析兌換有着討優子公主喜歡的漫畫出來。沒想到優子公主不喜歡漫畫。

「那優子公主她九年前是閑的球疼強行更換的漫畫大師勳章獲獎作品的?」高坂穗乃宇有點想不通了。

「老大,消息不一定是真的啊。」一條一征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高坂穗乃宇看了看一條一征:「不,消息應該是真的,雖然她不喜歡漫畫,但應該是真的。」

雖然和高坂穗乃宇之前想的不一樣,不是因為優子公主更喜歡那部漫畫而強行改的結果,但很有可能是優子公主因為要參與皇室內部的評選,正好看到了漫畫的一部分,而這部分她很喜歡,所以就強行改了獲獎作品的。

很偏執的行事,也很合理。

「上次勳章評選的獲獎作品是什麼?」高坂穗乃宇問道。

一條一征回答的很快:「《異世界遊戲》,小學社的上田一馬老師作品。」這部作品在十幾年前可謂是一條一征這代人的經典回憶,不然也不會在上次勳章候選作品投票中獲得第二的位置。而且因為獲獎了,一條一征死都不可能忘記這部漫畫的。

《異世界遊戲》?

優子公主喜歡遊戲是吧。

高坂穗乃宇覺得自己猜出來了優子公主喜歡什麼樣的漫畫作品了。

「老大你是想根據優子公主的喜歡類型再畫出來一部相同風格的漫畫作品嗎?」一條一征看着高坂穗乃宇,高坂穗乃宇一直在問這種問題,一條一征不可能猜不出來高坂穗乃宇的想法。

高坂穗乃宇瞥了眼一條一征:「是啊,怎麼了?」高坂穗乃宇現在對一條一征的印象不是很好。

「呃。」一條一征也發現了高坂穗乃宇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對勁,但還是說出了自己想說的話。

「老大,你對皇室的現狀可能不是很清楚。」一條一征頓了頓,「上次優子公主之所以能一己之力強行改變漫畫大師勳章的獲獎作品,是因為優子公主很受明仁天皇的喜愛,而漫畫大師勳章的最終決定者是天皇。但現在,天皇已經不是明仁天皇了,而是真子天皇。」

「你是說優子公主沒有話語權了?」高坂穗乃宇想了想,發現確實有點問題。

「不是。」一條一征搖了搖頭,「優子公主的勢力之大,難以想像。可以說隻手遮天也不為過,所以肯定是能強行改變真子天皇的意志的。但問題是,優子公主既然不喜歡漫畫,會為了一部漫畫和真子天皇起衝突嗎?就算老大你畫的漫畫真的讓優子公主喜歡的不得了,但皇室還有別人。尤其是沒有接任天皇之位的仁德皇子,不對,現在應該說是仁德親王,他心裏肯定會十分的不爽。仁德這個人的性格,着實不行,不然也不會天皇之位沒給他這個唯一男性。我覺得,仁德肯定會在這種事情上挑刺,雖然對於我們漫畫行業來說是大事,但是對於皇室來說就是小事了。假如優子公主強行要選擇第二或其他的作品的話,那麼仁德親王肯定要出來反對的。以真子天皇的性格,肯定會安撫仁德親王的,因為真子天皇肯定覺得自己當了天皇,是搶了仁德親王原本的東西。這樣一來,獲獎作品自然就會是老大的作品了,不是《火影忍者》就是《龍珠》。」

「照你這樣說,我豈不是坐等拿勳章就行了?」高坂穗乃宇看着一條一征。

「是啊,我一直就說,老大你這次十拿九穩了,因為我覺得皇室之間多半會這樣妥協的。」

「你,剛才說了優子公主隻手遮天了吧。那萬一這次選擇獲獎作品優子公主也隻手遮天了呢?」

一條一征:「。。。」

高坂穗乃宇覺得還是要畫出來一部優子公主喜歡的作品,因為這樣一來,只要他的這部優子公主喜歡的漫畫也進入了漫畫作品投票的前列,那麼即使優子公主不選《火影忍者》和《龍珠》,也會選到這部作品上。這樣一來,勳章就穩了。

嗯,就這麼辦。打定主意的高坂穗乃宇就準備離開集英組回家了,順道找一下《異世界遊戲》這部漫畫看看,確定一下自己要在系統兌換哪部漫畫。

「萬一,這次優子公主不能隻手遮天了呢?」

高坂穗乃宇正準備起身,就聽到了一條一征的話。

「畢竟優子公主可是沒有即位的,或許說明她的影響力下降了也說不定。」說什麼血脈稀薄不能即位之類的,完全是一條一征作為一個普通民眾對於皇室問題的瞎聊罷了,但一條一征是真的覺得優子公主對於皇室的掌控力下降了。

如果優子公主真的是因為年齡原因不能即位的話,那麼官方就不會為優子公主造勢了好幾年了。肯定是出了什麼變故,最大的可能也就是掌控力下降了吧。

「如果優子公主真的對皇室的掌控力下降了,那麼獲獎的就會是作品排名第一的我。」高坂穗乃宇笑了笑。

《龍珠》和《火影忍者》是必定成為這十年間的漫畫作品投票第一第二的,周刊少年的數據可說不了謊。

畫新的作品,就是害怕優子公主強行再改獲獎作品為自己喜歡的類型的作品。

揮了揮手,高坂穗乃宇直接從一條一征的辦公室離開了,從集英組離開的時候,還順手從一個編輯那裏拿走了《異世界遊戲》漫畫的全套單行本。

離開集英組之後,高坂穗乃宇則是去了原來犬金組的駐地,雖然犬金組已經在高坂穗乃宇的授意下和集英組合併了,現在沒有了犬金組這個組織了。但是集英組和犬金組兩個組織的極道力量合在了一起,極道總部現在是在原犬金組總部的。

。 「我也想,可是如果打了這個電話,急救車一到,徐明華必死無疑,你信不信?」

「什麼意思?」法禪愣了一下。

「很簡單,這也是六角巫師特意設下的陷阱,如果此刻我剪斷了這根黑線,徐明華會立刻猝死,你打急救電話,也是同樣的下場。」

「深更半夜莫名其妙的來到徐明華的家中,就算確實沒殺人,但是誰又會相信呢?到時候所有的證據都會指向我們,根本沒辦法辯解。」

「這就是你說的,六角巫師的陰謀?」

我點了點頭:「起碼現在他不會讓徐明華死的,吊著最後一口氣,總比立刻死亡的要強。」

「阿彌陀佛!」這還是自出來之後,我第一次聽到法禪像個和尚一樣說正經話。

「這是做什麼?」我驚訝的問。

法禪一臉的悲傷:「看著這傢伙一臉痛苦的樣子,實在不忍心。」

「果然,能夠當上寺廟的方丈,確實不僅僅靠的繼承家業,你也確實適合。」

「得了,就別打趣我了。」法禪嫌棄的擺了擺手。

「去,把我的背包拿過來。」

我命令法禪道。

這傢伙也確實聽話,一說就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將所有的一切都整理好之後,將燒的最滾燙的蠟燭拿了過來。

順著他的手,我接了過去,將蠟油滴在了黑線上。

只聽嘶嘶兩聲響,黑線並沒有被烤斷,畢竟是蠟油,我並沒有上火去燒。

法禪看的一臉懵逼,已經是第三次問我究竟是幹什麼了?

他確實聒噪的厲害,讓人有些煩躁!

「好了。」等到第三枚蠟油成功的滴入后,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這確實是個技術活,如果不是我以前練過,這次怕是也不會這麼准!

沒有一點落在徐明華的衣服上。

這點我也比較佩服自己。

等到蠟油滴上之後,大概三十秒鐘結束,蠟油開始逐漸的凝固。

徐明華猛地從翻白眼的狀態中恢復過來,醒來的第一時間是問自己在哪。

這傢伙對於先前突然抽搐發抖,並沒有一點印象。

還疑惑我們兩個在這裡做什麼。

「不是說好了,我放你們離開,以後互不干涉嗎?這又是做什麼!」

「噓!」我舉起手,示意他別說話。

原來以為徐明華還算是比較聰明的類型,今天看來,好像是看走眼了,都已經提示都那麼明顯,這傢伙還是沒察覺出來,周圍的不對勁。

他猛地將胳膊放下,大聲道:「跟你們說話呢,都聾了嗎?」

「勸你不要再動那根線了。」我說道:「好不容易暫時用蠟油固定住了,如果不小心崩開,六角巫師就能再次控制你了!」

徐明華愣了一下:「什麼意思?」

「這還不明白?」法禪都開始嫌棄了,「你被操控了,還好有劉子龍在,不然不堪設想!」

「真的假的?你們不會在逗我玩吧!」徐明華不敢置信,他來回的張望,似乎想要找到那根操控的繩線究竟在哪。

「說了,讓你不要動,聽不清楚嗎?」我承認自己確實有些生氣,這丫的實在太不聽話了。

大概剛才的語氣重了不少,徐明華終於有些害怕了。

他停在原地,小聲問道:「那我應該怎麼辦?」

讓法禪看住徐明華,我偷偷的往窗外看去,什麼人也沒有看到,可是還不到幾秒鐘的時間,樓道外面響起了腳步聲。

儘管那人並沒有進來,我還是能夠感受到他的存在。

六角巫師就站在門外。

我猶豫了一下,並沒有走上前。

這個時候,通過貓眼去看外面的情況,是非常不明智的。

按照他本身的實力來講,六角巫師很容易通過那塊玻璃,看清楚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

但他並沒有採取從窗戶進來的方法,還是選擇了門,這一點不僅讓人感到匪夷所思,還十分的恐怖。

「你是怎麼想的?」法禪問我道。

「很簡單。」我說,「他似乎已經準備好了,該如何對付咱們的方法。」

「那該怎麼辦?」相比起我們兩個,徐明華顯得更加十慌張。

「有什麼好擔心的,就算他操控了你,也不可能在我們兩個還活著的情況下,對你下死手。明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