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春燕一開始渾渾噩噩,陷入自己的意識里,不敢相信這種事發生在她身上,直到池魚將外衣披在她身上,才將她的意識喚回神。

「啊啊啊!!!滾開!」

尖叫聲中,她甚至還推了一把池魚。

池魚被她這麼一推,作用力下,一下子坐在地上。

緊跟她身後走過來的聞人故淵見狀,連忙去扶池魚,一邊朝春燕罵:「誰允許你推她的……」

「啊啊啊啊啊……」

沒想到,春燕見到聞人故淵,更加撕心裂肺的尖叫着,又竭力的捂著臉。

「滾!滾!滾啊!嗚嗚嗚…不要這樣看我…走開……救命…」

她這個樣子,一旁的池魚,怎麼能不明白。

而後,她正準備去抱住春燕,安撫她。

沒想到,緊接着她的父母,就一邊喊著春燕的名字,一邊朝這邊跑了過來。

當夫妻倆見到春燕身上的樣子,心臟猛的漏跳了一下,尤其是秀娘子,反應更大,差點一口氣沒上來暈了過去。

「春燕!」

「啊!怎麼會這樣?」

秀娘子猛的撲過去抱緊了春燕,而春燕被秀娘子抱在懷裏后,她就將頭埋進秀娘子懷裏,彷彿只有這樣,才夠安全、才不會被人瞧見她狼狽的樣子。

「回家!走,咋們先回家!」秀娘子一邊哭,一邊裹緊了春燕身上、池魚給她披上的外套,說着的同時,還扶起了春燕。

「對,回家,爹和你娘,帶你回家,嗚…」春燕爹忍着痛心,語氣哽咽的安撫著春燕。

之後,春燕被帶回了家。

而池魚覺得,她和聞人故淵再跟着他們回家,有些不合適,更何況春燕現在,最不想見到的就是聞人故淵。

池魚知道春燕為什麼會這樣,一個女子,怎麼可能讓自己心有所屬的人,看到自己被人強,被喜歡的人看見自己已經不幹凈了。

今夜,註定整個村的人,心裏都不可能平靜下來。

池魚坐在村口大榕樹下的石墩上,聞人故淵就安靜的陪着她,坐在她身邊。

兩人誰也沒說話。

直到第二天清晨。

「啊!!!!」

一聲尖銳又凄厲的叫喊聲,響側整個村子。

池魚猛的站起身,她清晰的聽到那聲凄厲的尖叫聲,是從春燕家的方向傳出來的。

下一秒,她想也不想的朝春燕家奔去,而聞人故淵也緊跟其後。

當他們兩人跑進春燕家,再隨着屋內夫妻倆的哭聲,奔向春燕的那間屋子。

只見春燕躺在床上,不過她脖子上,有一道非常明顯的勒痕,嘴唇青白,顯然沒了氣息已經很久了。

而屋內中央,凳子倒地,樑上還懸掛着一根麻神。

這情形,誰還會看不明白。

春燕自/殺了!

而春燕爹注意到他們兩人的到來,他陡然發了瘋似的,指著罵:「滾!滾出去!我家不歡迎你們!都怪你們!啊啊啊…我的女兒啊……」

「害人精!」原本趴在春燕身上,嚎啕大哭的秀娘子,聽到自己夫君的罵聲,她也抬起頭。

而後她比春燕爹更激動,朝池魚猛的撲過來,掐住了池魚的脖子。

「害人精!你們兩個害人精!我要你們給我女兒賠命!」

。。 「唳!」

邪鱗法老背後的大翼徹底的張開,背著那沉重的鎖鏈飄到高空,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沈明。

對於這個敢於挑戰自己的人類,邪鱗法老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你必死!」

沈明低喝了一聲,紫黑色的雷霆洶湧而出。

雷域!

然而面對著瘋狂擴張的雷霆領域,邪鱗法老僅僅是輕輕的動了動翅膀,那足以將所過之處,一切生命寂滅的雷霆便不能再前進半分!

很強!強的離譜!

儘管只是試探,但沈明不得不承認,眼前這位法老級別的亡靈讓他感受到了濃濃的壓迫感!

至少是大君主,甚至更強!

「戰!」

沈明雙腳猛蹬地面,整個人化作了一道流光,速度極快!在半空中支出了一張細膩的雷霆之網,似乎要把邪鱗法老整個籠罩進去!

背負著鎖鏈的邪鱗法老因為有些悸動,沈明的速度讓他有些驚訝,不過還不至於讓一位法老退讓。

片刻后,轟轟的巨響聲不絕於耳!

黑影與雷影的碰撞,刀光與爪影碰撞迸濺出激烈的火花!

沈明二段的力量催動到了極致,不出所料,根本無法奈何這位邪鱗法老。而對方顯然也沒拿出全部的實力,雙方都在試探。

「落雷!」

沈明一刀斬出,雷龍從天而降,似乎是要將邪鱗法老一口吞下。

邪鱗法老巨大的雙翼瞬間合攏,灰黑色的能量在雙翼上流動,片刻之間,原本薄薄的翅膀,此刻卻泛起了鐵金色,彷彿固若金湯。

又是轟的一聲!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邪鱗法老整個就如同一個被轟飛的圓球,被擊飛了數百米遠。

沿途路上的可憐亡靈,直接被那巨大的身體被撞的魂飛魄散。

背在身上的鎖鏈,但是一片橫掃,一瞬間不知道覆滅了多少弱小的亡靈。

沈明站在半空中,雙手微微顫抖,剛才那一下子反震之力讓他有些驚訝。不愧是君主級別的亡靈,肉身要遠遠超過沈明。

對於魔法師而言,最吃虧的還是肉體!即便沈明這個異類,和一頭君主級別的亡靈比較,依舊是相當的吃虧!

「愛麗孟坦(死)!」

邪鱗法老發出了一聲極為憤怒的嘶吼,這個並沒有放在心上的小子,竟然真的傷害到了他!

恥辱!堂堂的法老,怎麼可以被一個年輕的小子給傷到!

遮天蔽日的雙翼徹底的延伸了開來,而且要比之前更大,更加具有威懾力!

四周之亡靈凄厲的喊叫著,一個吉祥吞噬力,將他們拉扯進來,那如同天幕一般的雙翼之中!

邪鱗法老在吞噬這些亡靈,他要將沈明徹底的殺死,以洗刷自己的恥辱!

沈明怎麼會眼睜睜的看著對方的力量在壯大,一連揮出四五到,將那些還沒來得及跑開的亡靈全部斬殺殆盡。

「那就來吧!」

無數的始源之力瘋狂的湧入沈明的體內,沈明的身體就像是個瓶子,徹底的被充盈了起來!

那些溢滿出來的雷霆化作鎧甲,將沈明包裹的像個雷霆戰神!

……

「升起偉大之牆!」

「第一軍團出戰!第二,第三,第四,準備!」

城牆上此刻炮火連天,無數的魔能大炮發出了毀滅的弧線就所有敢於衝上前的亡靈轟成了碎片。

這些亡靈普遍的實力都不算高,然而數量基礎就極為龐大,彷彿無窮無盡一般。

普通的碎片還不清楚,覺得這樣的戰爭雖然讓人震撼,但卻不是不可抵擋的。

可身為高層的那些軍官們此刻已經焦急萬分。

亡靈之門那邊,可是有著足足七位的超階法師在擋著!其中更是有著三位巔位,這樣的陣容,還能露出來這麼多,已經十分說明問題!

表明,那錢去堵門的七位完全沒有餘力去清理這些溜出來的低級亡靈!他們被拖住了!

亡靈的數量浩如煙海,可是那七位頂尖強者就只有那七位啊!這樣拖下去,就像是蓄水的大壩,一旦大壩衝垮,那才是真正的災難開始!

「沒有援軍!怎麼守得住!」

彬蔚此刻憤怒,只可以無奈,她多想衝下城頭,可作為指揮官,她不能!臉上還不能露出絲毫的慌張,只能在心中暗暗的擔憂著!

「那是什麼?」

就在戰局漸漸變得焦灼之時,一位軍官突然指向的遠處,臉色有些驚駭的喊道。

眾人紛紛望了過去,臉上的表情變得錯愕了起來。

……

「真是讓人留戀的力量,真以為我一定會逃嗎?為什麼你們會這麼覺得,我只是在等待一個時機,一個讓你們徹底絕望的時機!」

冷爵摸著頭上長出來的兩隻長角,此刻的他已經變成了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可臉上變態的表情卻說明了他心中無比的舒爽,這個變態!

「多麼愚蠢的人類啊!這副皮囊限制住了我,打開這扇門……讓我將這個世界改造吧!

這才是最完美的盛宴!撒朗……呵,殺戮是最低端的犯罪!而我不是在犯罪,我是在創造一個全新的世界,我要賜予所有人永生,我就是神!」

「你是個神經病才差不多!」

莫凡此刻已經化身了閻火魔王,面對著這個偽神,滿是嘲諷!

「我向你發出邀請,和我一起來改變這個世界吧!

你有那個資格……

難道沒有人發現嗎?這個世界一直在變,從奴隸社會到封建社會,無時無刻不在變著!

拯救這個世界唯一的辦法,就是有一套全新的秩序,那樣才能獲得全新的力量!

人類的天賦,潛力,無與倫比!然而,這副皮囊卻限制住了我們,不應該如此!

來吧!和我一起創造這個世界,你也會變成神!」

冷爵已經徹底陷入瘋狂,他欣賞著自己的節奏,將自己所有的信仰都奉獻給了這一座死者生界的大門!

瘋子的理念極端而又殘忍!

「你看不到,因為永遠都不可能發生!」

莫凡緊緊握住了火拳,那彷彿來自地獄的火焰在山口勾勒出一幅惡魔的畫卷!

體內的惡魔血脈彷彿即將蘇醒,已魔血屠偽神!

7017k鳴人驚訝一番,他就想通了,反正不是再不斬和白的女兒。

不過……

又有人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後!

「九爺」

才幾天時間,九喇嘛又頂著大大的黑眼圈,捂著大心臟!目不轉睛的看著屏幕。

被鳴人喊了一聲,嫌棄的看了一眼鳴人說道:

「幹嘛?臭小子?老夫在賭馬

《木葉之快樂鳴人》第一百七十八章什麼都晚了一步…… 依依拽著二公主,在半空掄來掄去。

砰砰砰!

二公主時而撞向牆壁,時而砸得雅間的門嘩啦啦地倒地,時而臉面朝地拖行,摩擦摩擦摩擦……

伴隨著她哀嚎、尖叫的聲音。

自然還伴隨著小嬌包銀鈴般的笑聲。

躲在暗處的蕭景辭、蕭景翊:小崽崽這掄人的絕技跟大哥如出一轍!

掌柜和夥計已經石化了。

太平大長公主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