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明明昨晚上的睡眠時間不少的,可就因為她這連續兩天耗費了精氣神,所以,車開了沒幾分鐘就睡著了。

那1200CC的血,的確是讓她虛弱極了。

再加上洛阿妹的一番折騰,睡著的喻色臉色還是蒼白的。

墨靖堯開著車,時而透過後視鏡看一眼後排座椅上睡著的喻色,心口一陣犯疼。

小姑娘就是太善良了。

象陳長梁這樣的人,就不應該搶救。

但是現在再說這話,已經晚了。

人已經搶救了過來。

這是墨靖堯開車有史以來最慢的一次,他只要穩,他就怕顛簸到了喻色。

於是,喻色連幾時回到的公寓,連自己怎麼回到的公寓,全都不知道。

她睡了很長很長的一覺。

醒來的時候,才發現午飯錯過了。

此時的窗外,已經是華燈初上,夜色正濃時。

睡的太久,剛醒來懶怠的一動也不想動。

就象是一隻小懶貓一樣窩在自己的小窩裡。

不過,喻色很快就被一陣陣香氣吸引了。

濃濃的飯菜的香味,勾著她正在唱空城計的胃抗議了。

好餓。

她正在下定決心要爬起來的時候,卧室的門開,墨靖堯頎長的身形走進門來。

隨即就轉身關門。

他手上的動作很是小心翼翼,絕對輕的關上了門,這才轉身朝著床前走過來。

男人身形挺拔,披了一身的光影,一步步朝著她走來的畫面,仿若神邸降臨,讓喻色捨不得眨眼的看著他。

他真好看。

一直都是她初初看到的那個傾國傾城的男人。

半明半暗間,一點也不知道喻色醒了的墨靖堯,輕輕坐到床邊,微微俯首靜靜的看著床上的女孩。

忽而,漸漸習慣了黑暗的他突然間發現女孩是醒著的。

此時正目光灼灼的看著他。

「小色……」對上喻色的目光,等了一天的他面上一瞬間春暖花開,隨即,想也不想的直接就把喻色抱到了懷裡。

以下頜抵著她的額頭輕蹭著,「怎麼這麼能睡?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喻色懶懶的如貓一樣在他的懷裡蹭了蹭,「墨靖堯,我沒有不舒服。」他擔心她的樣子,讓她好心疼。

是的,明明是她身子虛需要休息需要調養,可是她這會莫名其妙的就心疼起墨靖堯了。

彷彿身子虛的那個人是他,而不是她。

「那怎麼睡這麼久?」雖然喻色已經聲明她沒有不舒服了,可墨靖堯還是擔心。

喻色懶洋洋的手指絞著他的衣角,輕輕笑道:「睡覺才養精神呢,還養氣血,我不知道別人,反正我就是這樣的。」睡著了就類似於打坐修練九經八脈法一樣一樣的。

瞧瞧,她這睡醒了,其實整個人已經又是滿血復活了,跟早上醒來的狀態一樣的。

之所以賴著不動,是因為正常人醒了通常都會有起床氣,總要再躺一會懶一會才能徹底醒透。

「真的?」墨靖堯還是有些不相信的捏了捏喻色的臉蛋,很好摸。

「真的啦。」喻色微微起身,嬌嗔的兩條手臂就摟住了墨靖堯的脖頸,深嗅著他身上的氣息,除了那股子熟悉的清冽之外,還有一股其它的不同於往常的味道。

摟住了他的脖子,她整個人就樹懶一樣的掛在他的身上,微仰著頭繼續看著他,「一直沒吃飯?」

「你……你知道?」墨靖堯略遲疑了一下,似乎是不想承認自己沒吃飯的事實,可當經歷了思想鬥爭后,還是承認了。

因為,不承認他就心虛。

不吃飯和吃飯的身體體征應該是不一樣的吧。

而喻色是一個只要看一眼,就知道對方身體情況的人。

所以,知道什麼也瞞不住喻色的他,只得承認了。

「知道,你中午沒吃,晚上也沒吃,走吧,我們去吃飯。」

「好。」墨靖堯站了起來,喻色兩條腿就盤在了他的腰上,掛在他身上的由他抱出了卧室。

頓時,食物的香氣更濃郁了。

好香。

挑動的喻色更餓了。

然後,她就被墨靖堯放在了餐椅上,「等著,我去端飯端菜,還有湯。」

「好的。」喻色乖乖的坐在那裡,看著男人轉身就走進了廚房。

然,等他一進廚房,喻色立刻跳下了餐椅,三步並作兩步的就沖了進去。

然後,看著廚房裡琳琅滿目的菜色,直接懵了。

黃芪當歸大骨湯。

菠菜豬肝湯。

紅棗桂圓補血湯。

桑椹排骨補血湯。

香菇山藥烏雞湯。

野生鯽魚補血湯。

檯面上,喻色一眼就看到了這六款湯。

而且,這六款湯可不是只一份喲,而全都是兩份。

一份熱一份冷。

想來,冷的那份應該是中午做的,而熱的則是晚上才做完不久的。

卻,還不止這些……

。 賽娜站在沙灘上看著遠處的海島,她和海島之間最少最少也有四海里。光靠自己游過去肯定是不行的,還沒有靠岸自己就已經累暈在大海上了。

目前情報有限,海島情況不明,誰也不知道海島周圍有沒有什麼機關。賽娜嘆了一口氣,無奈的坐在海灘上。

雖然現在有了一艘小船,但是人工手划也是會累死人的,很明顯這一次要考核他們的體力極限。賽娜一時之間也想不好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為了防止自己體力流逝過大,她還需要一個助理幫忙。

「怎麼了?還想再去試一次?」方畫來到賽娜的身邊坐下,看著海島的方向。

賽娜之前游泳的事情她已經聽說了,這個海島是開啟十五樓的關鍵。只可惜兩者之間的距離有點遠,行動之前需要好好的規劃一下,以保證成功率和安全性。

「我再找一個人和我一起,我們輪流划船。能相對的節省一點體力,一路上還能有照應。」

「我陪你?怎麼說也是老搭檔了,信的過。」方畫一臉自豪的看著賽娜,現在的她已經不是之前在一樓驚慌失措的方畫了。

「你現在各個方面……嗯……」賽娜差一點脫口而出『身體數據』四個字,及時打住,一下子舌頭打結說不出話來。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正好我也要和你商量一下這件事情。」

此刻方畫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身體各個機能的變化,最明顯的就是體力和身體靈活度,和之前不是一個層次的。現在的方畫感覺自己就是一個武林高手,所向披靡,打遍天下無敵手。

「那休息一下,我們就出發。」賽娜指了指視線之中的海島,方畫愉快的同意了。

當賽娜推著船來到海邊的時候,柯令已經站在那裡等候多時了,她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貨的英雄救美是不是也要挑一下時間,現在可是闖關的關鍵時刻。

「不用嘆氣,我也不喜歡和你一起行動。但是我想你應該更加不捨得方畫以身犯險,陪你做那麼危險的事情。」

看著柯令一臉為了自己好的表情,賽娜恨不得現在就沖想上去揍他兩拳。她之所以帶著方畫就是因為她的光環能力,雖然會帶來危險,但是也會帶來百分之百的存活率。

整個世界都是靠主角撐起來的,在光環的庇護下,就代表高了存活率。想到這裡賽娜一拍自己的額頭,這貨鐵定是不會明白這些理論。

「走吧,我們輪流划船。」既然木已成舟,自己也直接放棄了抵抗,只能隨波逐流了。

原本互相看不順眼的兩人,因為同一個人(目標)『友善』的坐在了一條船上。暗地裡賽娜還是讓系統標記了柯令的一舉一動,生怕這貨趁機暗算自己。

「你和以前不一樣了。」

「人總是會變的,社會不就是一個大染缸。只要走過就會留下各種各樣的痕迹,人也沒有以前白凈了。」

「喜歡咬文嚼字的習慣倒是沒有改變,我原本還以為你會當語文老師。畢竟那時候你那麼喜歡看書,沒想最後變成了武力派。」

「女孩子要保護自己,才能在染缸之中站穩腳步。」

「怎麼,生活不如意,還是……」

「我記得你以前可沒有那麼八卦的,班長!」

「都是老同學,互相關心一下。之後還要互相關照,一起共渡難關。」

賽娜看著眼前陌生的柯令,她總覺得他說的每一句話都略有深意。可是一時之間也說不上那裡奇怪,把眼神看向別處。

「互相關照沒有問題,我們應該快到了。」

賽娜轉身看著越來越近的海島,他們還差最後一點距離就能登島了。眼看勝利就在眼前,突然賽娜丟掉了手裡的船槳,拉著柯令直接跳下了水。

『轟』的一聲,一個巨大的黑影重重的砸在了船上,船體瞬間四分五裂的漂浮在海面上。賽娜看著四分五裂的船,她的危機感應再一次拯救了自己,不然現在四分五裂的就是自己。

「什麼情況?」迷迷糊糊被賽娜拉下船的柯令,看著漂浮在海面上的船體碎片,一時之間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我們被攻擊了,先上船。」

就在兩人說話的幾秒內,小船又恢復到了原來的樣子。一直泡在水裡也不是事,賽娜率先爬上了船,小心翼翼的往海底看去。

「有東西在下面,小心一點。」一個巨大的黑影快速的從船下游過,賽娜慌亂的把柯令拎上了船。

「你看到什麼了?!」柯令暈暈乎乎的躺在船上,緊張的看著賽娜。

「不清楚,就一個黑黑的影子。」賽娜緊緊的握著船槳,用槳葉對著海面,生怕有什麼東西突然冒出來。

只見賽娜再一次丟掉了手裡的船槳,拉著柯令往海水裡跳。黑影再一次襲來,兩人的小船又再次被解體了。

「下次跳的時候喊一聲,我能自己動。」

兩次被賽娜以同樣的姿勢丟到水裡的柯令,躺在船上說不出話來。賽娜的速度太快了,他有點暈頭轉向的。他們的船再一次的恢復原狀,兩人躺在上面感嘆生命。

「還能動嗎?」

「行,問題不大,就是有點嚇人。」

「嚇人總比丟命好,我們先回去,看看襲擊我們的是什麼。」

賽娜起身抓著船槳開始移動,現在不是上岸的問題,是能不能活下去的問題。這個黑影一直不停的攻擊他們,絲毫不給他們喘口氣的機會。

「我們可以游過去,目標不會那麼大。哎喲!」

柯令剛說完,賽娜又拉著他跳進了大海之中,船體再一次被攻擊了。

「你是不是傻,這明顯無差別攻擊。不管怎麼說還有船幫我們擋著第一波攻擊,要是直接游過去,我們的下場就和船一樣了。」

「我們先想辦法能挪動一點是一點。」柯令無奈,只能接受了這個設定,眼前的船又恢復了。

「一,二,三,走!」

兩人喊著口號,上船的一瞬間拚命的開始划動手裡的船槳。他們剛剛進入了海島的範圍之內就被攻擊,現在只要離開了這個海域就安全了。

於是在他們第四次被掀翻在海中的時候,兩人已經很有默契的開始一起行動。爬上船抓著船槳一氣呵成,用盡全力的划動船槳。

第五次被掀翻的時候,賽娜已經被磨的沒有脾氣了。現在她只想快點逃離這個,不停折磨自己的區域。兩人的體力都已經到了極限,再不快點離開,只怕真的都要交代在這裡了。

。 當天晚上,林天成留在王夢欣的房間。

如果不是因為王夢欣不方便,林天成都有些不能自己,恐怕會突破最後一步。

只是,就算是這樣,林天成也在王夢欣的身上,又充到了好幾個電,總電量已經到了17。

尺度都沒有無限大,林天成就在王夢欣身上充了足足10個電,這個結果讓林天成大為滿意。

第二天,林天成還要去天師府,他還需要做一些準備才行。

凌晨三點,林天成隨便找了個理由,出了房間。

他在街上打了輛車,直奔鳳城郊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