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心底里卻早已樂開了花,本來她說的一百五都是她信口胡謅。這盒胭脂他入手也不過三十塊銀石,現在能賣到八十塊。還是大賺特賺了的!

心裏雖然高興,但是婦人表面上還要故作吃了悶虧的模樣。

徐北辰轉回身看着婦人這副表情,頗有些無奈。暗道,得了便宜還賣乖!恐怕說的就是這種人吧。

一塊不多也不少的付給對方約定好的銀石,那盒胭脂便被他揣進了胸前的衣兜里。想着等到回到客棧,找個合適的機會把它送給劉離離!

這也不枉自己身為夫君的一點職責!本來丈夫送妻子禮物,天經地義。

雖然,他們這對夫妻——有名無實!

收回思緒,看着婦人正喜笑顏開的數着銀石,那模樣簡直了。

當然了,他也沒忘最重要的事——問路。

於是,有些惡作劇心裏在裏面,他開口打斷了正在數銀石的婦人。

「在下有一事相問!店家可否幫個忙?」

「問吧問吧!只要是龍陽城的事,我沒有啥不知道的!」

婦人頭都沒抬,一心只顧數銀石。一邊數着,一邊說着話!

見此,徐北辰吐出一口氣。

「果然,不論到什麼時候。沒有人不喜歡錢!」

抬頭看了看天,他還是開口問出了想要問的。

「此地是龍陽城何處?店家可知道萬福客棧?」

「這裏是錦里街,屬於龍陽城南邊。你說的萬福客棧在城北!怎麼公子要去萬福客棧?」

婦人終於抬起了頭,笑話她身為地道的龍陽城人。如何不知道這萬福客棧——龍陽第一客棧的大名!

就是因為這萬福客棧四個字,讓沉迷於數銀石的婦人被迫抬起了頭。

聽了婦人的話,徐北辰心裏有些發苦。沒想到竟然真的離萬福客棧這麼遠!現在想想,那無道子只用了不到半盞茶的時間,就到了這裏。

可想而知,對方速度之快修為之高!這麼遠的距離,只用了那麼短的時間。而且看樣子,這無道子追那紅紗女子之時,只用了三分力!

心裏對修真者的神秘和敬畏,更甚幾分。看來以後盡量不要與那些修真之人有過多接觸!否則,對方即使是一個修真者中的小蝦米,要碾死他也不會太難。

「公子!公子!」

婦人見徐北辰沒有反應,連叫了幾聲伸手在眼前揮了揮。

回過神,徐北辰穩穩心神,淡淡的開口。

「若是去萬福客棧,店家可知道,如何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過去。

實不相瞞,在下要在那裏等人!」

「哎喲,還真是要去萬福客棧。看來公子真是非富即貴呀!嘖嘖……

公子要以最快的速度過去,那我倒有個辦法。不知公子可否感興趣?」

婦人先是感嘆了一句,然後說到了最關鍵之處。

「說來聽聽!」

徐北辰介面道。

「倒也簡單,公子你到附近的天鳥閣,向他們租用一隻螳螂獸。

乘坐螳螂獸到萬福客棧,最多一頓飯的功夫!

只不過……」

婦人說到最後,有些遲疑。

。。 作為吉武凌太的心腹,他怎麼可能沒有聽說過陳宇?

陳宇和他們之間的恩怨,已經根深蒂固了,如果不是陳宇,神源也不會和國內的何氏簽下那麼喪權的合約。

「正是在下。」陳宇咧嘴一笑道:「回去告訴吉武,這裏是華夏。」

給了這貨一個警告的眼神,陳宇扭頭離開。

「李哥,你也真敢打啊,那傢伙雖然欠揍,但你是有紀律的,你就不怕背上什麼處分?」回去路上,陳宇問。

「剛才通知已經下來了,我要回去關幾天禁閉,不然容易引起國際糾紛。」李承笑了笑:「處分就處分吧,只要能揍那孫子一頓出出氣,值。」

「哈哈,李哥真是個耿直的人。」陳宇哈哈大笑,當下對李承的好感又多了幾分,這個人值得深交。

「好了兄弟,謝謝你出手幫忙,等我處理完那些事情,請你到家裏做客。」李承笑道。

「好,到時候一定去。」陳宇點頭。

和夫婦兩人分開以後,陳宇這才轉身回去,馬上就要一頭扎入那深山老林之中了,在那裏可能會遇到很多難以預測的事情,所以他必須得做好準備才行。

一夜無話,第二天,陳宇四處東奔西走,準備一些東西。

陳宇的空間手環相當不錯,準備了一下應急的物資,以及一些有可能用到的藥物后,還有不少的空間。

準備完一些東西以後,一眨眼,已經是中午了。

陳宇出了一家超市,抬頭一看,正好到了周楠的這家飯館。

現在已經過了飯點了,所以周楠的店裏沒什麼人,陳宇扭頭進了她的店。

只是讓陳宇詫異的是,周楠的店門口貼了「轉讓」兩個字。

周楠這家餐館的菜做的不錯,豐陵當地特色,融合了寧城這邊的口味,生意這麼好,她為什麼要轉讓?

帶着疑惑的心情,陳宇走進了店門。

「不好意思,中午打烊了。」周楠一邊按著計算機盤點一邊頭也不抬的說。

「打烊了,你可以親自下廚啊。」陳宇笑道。

「啊,是你啊?」聽到陳宇的聲音,周楠猛的抬起頭,看到陳宇,她真的是又驚又喜。

她放下手中的東西跑到陳宇身邊笑道:「你想吃什麼,我去給你做。」

「哈,我也不餓,就過來看看,你的事解決了吧?」陳宇問。

「解決了,都解決了,我家裏讓我回去,但是這些年在外漂泊慣了,也不想回去。」周楠笑了笑道:「只要擺脫了那個人渣,一切都好說。」

「那你的店?」陳宇疑惑的看着轉讓兩個字。

「打算換個地方發展了,想到盛京那邊看看,親人都到那邊了,相互也有個照應。」周楠笑了笑,其實真的讓她離開這裏,她還是有些不舍的。

不過沒辦法,現在的她想離自己的親人近一點。

「也行,和家人近一點有個照應。」陳宇笑了笑。

「陳宇,你在寧城不會待太久吧?」周楠突然大膽的拉住了陳宇的手,她有些不舍的說。

「這…應該不會太久。」陳宇嚇了一跳。

「我,我有些捨不得你。」周楠低着頭,紅著臉,吐露了自己的心聲:「寧城這裏的事結束后,你會去哪裏?」

「我也不知道,四海為家。」陳宇笑了笑,沒敢說自己也要去盛京。

陳宇自從突破太玄聖清境一重以後,身上擁有一股吸引人的氣息,尤其是對異性,更具有吸引力。

更何況陳宇等於說是周楠的救命恩人,所以對他有好感是正常的。

但是陳宇不想招惹這麼多女人,桃花多,是非也多啊。

「你就是不想說。」周楠哼了一聲,她怎麼看不出來陳宇的意思?

「我突然餓了,有吃的嗎?」陳宇連忙岔開話題。

「我去給你做。」周楠嬌媚的一笑,扭頭去做吃的了。

陳宇笑了笑,其實說真的,周楠挺漂亮,小時候就吸引很多男生目光,現在更是成熟嫵媚,只是這麼漂亮的女人,卻嫁了個混蛋。

想到這裏,陳宇摸了摸鼻子,其實他以前也是這樣的。

很快幾個小菜端上來了,陳宇拿着筷子邊吃邊贊:「你做的菜真好吃。」

「我喜歡的話,我可以天天做給你吃。」周楠在一邊支著下巴,用一雙迷人的眼睛看着陳宇。

陳宇一口菜噎在喉嚨里,劇烈的咳嗽了起來,他連忙拿起水喝了一口,以掩飾自己的窘迫。

就在這時候,幾個人走進了店裏,為首的一名是個穿着背心的大漢。

大漢身高一米八九,十分粗壯,他脖子裏戴着一條大粗金鏈子,身後跟着五六名小弟。

「老闆娘呢,出來聊聊。」大漢進店,扯著嗓子喊了一聲。

「哎,來了。」周楠連忙笑着迎了上去:「幾位,現在店裏打烊了,晚點再來。」

「我們不是吃飯的,你店不是轉讓嗎?」大漢大刺刺的坐了下來,手裏把玩著兩顆核桃。

「對對,是要轉讓了。」周楠一愣,連忙點頭笑道:「大哥你是想要接下店嗎?」

「恩,位置不錯,有這想法,老妹,說說你的心理價位吧,合適的話我就接下來了。」大漢看了一眼店的環境和四周。

「大哥,你看這店是上下兩層的,共兩千多平米,租約還有三年,而且我這店平時的生意有多好你可以打聽一下。」周楠笑道:「我看大哥也是生意人,我也不繞彎子了,八十萬轉手。」

「八十萬,你怎麼不去搶啊?」大漢聽到了周楠的話,不由得吃了一驚:「你這店位置中規中矩,而且裝修老舊,八十萬,你可真敢要啊。」

「大哥,這價格真的不貴了。」周楠笑着說:「如果不是要去其他地方發展,這店我也不會這麼急着轉讓,正常轉讓價可不止這點啊。」

「行了,行了,你也別婆婆媽媽的了。」大漢揮揮手道:「我看中你的地方,是你的榮幸,一口價,五萬塊錢。」

「大哥,這價格真的不行,要不您再去別處看看吧。」周楠一愣,不帶這麼殺價的,這人也不是誠心的想接手她的店,於是便要轉身離開。

。 「咚!」

庄塵本來想要帶着他們,在頂樓跳躍着離開。

卻沒有想到眼前出現的龐大變異泰迪,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身後又是安健帶着他十二個下屬趕到了。

他的處境是前後都被夾擊,臉上的神色凝重起來。

「這一次你別想從我的手中逃掉。」

安健咬牙切齒的對着庄塵說出這一句話,伸出手給身後的人做了個手勢。

他們十二個人的位置開始向庄塵包圍過來,眼眸中都閃過對他的恨意。

「庄大,你可是說過會保護我們的人身安全的。」

「現在這個情況我們該怎麼辦?」

「……」

程四他們看着緩緩向他們靠近的怪物與勢力,臉上的神色都開始不淡定起來。

他們控制不住的輕顫著身子,哭喪著臉質問著庄塵。

「收拾好你們的情緒,面對這點東西就綳不住心態,實在難成大器。」

庄塵穩住自己的心神,深邃的眼眸淡然的撇了他們一眼。

克制着自己的怒火讓他們打起精神。

程四紊亂的呼吸看着面前的泰迪,它輕手輕腳的包圍着他們的身子。

瞪圓的眸子玩味的看着他們。

「這隻大狗就交給你們了。」

庄塵背對着身子跟他們說着話,把注意力看向了包圍過來的十二個人。

程四他們三個人知道當下只有這樣,他們拽進自己心中的拳頭,平復心中的慌亂。

「上次讓你逃跑,只能算是你這個黃毛小子的命大。」

「這一次說什麼,都不會讓你這樣輕而易舉的逃脫。」

「……」

這十二個人在庄塵面前叫囂著,一定要將他置於死地。

庄塵不屑的勾起一抹笑意,絲毫沒有把他們的話語給放在心中。

「受死吧!」

「……」

他們十二個人有了上次的打鬥經驗,完全不敢再猖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