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後來才知道,戮仙門裏,現在正在內訌呢。

老頭受了傷,閉門不出!

其他人都老羅剎的意思,羅剎不願意承擔這個責任!

其他人每個上去,都不能服眾,所以,就一直僵持了下來!

後來,十大長老聯合,暫時處理戮仙門的事情!

不過……對於追殺奚淺的事情,卻是莫名其妙的停了下來。

原因很簡單!

就是長老和執事都不能,也暫時不願意出來!

而戮仙門暗地裏豢養的人,他們這些人,都沒有本事,也沒有權利去控制。

所以,就暫時擱淺了。

奚淺是不知道具體的原因,她只以為戮仙門在憋大招!

這兩年,她在靈界行走的同時,一直都在不停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她現在的修為,是出竅中期巔峰,還沒摸到突破的避障。

不過想來,根本就要不了多久!

當然,她說的這個多久,可能就是十來年!

不過,她有作弊器。

漱心這兩年,也空間里混得如魚得水!

她整天都呆在裏面,不願意出來。

就連幽熒都拿她沒辦法!

而且,她一點兒也不消停,整天就是和老雷,還有九吟他們對戰。

不把他們虐哭就不算數。

陣法裏,已經過去了二十年,老雷他們的整體實力,都有了提升!

「淺淺,我們接下來去哪裏?」漱心剛把烈焰虐哭,弔兒郎當的出來,嘴裏還叼著一棵高級靈草。

一副十足十的紈絝樣子!

奚淺看到她,嘴角忍不住的抽了一下,兩年前來的那個飄飄欲仙,自然灑脫的漱心,很久以前就不知道顧哪裏了,現在的漱心,完完全全的換了一個人!

一個和以前天差地別的人。

。 果然,她話音剛落,那五隻地脊蠍直接掙扎出來。

幻兒身上的幻力變稀薄了一些。

奚淺心底一沉,連忙拿出幾顆靈晶放到幻兒身旁。

「解開幻境!」領頭的九階巔峰陰毒的睨著奚淺,若不是看到身在幻境的部下一隻一隻的送了命,它直接會捏死這個無恥的人類。

奚淺沉沉的看過去,沒開口。

「小天,你能控制它們的神識嗎?」

「全部一起控制不了……」小天聲音低沉。

帶著一絲無力!

「姐姐,我可以帶你跑……」原本在睡覺的風馳已經醒過來了。

對方太強大,他們不能一網打盡。

但他可以帶著姐姐跑路。

「……」

「你可以飛行?!」奚淺驚訝道。

「嗯,我本來就是飛行獸,不用靈力,我的速度它們絕對追不上。」地脊蠍沒有翅膀,飛不上高空。

「好!」奚淺看著急劇減少的赤血峰,眼裡閃過一絲心疼。

手一揮,直接把它們全部招回靈獸空間,「幻兒,回來。」

話落,幻兒直接化作一道流光飛到識海里。

也是這時,那些地脊蠍全部從幻境里出來,嘶吼著沖向奚淺,帶著前所未有的憤怒。

「唰!」不待那些九階地脊蠍反應過來,風馳突然把奚淺甩到背上,眨眼就只看得見一絲影子。

被甩下的地脊蠍:「……」好特碼騷的操作。

隨後,十分不服的追了上去。

「風馳,你的速度果真不賴!」幻兒虛著聲音說道。

「那是,不看看我是誰?」

「……」果然,還是熟悉的配方。

「姐姐,咱們往哪個方向?」風馳問道。

這裡都是地脊蠍的地盤,他們只有跑出無盡之荒才安全。

因為地脊蠍不能出無盡之荒。

「東南方!」小天沉沉的開口,它看了看太陽的方向,綜合自己的直覺,又用神識查了查,那裡應該比較容易出去。

「聽小天的。」奚淺坐在風馳的背上,抓緊時間恢復靈力。

「好的。」

話落,「唰」的一下加速飛向東南方。

一天後。

終於看到了一點綠色,奚淺心底一喜,忍不住站起來。

片刻后,他們直接飛出了無盡之荒。

「辛苦你了,風馳……幻兒也是。」奚淺撫了撫風馳的翅膀,她真正見識到了什麼叫做神行萬里。

「能幫到姐姐我很開心……」風馳的聲音裡帶著對奚淺的濃濃依戀。

「我也是。」幻兒也不甘示弱。

「嗯,你們都去休息吧,接下來我自己能行的。」奚淺笑道,特別是幻兒和風馳,肯定累壞了。

「那你小心些,有事再喚我們。」話落,幻兒直接睡著了。

奚淺心疼的看了她一眼,把她挪到手鐲里,還特意在旁邊放了上百塊靈晶。

風馳也懂事的回到了靈獸空間。

奚淺直接用「幻影仙蹤」飛行了一天後,才停下來。

玄靈秘境雖然只是一個秘境,但面積卻十分廣,差不多有一個東域那麼大。

所以她一直沒見到其他人,也沒覺得奇怪。

每個人進來的地點都是隨機的。

玄靈秘境每次開啟的時間有兩年,它和其他秘境不同的是,這裡有土著居民。

。 顧言希得了媽咪的摟抱和香吻,嬌傲地對哥哥眨了眨眼睛。

他把東西交到顧汐的手上:「媽咪,給。」

顧汐看着快遞信息上的寄件人信息,只有一個姓氏。

程?

她不認識一個姓程的人,會不會是霍辰燁的朋友?

顧汐把東西放到桌上,打算等霍辰燁回來再拆。

入了冬的天,黑得特別的快。

霍辰燁駕着車,駛進霍家大宅。

他最近幾天一直都在打聽着程子默的消息。

她在北城的朋友、同學、相熟或相識的人,都表示沒有見過她,都在質疑他那天只是看錯了人。

對啊,一個離開了那麼多年的人,又怎麼會突然憑空出現?

這一點連霍辰燁都想不明白。

當年,程子默留下一封告別信之後,便銷聲匿跡,她說她想找個地方,靜靜地離開。

她離世的消息,是她的哥哥告訴他的。

當時,霍辰燁趕到,程子默已經火化下葬。

也就是說,這個過程,說不定存在着什麼貓膩。

程子默的哥哥,霍辰燁已經好幾年沒能聯繫上他了。

如果能找到他的話,這個謎底便能解開。

霍辰燁堅信自己並沒有看錯人,所以他已經派人去找程子楠。

他思緒亂翻了好一陣子,才下車,進入霍宅別墅。

一進屋裏,見到倆個孩子正在客廳里下着象棋,顧汐坐在他們身邊,笑眯眯的

「觀戰」。

這一幅妻美子萌的畫面,讓霍辰燁的心窩瞬間暖和起來。

「希希,你要輸了。」霍辰燁走近,一看這棋盤上的局勢,不得不感嘆顧言安的聰明。

顧言希玩得不差,但卻正在面臨着被顧言安圍剿的命運。

顧言希見到爹地,高興得象棋也不玩了,一把跳到了他的身上。

「爹地!你可回來啦,今早希希起床的時候你就已經出去了,希希好想念爹地。」

霍辰燁寵溺地輕揉小傢伙溫熱的臉蛋:「真的嗎?」

「真的,簡直就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一旁的顧言安聽不下去了,忍不住輕罵:「剛學會點成語就亂用,小馬屁精!」

顧言希嘟嘟嘴,對哥哥做了個鬼臉:「你才是臭屁精哩!」

小傢伙們鬥嘴,引得霍辰燁更好笑了。

溫柔地看向顧汐。

她臉上的笑容總給人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溫嫻、純凈,讓人不願去玷染上半絲俗世的塵埃。

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霍辰燁為了這幾天心神恍惚,一門心思都放在尋找程子默上而愧疚。

飯後,顧汐上樓,霍辰燁也追了上來。

他想跟她獨處一會兒。

「小汐,我們的婚禮快到了,你緊張嗎?」

顧汐把桌面上的那件東西,遞到他的手上,笑着說:「還可以吧,不算緊張。」

只要他不強迫她一結婚就……履行妻子那方面的義務,她覺得跟他相處還算輕鬆。

「這是什麼?」霍辰燁接過,問道。

「一位姓程的人寄過來的。」

霍辰燁的手一抖,小紙箱從他的手裏,掉到了地上。

蘇沫微訝地抬眼,看着他的異樣的臉色。

「辰燁,怎麼了嗎?」顧汐奇怪地問。

霍辰燁迅速地將震異的表情收了起來。

他勉強一笑:「可能是我以前的一位朋友吧,因為很久沒有聯繫,突然給我寄東西,我覺得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