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沒有一個四階的怪物。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是讓他發現了一點線索。

「咦,這裡是沙漠巨狼的腳印?地上怎麼有血?」

魏安發現了自己感興趣的東西。

沙漠巨狼,是這片戈壁灘的頂級掠食者。

數量不少,而且單體搏殺能力很強,魏安遇見了也要聚精會神才能擊殺。

面對這種怪物特別容易受傷。

而現在,他在地上發現了沙漠巨狼的腳印,而且旁邊還有血跡。

「這血跡……應該是沙漠巨狼的,氣味還很新鮮,帶著騷味,就是它死掉的氣味。」

「但是血跡不多,感覺像是被殺了?而且是瞬間秒殺!」

想到這裡,魏安真的來了精神。

一隻三階的沙漠巨狼被瞬殺,這不就只有四階的怪物才能幹的出來嗎?

換其他的另外一隻同階怪物,就算是偷襲,也不可能達到這種程度。

他來了興趣,沿著不多的痕迹在追趕。

「血跡是新鮮的,說明這隻四階怪物捕捉到了獵物,實踐發生在不久之前,現在去追趕還來得及。」

「它沒有原地進食,難道是回到巢穴了?」

「只希望巢穴裡面沒有第二隻四階怪物了,如果有,那就太糟糕了。」

魏安最不希望看見兩隻四階怪物扎堆出現。

單個的四階,魏安如果動用怪物圖鑑,知曉了它們的弱點,還能夠針對性地秒殺掉。

但是如果出現兩隻,那危險係數就太高了他大概率會受傷。

就算是有小雷龍在,也絕對會很艱難。

這不是他願意看見的。

但是沒辦法,短時間之內只看見這一條線索。

四階怪物精魂關係很大,他不可能放棄。

而終於,沿著痕迹,魏安靠近了一個巢穴。

這是一個巨大的石頭環繞的巢穴。

石頭是詭異的光滑黑色,橢圓形,豎著圍成一圈,將這個巢穴完全保護了起來。

魏安發現巢穴旁邊有幾根巨大的羽毛,像是鳥類的,但是都十分堅硬,像鋼鐵一般。

「這應該就是那個四階怪物了!」

魏安離得很遠,沒有貿然接近,站在遠處觀察裡面的動靜。

一隻樣貌醜陋的怪物,出現在他的面前。

他趕緊打開了怪物圖鑑。

……

【獨眼吞噬者】:四階怪物

介紹:獨來獨往的它,同時是擅長襲擊的恐怖殺手,全身的羽毛給它提供無解的防禦,尖銳的爪子和喙會給你致命一擊,作為這片區域最高端的掠食者,它唯一的弱點在脖子。

掉落:禽肉、鋼鐵羽毛、鳥蛋、怪物精魂lv4、土元素

……

魏安精神一震。

這就是他想要的! 0394追到小賊

歐陽慧倫怒罵一聲,讓穆少白帶路,去各大賭坊查尋起來。

歐陽慧倫才懶得說,那是靠棍子么?這不過這棍子是金箍棒的孿生法寶,非常難得;而且沒有這棍子,哪來的打劫趁手兵器?用游龍刃的話豈不是一下子就暴露了。

再說了,堂堂大秦倫王、武林赫赫有名的西刀王、魔界中令魔聞風喪膽的人屠大魔王;竟然陰溝裏翻船,被一小賊下迷香給迷倒偷去了神器,這要傳了出去,得了?

自己的神器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偷走,他歐陽慧倫不要面子的嗎?

於情於理,這如意神針必須找回來!

歐陽慧倫的判斷沒有錯,盜走鐵棍的人的確去過賭坊,還不止一家。

其手風及順,有人親眼目睹,哪人當眾拿出一個陣盤,露出一根鐵棍頂禮膜拜后,便開始大殺四方。

遺憾的是,每一家都待的不長,連贏十把就果斷收手急匆匆的離去。

吉利,鴻運,得意,極樂皆是如此,甚至包括不夜城也是如出一轍,損失慘重!

然而,每次都是一步之差,始終未能逮到那個狡猾的小賊。

一晃,時間已是下午臨近黃昏,兩人一豬累得是滿頭大汗,獨自「咕咕咕」的直叫喚,別說是晚餐,午飯;就連早餐都還沒吃呢。

「公子,這下慘了,跑遍了沒找到,這個小賊會不會已經離開了啊。」

「哼,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要他亡命授首,拿回我的鐵棍。」

歐陽慧倫不想暴露出如意神鐵的名字,依舊以鐵棍稱呼。

「就爬塔贏足了,賺夠了,就此隱姓埋名歸隱起來。」

「呵呵,狗改不了吃屎的,真正的賭徒是戒不了賭的。」

「這可不一定吧?」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那主人的意思是繼續找下去?清查一遍迷霧城所有的賭坊?」

「聰明,就是這個意思!」

「公子,人是鐵飯是鋼,如今肚子正在鬧空城計….」

「走吧,只要找回鐵棍,到時賭兩把,今晚本公子帶你吃從未吃過的美味。」

「真的?」

「比真金還真!」

這美麗的憧憬,就好比是抽了大煙,一下子讓穆少白來了精神,當即亢奮的帶着歐陽慧倫清查起迷霧城所有次一級的賭坊。

迷霧城,面向大湖的地方,有一家叫做「大湖春」的館子。

館子面積不大,但名頭卻是非常的響亮。

因其地利之便,館子裏每天都能收到大湖內鮮活肥美的野生大魚供應。

「一魚三吃」是館子的招牌菜。

夕陽燒天,湖面上霞光萬道,此時「大湖春」內已經八成的上座率。

還不斷有人進進出出甚是熱鬧。

在角落裏,一張小桌前,背向大湖孤零零的坐着一個人。

濃眉大眼,闊嘴大板臉,其臉如黑炭;年齡在三十歲上下,肩頭斜背這=著一柄大刀,一看就是走江湖的武林中人。

他面前靠牆角的位置,地面上一個一尺見方的黝黑陣盤,上面豎着一根暗紅雕刻鎏金紋路的鐵棍,鐵棍前三炷香已經燒去大半,還特地供著三盤瓜果,禮之虔誠可見一斑。

坐的那張小桌上擺着不少菜肴,吃的卻是極少。

只因這黑臉大漢正在聚精會神的忙着清理他的錢財。

這錢財還真不少,金子、銀子一大堆,還有珠寶首飾、銀票、金票等等,一張大嘴笑的跟個彌勒佛似的合不攏。

黑臉大漢將所有錢財分門別類的清理好,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隨後雙手合十對着鐵棍拜了三拜;這才拿起碗筷大肆吃喝起來。

這時,又有兩位客人上門了,正是歐陽慧倫與穆少白;至於朱剛鬣則是被他安排道迷霧城唯一的出口城門處守着在。

二人此時顯得很疲憊頹廢,一臉垂頭喪氣的樣子。

這丫難怪,一天沒有吃飯的圍着迷霧城來來回回的跑了好幾圈,鐵打的漢子也會餓垮累慘。

歐陽慧倫武功深厚,雖不說像穆少白那班累,但心情極度的不佳,導致有些疲態。

「兩位公子裏邊請!」

在小二熱情的引導下,二人入內落座在黑臉大漢斜對角的一張桌前。

「請問兩位公子想吃些什麼?」

「兩碗面,二十個饅頭,兩斤滷肉,要快。」

「小店的特色:一魚三吃,二位公子要不要嘗嘗?」

「不要!」

「那來幾斤花雕酒如何?」

「不要!」

「饅頭太干,要不加碗湯?」

「不要!」

歐陽慧倫本就鬱悶正在氣頭上,被小二問的煩了,一連三聲不要,一聲比一聲打,嚇得小二見勢不妙急忙開溜。

穆少白唉聲嘆氣道:「唉,昨天還在大魚大肉,今個就淪落到啃饅頭的地步了。」

歐陽慧倫斥責道:「此一時彼一時也,咱們趕着找東西,哪有時間讓你在這吃吃喝喝的。」

「那叫面就好了啊,幹嘛叫這麼多的饅頭?」

「你蠢啊,饅頭是就著做乾糧的,天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抓到那小賊,萬一要追到野外去了呢?」

「這麼說以後連面都沒有,只能啃饅頭了?」

「這只是做最壞的打算預備着。」

話至此,小二將麵條、饅頭,切好的滷肉一併端了上來。

也就在這個節骨眼上,二人總算了發現了斜對面豎在陣盤上的鐵棍,以及偷走鐵棍的黑臉大漢。

穆少白惡向膽邊生,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就欲上前武力解決問題。

歐陽慧倫拉住攔了下來,小聲道:「小白,不要魯莽,你不是他對手。」

歐陽慧倫一眼就看出來那個黑臉大漢已是破天鏡3重初期的修為,而小白雖說天賦很高,但近來沉迷賭博,修為停滯不前,一直停留在先天境9重巔峰,也就是半步破天鏡修為。

穆少白一頓,說道:「那還請公子出手。」

「不急,不急,此地平民較多不宜殺人,免得驚世核俗,連累了平民百姓。」

「那等他離開之後?」

歐陽慧倫點點頭「最好是夜黑無人時。」

「嘿嘿嘿,也對」穆少白一笑坐下道:「夜黑風高殺人夜,神不知鬼不覺的宰了扔下湖裏餵魚好了。」

「行了,快吃吧,填飽肚子好辦事。」

這不提吃還好,一提吃的,穆少白頓覺餓的是頭暈眼花,忘了一切,直接捧起面就狂吃起來,那張臉恨不得埋進面碗裏。

期間,還啃掉了四個夾肉的大白饅頭。

吃飽后,摸了下嘴,抬頭一望,糟了,不知何時,那黑臉大漢已經逃之夭夭。

「公子,不好了,那黑臉賊跑了。」

「我知道啊。」

「那你為何不攔下來?」

「不忍心讓你餓肚子。」

「現在吃飽了,可是追不上了。」

「沒事,他跑不了。」

「何以見得?」

「跟我走,你一會便可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