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姬無辰笑著搖頭,對趙老大聲道:「那我就先過去了!」

趙老含笑頷首,蒼老的眉眼說不出的慈祥。

這個老人雖然耳朵不好使,腦子也……一言難盡,但讓人看著就是舒服。

多慈祥一個老人家啊。

姬無辰原本還想帶著慕白凡一起過去,這丫頭昨晚被折騰壞了,近乎一夜沒睡,早上也下不了床,現在應該還睡著。

但看著活蹦亂跳,心急如焚的小夢……

算了,還是直接過去看看吧。

他帶著飄來飄去的小蘿莉走到門口。

出乎意料的,門外老頭並不是那個之前丟了牛的老人,而是一個鶴髮童顏,仙氣十足的老道。

呃……

「啊,不是他……沒有大橘子了……」

小夢發現來人並非自己所想后,難過的低下頭,身形消失在原地。

小蘿莉現實得很,一見到沒東西吃,就溜了。

老道披著一身青灰色道袍,神色不怒自威,雙眸轉動之間,宛如有雷電激射

這樣一個人,姬無辰看不穿他的修為,卻越發覺得他深不可測。

「你好,我就是姬無辰。」

姬無辰打量老道的同時,對方也在仔細觀察他。

將姬無辰樣貌完全收入眼中的同時,老道內心不由得讚歎一聲。

這樣標緻的後生,即使仙門之中也不多見。

「天策大將軍,久仰了。本座天玄門內門三長老,見過將軍。」

天玄門!?三長老?!

他來找我做什麼?

聯想到之前天玄門弟子上門找麻煩,被自己打傷的事,姬無辰感到頭皮一陣發麻。

「系統,查探!」

「叫我小夢!」

小蘿莉不滿的嘀咕一句,還是乖乖地打開了查探界面。

姓名:左丘倡(元嬰中期修真者)

綜合戰力:888

自從系統升級之後,所查探的對象就取消了屬性點功能,一方面,是這些信息表達不出查探對象的真實戰力,一方面,是因為小夢有點懶。

居然是一個元嬰期老怪,這相當於武道宗師上三品,和王勇等人處於一個級別。

可以說,只要這老頭願意,他能在一瞬間將姬無辰格殺,而後者毫無還手之力!

他想做什麼?

大腦飛速運轉著,姬無辰露出笑容。

「原來是仙長,來者是客,請進請進,快請進!」

一邊說,他一邊讓開了路,示意左丘倡進門。

他暫時不知道這老傢伙過來做什麼,但,他應該還不敢在京城直接動手殺人。

身份越高,行事的顧忌也就越多。

如果來的天玄門一個小嘍啰,他殺了姬無辰,仙門最多賠禮道歉,說一句管教無方,將他交出去頂罪;但要是左丘倡這位內門長老親自動手,那事情就不是這麼簡單就能解決的了。

三長老微微一笑,當仁不讓的率先跨過門檻。

「門內幾個不成器的弟子說,天策大將軍囂張跋扈,胸無點墨,但,今日一見,才知世間謠言多半起於嫉妒。」

他頓了頓,帶著一種欣賞的語氣,繼續道:「要是老夫再年輕個兩百歲,搞不好也會嫉妒天策大將軍的無上風姿。」

姬無辰微微一怔。

這老傢伙,怎麼一見面就夸人,和天玄門之前那幾個嘍啰不一樣啊。

這種人,呃,確實很難讓人厭惡。

畢竟,姬無辰這輩子最喜歡的,就是不愛說假話的正人君子。

「仙長謬讚了。」

他帶著笑意客套一句,將左丘倡引入接待大廳。

大廳內,有兩個奴僕正在擦拭桌面,打掃衛生,被姬無辰用眼色使喚了出去。

左丘倡微微一笑,坐在了身旁座位上,任由姬無辰親自給他倒茶。

昨日,這個年輕人在李中蓮誕辰上出的風頭,他有所耳聞。

如此鋒芒畢露的年輕人,此刻居然如此恭敬,這讓左丘倡十分受用。

「本座聽聞,門內幾個不開眼的傢伙惹怒了將軍大人?」

輕輕呡了一口茶水,三長老才笑著開口。

姬無辰坐在他對面,擺擺手。

「唉,沒事,幾個不開眼的小輩罷了,這有什麼。」

左丘倡笑容一滯。

不開眼的小輩?

不是,那褚師文怎麼說,也比你大個幾十歲吧?

不過他又迅速哈哈一笑,沒在意這些細節。

「將軍果然好氣度,難怪年紀輕輕,就有此成就。」

姬無辰摸摸頭,老實道:「其實,我的成就主要靠我爹。」

左丘倡:「???」

你至於這麼耿直嗎?這還能不能聊下去?

噎了半晌,他才輕飄飄說了一句:「將軍謙虛了。咳咳,本座這次過來,一是為了化解將軍和本門之間的矛盾,二是,為了送給將軍一場,天大的富貴。」

聞言,姬無辰眼中閃過一縷驚愕。

什麼鬼?富貴?我還能更富貴嗎?你想讓我當皇帝?

他還沒來得及詢問,廳外傳來一聲清脆的呼喚:「老爺?」

卻是慕白凡醒來,梳洗打扮完畢,過來尋找姬無辰了。

大奸臣答應了一聲:「在這。」

於是慕白凡快速走入,腳步甚至有些慌張,直到見著姬無辰才微微鬆口氣,乖巧安靜地站在他身邊。

慕白凡進門伊始,左丘倡就直勾勾地看著她,模樣和單身了幾十年的老色鬼毫無區別。

這種作態讓姬無辰心中微微不舒服。

他故意咳嗽一聲,把慕白凡拉到自己身後。

左丘倡這才收回目光,眼神依然有些詫異。

「將軍大人,這位,是你的婢女?」

姬無辰牽住慕白凡柔嫩小手,臉上已經帶著幾分不悅。

「算是吧,暫時她還沒有名分。」

暫時沒有名分,也就是說以後會有。

左丘倡笑了。

「也就是說現在是你的婢女了。」

他端起茶杯,再次呡了一口。

茶水已經微涼,讓他稍稍皺眉,又將杯子放了回去。

「將軍大人,我這場天大的富貴,不知道你要不要聽一聽?」

姬無辰搖搖頭,哂笑道:「還有什麼富貴,比我現在所享的還要大嗎?」柳老太帶着兒子回了周家,見大女婿沒回,她擔憂的望着大閨女,「蔚蕙呀!你這弄得夫妻離心了呀!」

周母回來就躺了半天,中午了,郭雪華叫她,她才起,老娘又來責怪她,讓她很煩躁,

「夫妻離心?最大的根源不在您身上嗎?所有事情,不都是您跟父親造的孽嗎?我沒本事,一切事情都是想想擔起來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612章爸爸沒捨得 畢竟那段婚事,是先皇后做主的。

倘若不是尚書府真的有什麼問題,誰都不敢隨便觸碰,包括那淑貴妃。眼看着沈依瀾的榮華富貴可能就要轉到沈清若頭上,沈清若這丫頭看着膽小,事實上也沒丟臉,沈老太太對於沈清若,自然是多了一份喜歡。

這第二日請安的時候,十分愉快的拉住沈清若的手,允許她在身邊伺候。沈老太太也是跨過了主母鄭氏的權力,送了不少衣服首飾給沈清若,老太太屋裏面的,樣樣都是好東西,只不過平時不願意拿出來而已。

現在這個時候,這眾人可都看着,不曾落在沈依瀾那邊的東西,都去了沈清若這裏。這個原本落寞下來的嫡女,一下子又在府中名聲四起了。至少下人見了,也是甘願去喊一聲二小姐了。

沈依瀾乖巧過來請安,得知了這件事情分明嫉妒的不得了。

她房中不缺什麼好東西,鄭氏有的,都打扮到她的身上去了,但是沈依瀾也是沈家的女兒,之前的生活受盡家裏面的寵愛,現在這寵愛沒有了,還是要眼巴巴的跟沈老太太示好呢。

「近來天氣變化無常,祖母的身子不好,最近可有不舒服的地方!」

沈依瀾在丫環的攙扶下站起來,乖巧懂禮貌,老太太也是很喜歡。一般時候,沈依瀾都表現的與世無爭的樣子,自然在這府中受到好評。

這些話,本來是沈依瀾過來問沈老太太的,沈清若卻接了一句話。

「大姐姐,最近氣候真的是說變就變,祖母年紀大了,腿腳怕是不舒服,這兩日一直嚷嚷着說有些酸痛,我這正是想辦法呢!」

她的語氣也很親昵。

沈依瀾可是個會來事兒的孩子,連忙走到沈老太太身邊來:「祖母,我幫您按摩一下,活絡筋骨!」

「依瀾你是這府中大小姐,如此事情讓下人做便就可以了,何必親自動手呢!」

「祖母,這可是孩兒對您的心意!」

沈清若站在老太太那邊沒走,一直伺候茶水,這沈依瀾嬌貴,自己的話說出口了,幾次都想要停下來,看了看沈清若卻還是咬咬牙堅持下來。胡來沈依瀾可能想明白了,沈清若這就是故意的。

知道她要過來給老太太示好了,特地來的這一出。

示好這件事情她可是擋不住的,沈依瀾是做了好孩子沒錯,卻做得都是下人做得事情,實實在在在這裏算不上聰明的事情。沈依瀾那一雙玉手酸痛的很,一直到外面的老媽子進來。

「老夫人啊,宮裏面來人了,說太子不舒服希望二小姐進宮看看!」

不管沈清若是否有這醫治別人的本事,太后可是下旨了,只要沈清若有讓太子舒服的本事,那麼一切的事情就都不是問題了。

沈老太太這才讓沈依瀾住手,自己站起來:「清若,皇家的差事可是不能怠慢,在太子殿下面前務必小心,太子殿下重病多年,說不定一點點小事兒,便能夠引來禍害!」

沈清若低眉頷首:「清若明白!」

「時候不早了,依瀾也早些回去吧,耽誤你的時間陪了我這老人家一上午了,也是該累了。」

其實老太太還是很喜歡沈依瀾的,畢竟看起來比她的母親玲瓏剔透的多,兩個丫頭暗地裏面有點較勁兒,沈老太太也是看得出來。只不過沈清若以退為進啊,現在看着沈依瀾似乎輸了。

何種無傷大雅的事情,沈老太太倒是覺得沒什麼。她這個歲數了,還是喜歡把兒女的事情攥在自己的手中,也是提防著沈依瀾母女,有朝一日自己真的老了,不管事兒了,說不定這日子不是現在這樣呢。

年紀越大,越是擔心。

……

沈依瀾直接去了鄭氏的院子。

鄭氏剛剛從宮裏面出來,臉色也不是很好,見到沈依瀾愁眉苦臉的走出來:「給老太太請安,怎麼到這個時辰才回來,這臉色為何那麼難看。」

沈依瀾在自己母親面前,倒是沒有那麼善意。

「還不都是因為那沈清若,說祖母腰酸背痛不舒適,我這想着示好,卻沒想到著了她的道,她再哪裏陪着祖母說了一上午的話,我就在那邊做下人做得事情,祖母這一路也沒叫停,我這一雙手啊,都酸痛的很了。」

鄭氏連忙開口:「還不打水給小姐泡手!」

然後痛心疾首的開口:「我可是後悔了,沈清若看起來真的不像是個老實的丫頭!」

鄭氏還在分析沈清若,至少在沈清若回來到現在,鄭氏想了那麼多辦法對付沈清若,最後都沒有成功,這件事情或許可以直接說明一個問題了。

鄭氏還在想着,沈依瀾已經站起來了:「我感覺她已經活成人精了,不然第一日就傷了三妹妹不說,這些日子籠絡的祖母那般好,將她留在身邊,賞了衣裳首飾。這尚書府誰不知道,老太太那邊的東西,從來都是只進不出的。母親,是不是再過些日子,老太太就要扶持沈清若,真的去做皇子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