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周璃沒有否認:「臨杭劉氏的勢力十分龐大,劉守正不是劉氏的嫡系子弟,不過劉守正為官后名聲一直十分不錯。江陵郡」

*****下面是防盜段落,半小時后修改。感謝大家支持正版******

第二日下午,木匠家如約將櫃檯分批送過來,實木的櫃體分量足,體型大,六十多個櫃體,來來回回足足送來一下午才搬完。

顧七事先已經讓做工的師傅,在商市內各處用墨斗彈線將大致區域劃分開來,因此在櫃檯擺放的時候並不需要非多少工夫,只要依照彈線的位置卡著尺寸來,就能形成一個個分類小區域。

這些小區域又組合成形成一個大區域,這一部分就成顧氏商市的主要自營區,佔據東北方向的最佳位置,能讓所有從東門和北門進來的客人目光所及的第一眼視線都落在這個位置上。

處理完這些,隨後顧七又安排人將另外剩餘的櫃都體布置到周璃選中的那塊位置上當一塊區域也要分成了兩個部分。

一部分小一些的屬於周氏布行和胭脂坊,另一部分大一些位置更好的則專屬於瓷器,茶磚和煙絲。兩個小區域之間專門留有一道足夠寬鬆得讓客人同行得區域用作區分。畢竟周璃也提了,周氏本家的生意與他現下的私產不同,自然不適合再放在一起。

在沒有工業革命沒有互聯網沒有監控系統的時代,人員站點分配就成了關鍵中的關鍵。

常規超市習慣的統一收銀結算模式在顧氏商市沒辦法使用。好在現在的人工陳本不高,多雇傭些人手,以櫃檯半自選模式營業,便也能解決這個問題。

將所有櫃體布置完后,風清結算了剩餘銀錢問顧七:「其他區域的櫃檯要開始定做了嗎?」

「不急。」顧七搖頭:「既然是試營業,也不拘樣子,這幾日先將我們頂下的貨物放進來看看成效,在做其他打算。」

「那周氏的貨物?」

「過些時日,周璃自然會派人送過來。」顧七想了想又道:「顧氏自營區的營業員,我還是希望以女子為主。最好是些能說會道的婦人。前兩日我讓秦娘子幫我在村子里留意幾人,也不知道有沒有消息了。」 帝都傅家。

「今天怎麼有時間來我這?」

傅老爺子悠閑的打理著庭院的花草,背後站着的夫婦畢恭畢敬。

「姐夫,你這說的什麼話,姐她雖然不在了,我們還是一家,我們倆也是想着有時間過來看看你。」

白夫人尷尬的笑笑,摟着老公,拽了拽,「姐經常說你喜歡喝酒,我和老白也不知道你喜歡喝什麼,就買了兩瓶,有時間你嘗嘗。」

傅老爺子頭也不回,專心的打理著花草,端起盆栽,清掃著花盆上的土,「有心就行了,沒必要買東西。」

語氣依舊疏冷。

他拍了拍手,在旁邊水池洗乾淨手,接過傭人遞來的毛巾擦乾淨,瞥一眼兩人,緩緩走近別墅。

夫婦二人連忙跟上去。

「這次來有其他事吧。」

傅老爺子脫掉外套遞給傭人,坐在沙發上,倒杯茶,「有事說事就可以了,沒必要說沒用的。」

聽到這話,白夫人拉着丈夫坐在對面,為難的望望傅老爺子,再望望丈夫,「姐夫,事情是這樣的,昨天晚上伍佑出去玩被人打了,宇浩本來想去理論,誰知道卿雲他說那打人的是他妹妹,我們這麼近都不知道關係,就想和您說說,如果那種地方的女人是他妹妹,是不是太拉傅家的臉了。」

聽到這話,傅老爺子臉色瞬間冷下來,盯着夫婦二人,他們不敢說假話,再加上最近老三的詭異舉動,難道是因為夜店女人挑撥?

「姐夫不是我說話不好聽,也不是我願意挑撥離間,可是如果傳出去傅家的女兒是夜店女,您覺得是不是也污了您的門面。」

白夫人遞給丈夫一個眼神,示意他趕緊說。

這次來本就是為了確認打他兒子的女人是不是傅家丟失的女兒,看來這件事是假的。

「是啊,姐夫,卿雲這孩子玩慣了,什麼事都拿來玩就容易影響您的面子,更何況如果人家說出去,傅家的小女兒是夜店女,要真找到了小外甥女,對她影響也不好。」

白展業附和著妻子的話。

「這件事我會查清楚,不用你們操心。」

傅老爺子臉色明顯不太好看,尤其在白展業提到會影響小女兒的聲音時,手緊握著拳頭。

此時,傅卿訶在玄關走進來,拖着行李箱站在客廳,見到白氏夫婦時,微微一怔,「你們怎麼在這?」

再看看老爺子的情緒,不用猜,一定是這夫妻二人又來作妖了。

「卿訶都這麼大了,我記得上次見到時還在上高中。」

白夫人親切的走過去,想要拉他的手卻被奪過來,嘲諷的笑笑,「那可不,你沒忘了上次三哥為什麼把你轟出傅家吧,還敢來,臉皮夠厚的。」

對於這個小姨,不止傅卿訶,傅家人都是打心底的討厭,母親死後,她不難過反而整天帶着一家老小過來要遺產,若不是三哥跟她拚命,這種人不拿到錢怎麼會善罷甘休。

白夫人臉色有些難看,扯扯唇,又坐回剛才的位置。

「老四,你去樓上,這裏沒你事。」

傅老爺子命令道。

傅卿訶托著行李箱上了二樓,回到房間,便把家裏的情況給大哥彙報了。

「姐夫,我們也不是說要怎麼樣,就是覺得不是小外甥女的話,這件事我們就好辦了。」

白夫人拽拽丈夫的胳膊,繼續說道,「姐夫,那沒什麼事我們就先走了,一會兒老白他還有個重要會議,就不打擾您了。」

「是啊,姐夫,我們有時間了再來!」

白展業拉着媳婦站起來,灰溜溜離開。

傅老爺子對這兩人的來自聽的一清二楚,就是來探聽那個夜店女到底是不是他們傅家的女兒,如果是那就沒事了,如果不是,這虧他們可不吃。

他拿起手機撥通三兒子的手機,強制他今晚必須回帝都,否則所有的銀行卡都給他冷凍了。

就這樣,傅卿雲乖巧的坐在傅家餐桌旁,到手搭著椅背,雙腿交叉,「爸,到底什麼事你要喊我回來,知不知道這來回兩趟要人命啊。」

啪!

傅老爺子大手拍在桌面,滿臉怒火,「我怕再不喊你回來,你這命就被哪個小狐狸精要走了!」

「爸,你說什麼呢,我什麼樣的人你不知道么,怎麼可能有哪個女人能讓我失去理智?」

傅卿雲無奈的聳聳肩,他可是出了名的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夜場女又是怎麼回事!?什麼就是你的妹妹了,哪裏你妹妹就是夜場女了!?」

傅老爺子見他嘴硬,憤怒的拍著桌面,凡是碰到小女兒的事情,他都無法控制情緒。

「三哥,今天媽的妹妹來了,不知道和爸說什麼,就一直生悶氣呢。」

傅卿訶壓低嗓音,小心提醒著。

「可能是為他們那個敗家兒子來的,你們都不知道,就那個白伍佑……」

「現在說的是你的事,那個夜店女你給我趁早斷乾淨,否則,你一分錢別拿家裏的錢。」

傅老爺子打斷他的話,拍了拍桌子,低吼著。

「爸,那不是夜店女,人家有名字叫顧蔓瑤,是和演員,能不能別總夜店女,夜店女的。」

傅卿雲不滿的抱怨著。

白家,他記住了,這仇有機會要和他們算算。

「演員怎麼了,你知不知道你近期變得不一樣了,難道就是為了這麼個小演員?」

傅老爺子不解的看着三兒子,這可是三兒子第一次為女人和他頂嘴。

「爸,我來不及和你解釋,我沒時間了,回去晚了,她該沒地方睡覺了。」

傅卿雲站起身,慌亂的往外走,與滿臉怒容的老爺子揮揮手,「有什麼事您問大哥吧,大哥也知道。」

見他離開,眾人的視線落在傅卿耀的身上,他推了推眼睛,放下筷子,一臉的嚴肅,「是這樣,顧蔓瑤是小妹。」

轟!

餐廳里安靜極了,每個人的臉上寫滿震驚錯愕,尤其傅老爺子的手都在顫抖,結結巴巴的望着他,「老……老大,你說什麼,我剛才沒聽清,你再說一遍。」

「顧蔓瑤就是小妹,三弟知道她的身份以後就去龍市了,在小妹的收養家庭隔壁住下來,如果不是三弟每晚收留小妹,估計會露宿街頭吧。」

傅卿雲每每想到這件事,手不禁的攥緊拳頭,小妹的資料他也看過了,那些人怎麼敢對小妹那麼狠。 雖然也沒什麼,但她個人不太習慣。

軍訓服太惹人耳目了。

她還是盡量低調點吧。

「陸安安跟秦教官說什麼呢?好親密的樣子啊!」

「不知道,陸安安不會是喜歡秦教官吧?」

「這說不準,秦教官人高馬大,還長得帥。」

幾個學生在一起議論紛紛。

不過,很快便看到陸安安和秦教官分開,兩人都走不同的路。

那些談論八卦的學生,這才不了了之的離開了。

在人群中,有一道身影深深的盯着陸安安的背影,那雙深邃的眸子充滿了柔色。

「安安,我們終於又成為同學了。」

他低低開口,眼尾微微上揚,心底里是期待。

期待在這裏的日子,期待和陸安安相認的時刻。

快三年了,他回來了。

「易同學,晚上有空嗎?」

忽然,易小安身後響起了一道膽怯的女孩子的聲音。

聲音里充滿了期待和不安。

易小安回過頭,臉上的柔色消失不見,帥氣的面龐上滿是疑惑,「你誰啊?」

女生眼睛大大的,黑白分明的眸子,楚楚動人。

「我們是同一個班的,軍訓的時候,你就站在我後面,我叫西音。」

易小安是她見過最帥的男孩子,一頭烏黑的短髮,精緻的五官稚氣未退,面龐線條剛毅。

穿着一身軍訓服的模樣簡直讓她太喜歡了。

陽光帥氣,說他是班草不為過。

「不好意思,不認識。」

說完,易小安便轉身離開,沒有絲毫的猶豫。

他之所以選擇這所學校,完全是因為陸安安也報考了這所學校。

陸安安是他心中的白月光。

也是他在陷入黑暗的一縷陽光。

如今的他早已經不是當年隨便被人欺負易小安。

易小安離開之後,西音站在原地,望着易小安的背影臉色有些無地自容。

她這是第一次對男生表白,卻沒想到竟然以失敗告終。

以前都是男生主動追她,她還從來沒有主動跟男生表白過。

這個易小安,未免太不識趣了。

西音滿心都是火氣。

陸安安剛走出寢室門的時候,手機便收到了大哥發過來的消息。

看着手機上的消息,陸安安發過去一句語音。

陸子楚看着發過來的語音,直接點了一下。

「我馬上就過來了。」

那聲音是安安的,聽着聲音陸子楚臉上露出了笑容。

「大哥等你。」

他也直接發了一句語音過去。

這種語音通話似乎也挺不錯的。

陸安安到了店裏,順利的看到了陸子楚。

「軍訓了一天,今天累嗎?」

陸子楚起身,將椅子拉開,讓陸安安坐下。

他選的地點不是很遠,就在學校附近不遠的地方。

一家還算是比較高檔的餐廳。

陸安安點點頭,道:「有一點點,不過還好。」

「秦思寒沒有讓你好好休息嗎?」

聽到安安有一點點累,陸子楚眉頭緊皺起來,他安排秦思寒過去就是為了讓秦思寒照顧一下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