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叫嶸軒的男生卻只是警告地瞪了他一眼,而後問歐陽墨:「去哪裏領處分?」

歐陽墨皺起眉說:「教務處。但現在,先把門口的地給我拖幹了。」

那男生二話不說起身去教室角落拿拖把。

同桌的男生連忙跟了上去,幫着嶸軒一起拖地。

地很快拖幹了,而此時顧綰綰也換完衣服回來了。

她的妝容再次精緻完美,找不出瑕疵。

歐陽墨側了下頭,對男生說:「跟她道歉。」

叫嶸軒的男生額頭青筋微凸,但最後還是開口道歉:「對不起。」

顧綰綰本來是恨透了惡作劇的人,但看到對方的臉后,那股恨意就淡下去了。

這世界,本來就是顏值即正義,面對好看的人,容忍度難免就高了。 天色漸晚。

柳席喝的很嗨,裝著一肚子的酒水,搖晃著身子走出米特爾家族的莊園。

跟著柳席一路相送的海波東,對他是再三挽留,表示莊園空房間很多,並且隱晦的暗示晚上還會安排更有意思的保留節目。

柳席自然婉然拒絕,和海波東辭別後,登上馬車在海波東及眾長老惋惜的目光中揚長而去。

回到柳府。

小醫仙上前來到柳席身邊,鼻翼微微煽動,嗅到柳席身上只有一身酒味兒,沒有女人味,這才滿意一笑。

攙扶住柳席,溫聲說道:

「少爺,你回來了!」

小醫仙的小動作盡數落進柳席的眼中,心裡不由感嘆道:

「女孩子果然都有成為偵探的潛質,這要是接受海老準備的保留節目,怕是回來就要睡書房了!」

柳席醉眼看著小醫仙,滿口酒氣的說道:「仙兒,怎麼只有你一個人,紫妍呢?」

說到紫妍,小醫仙細眉微蹙,解釋道:

「紫妍已經休息了,說起來最近紫妍越發懶惰了,而且明顯有些嗜睡的傾向,現在吃飽了就喜歡睡覺,都沒有往日的活力了。」

「哦?」

聞言,柳席頭腦立即清醒了一些,思考著紫妍的情況。

「嗜睡……難道是快要進階了,也有可能,紫妍身為太虛古龍天賦異稟,只要能量積蓄足夠,進階本就是水到渠成之事!」

想罷,柳席笑著對小醫仙說道:「或許不是壞事,明天紫妍醒來后,我幫她檢查一下身體。紫妍本體可不一般,可能這是她進階的前兆,也說不定呢!」

小醫仙微微點頭,認同柳席的說法,說道:「少爺,洗澡水已經燒好了,先把這身酒氣洗掉吧。」

「好啊,麻煩仙兒來幫我搓背吧!」見小醫仙如此貼心,柳席眯起眼眸,聲音輕飄飄的調笑道。

「嗯!」

小醫仙俏臉一紅,細若蚊絲的回應道。

…………

柳席坐在自己調配的,有靜心安神,固本培元之效的葯浴中,雙手搭在木桶邊沿。

小醫仙臉蛋紅紅的站在木桶外,玉手上纏著一道搓澡巾,小醫仙是真的在搓澡,並沒有被柳席拉著一起洗鴛鴦浴,什麼的……

「哎……舒服!」

柳席被酒精刺激的微微有些眩暈的大腦,此刻也是清醒過來,輕聲呻吟道。

徹底清醒過來的柳席,抬手一握,一道灰黑色的捲軸憑空出現在手掌中,反手遞給小醫仙,笑著說道:

「仙兒,這次參加米特爾家族的宴會時,結果半路殺出個老前輩。巧得很,正是我要找的哪位,費了一番心思,總算順利將它拿到手……」

小醫仙抬起頭望向柳席遞過來的捲軸,神情略微有些疑惑,脫下纏在手上的搓澡巾,伸手接過捲軸將其打開。

「厄難毒體,一種極為詭異的特殊體質,天生劇毒,觸之者死。毒體爆發之際,千里之內,生機斷絕,同時毒體擁有者受萬毒噬心而死,並無破解之法,但若機緣巧合,卻能徹底將毒體控制,使體內毒力,能隨心所欲般的掌控。」

「此控制之法,稱毒丹之法,將體內淤積毒素,盡數凝聚,最後在體內化為一枚毒丹,毒丹若成,厄難毒體,方才會成為真正的可怕體質。」

「煉製毒丹。大致分來,所需三物,一是三種異火,二是七階天毒蠍龍獸的魔核,三是菩提化體涎,同時以特殊的手法凝聚出毒丹……」

「少爺……」

小醫仙眼眸之中儘是激動之色,這幾年下來,柳席將毒丹之法所需要的材料一點點湊齊的,讓她真正看到改變命運的希望……

「等我們誰先突破到斗宗,有獵殺七階天毒蠍龍獸的時候,就奔赴中州,徹底解決你的體質問題……」

柳席笑呵呵的說道。

「嘩嘩……」

柳席從木桶中站起身,伸了個懶腰,水流劃過皮膚重新滴入到木桶之內。

「睡覺!」

有隕落心炎盤踞在柳席心臟,算是將他從修鍊的苦海中掙脫出來,平時修鍊靠它就足以完成,突破瓶頸之時,才需要柳席費心。

睡覺之前,柳席還需要給曜天火多套上幾層封印。

…………

次日晌午!

柳席起床后肯定是趕不上吃早飯的,直接吩咐廚房重新做好飯菜送過來,這時,同樣一覺睡到晌午的紫妍,睡眼惺忪的走了過來。

「大哥,仙兒姐姐,早上好!」

紫妍揉著眼睛,睡眼朦朧的說道。

柳席抬起頭望向紫妍,見紫妍身周能量確有一絲不穩的跡象,於是說道:「紫妍過來,我給你檢查一下身體!」

「好!」

聞言,紫妍回應一聲,然後小跑著來到柳席身前,嘿嘿笑道:

「大哥,你要檢查什麼,我又沒有受傷……」

柳席沒有說話,雙手搭在紫妍兩肩上,靈魂力量釋放出來,環繞在紫妍身周,緩緩侵入紫妍的身體。

恍然間,柳席彷彿來到一方龐大的紫色湖泊,湖泊之內全部是由著澎湃的能量液化而來一般,散發著恐怖的能量波動。

隨即柳席想要深入探查,剎那間,便遭到這股能量的強烈抵抗,要將他的靈魂力量驅逐出來。

而在那短短的剎那間,柳席只能發現那看似風平浪靜的湖泊表面,其內部早就暗流涌動,只差一個爆發,就可以讓整個湖泊徹底沸騰起來。

呼吸之間,柳席將靈魂力量全部收回,抬眼看著一臉無辜之色的紫妍,笑著說道:

「沒事,只是確認一下紫妍的身體狀況,接下來一段時間你都不要單獨行動。你體內的能量已經快要積蓄到極限,隨時都有可能進入到進階狀態,一個人不安全。」

「真的?」

紫妍眨眨眼,紫瞳里透露著驚喜的光芒,小臉上滿是興奮笑容。

在柳席干預下,紫妍提前獲得大量藥材,有充足的能量供給,紫妍更快進階也是正常。

…………

十天後

玄昊代表煉藥師公會來到柳府。

柳席立即招呼老師上座,小醫仙也適時端來兩杯清茶。

柳席笑問道:「老師,今天怎麼有空來弟子這裡,有事吩咐一句,該是弟子來找您才是。」

玄昊端起茶杯,輕抿一口茶水,解釋道:「這次為師是代表煉藥師公會來的,煉藥師大會的選拔已經完成,明天就是第一輪的比賽,公會方面希望你也來做個見證。」

其實柳席除了蕭炎,對這個煉藥師大會不感興趣,不過,還要在帝都待上一段時間,倒也可以去看看熱鬧。

柳席便笑著一口答應下來。

「沒問題,弟子明天一定前來!」

「呵呵,記得將公會的六品煉藥師服袍穿上,打扮的帥氣一些。」玄昊囑咐道,他自然希望自己的弟子可以秀翻全場。

柳席一本正經的實話實說道:「老師,我就算不打扮,憑我的容貌,也是全場最靚的仔,誰能搶走我的風頭。」

玄昊大笑道:「呵呵,這等也是!」

7017k 76左右那老宅是不要了,她也懶得去管。

宮玉正想關窗,不覺中抬頭,夏文楠好像在雨幕的後方緊緊地盯著她。

這是有什麼話要說嗎?

宮玉疑惑地凝視過去,透過雨幕,夏文楠站在對面那棟房屋的房檐下,就那麼杵著,許久都一動不動。

看來是真的有話要說了。

宮玉一個人住,他不適合過來找,孤男寡女獨處一室始終會遭人閑話。

垂眸想了想,宮玉把窗關上,拿出一把傘開門出去。

廚房的旁邊有一間會客的花廳,目測能夠說話的也只有那個地方了。

宮玉到了那裡,把傘收起來立在地上。

夏文楠默契地走過來,因為沒帶傘,他的身上都淋了不少的雨水。

宮玉看了看他肩上淋濕的地方,道:「你是有啥事要說嗎?」

夏文楠心思重重地點頭,「嗯。」

宮玉示意他進屋去,給他倒了一杯還溫熱的茶水,沉吟著道:「又是孩子的事嗎?」

無需說,她都知道夏文楠的心事,何況夏文楠此前還給她提過。

夏文楠又點頭,「嗯。」

孩子從出生到現在已經**天了,當李二妮的喪事處理妥當后,他就更是挂念了。

宮玉道:「你不用擔心,孩子挺好的。」

夏文楠驚訝地看著她道:「那個,二嫂,你都沒去城裡,你怎麼知道孩子挺好的?」

宮玉瞥他一眼,「你以為我不關心孩子嗎?事實是我每天晚上都會去看她。」

「每天晚上?」夏文楠驚了,他到底是誤會宮玉了。

可他又一想,好像沒發現宮玉這些天離開過。

他驚愕了一陣,道:「你啥時候去的,我怎麼不知道?再說了,孩子不是你在醫治嗎?你都沒在城裡,那你是怎麼治療她的呢?」

宮玉坐到桌邊,慢慢抿了一口茶,才道:「你想去看她,對嗎?」

「嗯。」夏文楠肯定地應聲,「她已經沒有娘了,若是爹也不在身邊,那她豈不是更可憐嗎?」

宮玉贊同他的說法,那孩子確實是挺可憐的。

把杯子里的茶水喝完,宮玉心中也考慮了一番。

「她在另一個世界。」感覺瞞不住夏文楠,她乾脆就直接告知了。

「什麼?」夏文楠被震撼住了,「在另一個世界?」

宮玉看著他,點頭,「這裡的醫療條件太差了,我如果不把她送過去治療,那她肯定……」活不下來。

末尾這四個字,不用說,夏文楠都聽得出來。

夏文楠呆愣了一會兒,道:「那她在另一個世界怎麼回來啊?」

「能回來的時候,我就會把她帶回來了。」

「你隨時都可以去,也隨時都可以回來?」夏文楠驚得連呼吸都慢了半拍。

「嗯。」宮玉道:「我昨晚問了兒科的醫生,說是為了保險起見,最好讓寶寶再過一個星期也就是七天再接回來。」

「還得要七天?」

「那邊的七天,也就是這邊的三、四天吧!」宮玉盡量地安撫夏文楠。

夏文楠突發奇想道:「二嫂,你那能把我帶過去嗎?」

宮玉從沒考慮過這個問題,不禁一愣,「帶你過去?」

夏文楠希冀的眼神看著她,情緒激昂地點頭,「是,帶我過去,我想去照顧孩子。」

作為父親,他真的想承擔起照顧孩子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