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龍回派是易清風創立的,龍回派弟子便是我劍庄弟子,他們也是你犧牲的一部分?」

江星明轉頭,視線落在「更上一層樓」上。

平靜開口。

「首先,龍回派弟子是龍回派弟子,並不是我劍庄弟子,他們不配。」

「其次,既然是犧牲,那需要的時候便誰都可以犧牲,縱使真是我劍庄弟子又如何?」

「你他嗎的!」

伴隨著一聲怒吼,沐鋒的拳頭在江星明余光中迅速放大,眼看便在砸落在她臉上! 那肌膚吹彈可破,彷彿能掐出水來,小臉蛋兒精緻漂亮,讓人恨不得上手摸一下。

而旁邊的女孩子穿著紅色鮮亮的外衣,顯得熱情似火,化著精緻的妝容,略帶幾分英氣。

兩人截然不同的感覺,但一樣的是美麗動人。

楊權這個色鬼頓時打上了這對姐妹花的主意,見她們對面沒人,桌上只放著二人餐具,以為是小姐妹一起來吃飯的。

因為封晏不吃甜食,所以就沒準備他的餐具。

他一起身,他妹妹楊清就知道他想幹什麼。

她懊惱的颳了一眼唐柒柒二人,隨後不悅的看向楊權:「你要幹什麼去?」

「哥見到了兩位老朋友,去打個招呼。」

「你什麼朋友是我不認識的?」

「別不懂事,我馬上回來,乖。」

楊權色迷心竅,哪裡還管楊清高不高興。

男人花心,怎麼可能只有一個女人呢?

而且他都已經玩過楊清了,次數多了也就覺得無趣了,沒什麼新鮮感,不如這對姐妹花有趣。

如果兩個人一同伺候自己……

他一想到這兒,渾身的血液都開始沸騰起來。

他臉上掛著淫笑,眼神都變得無比猥瑣起來,搓著手興奮地過去了。

楊清氣得咬牙切齒,腳趾頭都要跺碎了。

她比任何人都了解楊權,知道他是個色胚子,一看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動道了。

自己也想方設法過,可根本管不住,總是在外面偷吃。

她現在也想開了,只要她能夠穩穩的坐上楊太太這個位置,其餘的也沒什麼。

只是,她心裡還是不高興。

她恨恨的瞪了一眼她們:「騷狐狸臭狐狸,天天勾引男人,都是婊子!」

而這邊楊權已經坐在了封晏的位置。

封晏雖然在別人那兒,可眼角餘光卻一直沒有離開唐柒柒。

一看到有人坐了過去,眉頭一簇。

「封先生怎麼了?」

「沒什麼,有些私事要處理一下。」

說罷,他直接起身。

而楊權已經開始自我介紹了。

「兩位美女,我感覺你們好眼熟啊,和我女朋友怪像的呢。」

「怎麼,你有兩個女朋友?」

譚晚晚好笑的看著他。

「不可以嗎?只要喜歡,做什麼不行,對吧?」

楊權放肆的說道,只要他想,同時能夠擁有好幾個女朋友呢。

他大膽地伸出咸豬手,準備去摸唐柒柒的手。

「小妹妹,你好嫩呀,成年了嗎?看著好小啊。」

他誇讚的看著唐柒柒,走近一看,才發現更嫩。

說她今年十七八歲,估計都有人信。

他的手還沒碰到,突然一隻大手無情的扼住他的關節,他的整個胳膊瞬間扭曲起來,疼得厲害。

「嘶——疼疼疼,你特么是誰啊,也敢打擾你小楊爺的興緻?」

他看清了來人,冷峻的眼,不含一絲溫度,無情的掃過自己,那一眼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一樣。

楊權心頓時涼了半截,試問整個帝都誰不認識封晏啊。

這就是個bug的存在啊!

「封……封晏?」

「剛剛是想摸她的手嗎?」

。 「不要被仇恨蒙蔽了你的眼睛,努力修行才是你當下最緊要的事。」

一個虛弱之際的聲音突然響起,「鍾子良」猶如遭到當頭一棒,瞬間清醒,冷汗也跟着流了下啦。

「多謝前輩提醒,我差點誤入歧途,只是前輩你現在情況如何?」

「老夫無礙,只是消耗大了些,需要沉睡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你只能靠你自己了。」

「前輩,我……」

「好了,別做小女兒狀,老夫又死不了,倒是你,你一時激憤可以理解,但切不可本末倒置,待離開了這裏,你找個地方好好修鍊一段時間,在沒有萬全把握之前,不要去尋那個秦有道,你要記住,修士生命漫長,報仇不急於一時一刻。」

「前輩,我並非單純為了自己報仇,還想儘快將他身上的魂珠取來獻於前輩………」

虛弱的聲音呵呵一笑,欣慰道:「你有此心就好,但也不急於一時,老夫這麼多年都等了,也不怕再等幾年,主要是你,想要和這具身體徹底融合還需要一段時間,這期間盡量避免與人動手,按照我傳你的心法修鍊即可。」

「是,前輩。」

……

在距離此地超百里的地方,一處隱蔽山洞前,一簇篝火,炙烤著一頭不大的靈獸,樣貌活像一隻大號老鼠,大滴的油脂滴下,落在火里滋滋作響,噴香的香氣瀰漫。

秦有道聞了一下,頓時一臉的滿足,他撕下一塊烤的焦脆的肉,放進嘴裏,外焦里嫩,味道不是一般的好。

然後他看了一眼神情還很低沉的二女,將烤肉整個遞過去,「吃了,養好精神,明天說不定還要跑路。」

二女遲疑了下,只見梓怡接了過去,徒手撕成兩半,將一半給梓馨。

只是梓馨並沒有接,眼中有些複雜,她搖了搖頭,從納戒中取出一些點心小口吃了起來。

梓怡見狀也沒說什麼,幾乎是狼吞虎咽的方式大口朵頤起來。

秦有道在一旁靜靜看了一眼,就別過頭去了,他開始復盤白天的事情。

他帶着梓怡姐妹離開后,直奔下一個標註地,他想好了,提前找一個地方安置二人,等達到自己的目的,再帶着二女去往下一個標註地。

不得不說,有了兩個練氣修士跟着,確實有些束手束腳,不過想想那兩顆問心果,心態也就平衡了。

只是,在秦有道還沒有趕到下一個標註地前,就意外的看到一隻靈獸,直接竄進了梓馨的懷裏。

開始時,秦有道也沒多想,只是不到一刻鐘,幾名修士就出現在他的視線里,這幾人他還有印象,畢竟圍殺了他那麼久,想忘都難,這幾人都是姬無命的手下。

那幾個姬無命的手下明顯是沖着他來的,秦有道本還納悶自己的行蹤是怎麼泄露的,見到幾人後,他猛然想起斬風曾說過他們有一種尋人的靈獸,靠着某種氣味可百里尋人,這種氣味梓馨身上就有……

秦有道幾乎沒有考慮,直接將被梓馨抱得緊緊的靈獸的脖子捏碎了,然後裝進了自己的納戒,也沒有和欲言又止的梓馨解釋。

因為當務之急是應對圍過來的幾名修士,這幾人皆是九層修士。

可就在這時,秦有道又猛然回頭,發現自己的來路上也出現的七八道強勢衝來的身影。

這是要被包餃子的節奏,秦有道果斷放棄了之前的打算,操控著牽線木偶,一人提了一女,全力奔逃,如果九層修士想要逃,同階修士想追上很難,除非修鍊某種速度類的功法。

然後就上演了一場追逃的戲碼,這一跑就是百十里地,天入夜後,才勉強甩開這些尾巴。

秦有道和牽線木偶的身形都很狼狽,消耗也極大,只有二女還算體面一些。

綜合上述,秦有道仔細分析了,姬無命的人找到他可以說是因為那個尋人的靈獸,那麼後來的一波修士,就可能是其他勢力了,也不難猜,除了那個被自己劫持的芊芊外,應該沒有其他人了。

能一下派出七八個九層修士對付自己一個人,說明對方是下了不拿下自己不罷休的決心了,自己的行蹤可能是在之前搶奪問心果的標註地泄露的。

那麼對方必然也能想到自己接下來的行程。

這不難猜,不說自己重點詢問了問心果的標註地詳細分佈圖,就說來這裏的修士,哪個不是為了問心果?

所以,只要自己不改變行程,依然有九成以上的可能被對方堵了,自己也不可能每次都幸運,萬一陰溝翻船,那就不智了。

秦有道此刻有些後悔,早知道就應該不那麼講武德了,直接撕票就好了,一了百了。

最次也應該讓她發下決不以任何形式針對自己的道誓………

越想,秦有道越覺得自己犯了一個大錯,自己已經決定在幻海苟一段時間了,如今得罪了姬無命和芊芊,還沒有處理乾淨手尾,等離開了問心谷,他們可以調動更多的人,自己的處境恐怕會更加艱難,他總不能一直跑路吧?

深吸一口氣,現在想這些已經晚了,秦有道思忖著,還有明后兩天時間,他決定放棄繼續深入,這是無奈之舉,明知道山中有虎還偏向虎山行,那是不智。

只是有些遺憾罷了,他原本有十四顆問心果,加上鍾子良給他的兩顆,總數才十六顆而已。

秦有道將鍾子良的納戒拿出來,他的納戒中除了兩顆問心果還有數百顆下品靈石和個人物品,還有秦有道當初給他的兩顆築基丹,由此可見散修的身家匱乏到了什麼程度。

他將裏面的兩顆問心果放進自己的納戒中,然後將納戒丟給梓怡。

「前輩,這是何意?」梓怡疑惑道。

「我和你兄長的交易只是兩顆問心果,其他物品不在此列,當然要還給你們了,裏面還有些你哥哥的遺物,你們留作紀念吧。」

梓馨和梓怡同時沉默下來,過了會兒才小聲道:「謝謝前輩。」

秦有道擺手,「不用謝我,交易罷了,我做了我該做的事,只是眼下的情況你們都看到了,我希望你們能儘快振作起來。」

梓怡點點頭,「讓前輩分心了,我們會調整好的。」

秦有道笑笑:「那就好,接下來兩天我們將不再深入,為了安全,我們將晝伏夜出,儘快趕往入口,只要問心谷開啟,我們就馬上離開。」

二女再次表示贊同。

「很好,我們再休息半個時辰,半個時辰后動身。」

秦有道:「對了,你們離了問心谷可有安全的去處?」

二女對視一眼,默默的搖了搖頭……chaptererror();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最新章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全文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txt下載、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免費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

斷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一等帝君、陳年邪事、葉長生的彪悍人生、

。 「謝……謝謝妻主誇獎,子言先退下了。」

隨後,洛子言轉身匆匆離開。

北宮祭單手支著下顎,一臉興味地盯着他的背影,然後把自己的目光放在身旁的女人身上。

「他對你的感情不一般啊!」

「啊?什麼?」

夜玖抬頭,一臉迷茫。

北宮祭悶笑一聲。

「沒什麼。」

這位妻主對待感情好像有些遲鈍了呢~

**

洛子言走在路上,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有些迷茫。

覺得自己的心臟跳的有點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