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秦風問道。

「洪氏集團的公子——洪濤!」林國華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秦風更是皺緊了眉頭。

洪氏集團,可是東海的龍頭企業,資產十多個億,遠不是林家能媲美的。

董事長洪萬山,更是商界的梟雄,行事作風霸道無比。

凡是得罪他的人,沒一個有好下場的!

「哎……」

林國華幽幽地嘆了口氣,繼續說道:「洪濤少爺被撞之後,眼角膜脫落,現在已經瞎了!洪總通過車牌,追查到我們林家,還放出狠話,要嚴懲兇手!用兇手的眼角膜,來替洪濤少爺治療!」

「我就林翔這一個寶貝兒子,他可不能瞎了啊!只要你肯答應頂罪,我可以給你很多錢,五十萬、一百萬,夠不夠?」

林國華拉著秦風的胳膊,不斷懇求。

秦風的心中,卻越來越涼。

小舅子闖了禍,憑什麼讓他去背鍋?

但在岳父岳母眼裡,這似乎是什麼理所當然的事情!

「雨晴,你……也這麼想?」秦風望著她問道。

林雨晴欲言又止,沉默了片刻,還是點了點頭:「秦風,我就林翔一個弟弟,你一定要救他!」

「原來在你眼裡,朝夕相處的丈夫,遠遠沒有弟弟重要!」

秦風露出一個自嘲的苦笑,心如刀割。

「算我求你了,只要你答應去頂罪,我再也不提離婚的事情!等你眼睛瞎了之後,我也不會嫌棄你,會照顧你一輩子!」林雨晴說的情真意切。

望著她的眼神,秦風心軟了。

他想起當年,那一個饅頭的恩情。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若沒有那個饅頭,秦風可能早就餓死了……

「好吧,我去!」

秦風點了點頭。

見他表態,林家三人眼睛一亮,激動萬分。

「秦風,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婿!」

楊紅梅立刻湊了過來,殷勤恭維。

然而聽到那些話,秦風只覺得噁心。

「事不宜遲,你現在就去洪家,向洪總謝罪!記住,人是你撞的,和林翔沒有任何關係,千萬別露餡了!」林國華特地關照。

……

離開酒店,秦風打了一輛車,來到了洪家別墅。

「站住!你是什麼人?」

門口的保安立刻攔住了他。

「我代表林家,來向洪總賠禮道歉!」秦風開口道。

「什麼?你是林家的?」

保安目露凶光,冷冷道:「沒想到……你這麼快就過來認罪,隨我進來吧!」

很快,秦風就被帶入了別墅的客廳。

「老實待著,不要亂走,否則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保安撂下狠話,匆匆離去。

「蹬!蹬!蹬!」

片刻后,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從二樓走下來,正是洪萬山。

洪萬山死死盯著秦風,眸中滿是怨毒之色,咬牙切齒:「臭小子,就是你……撞瞎了我兒子?」

「洪總,你誤會了!開車撞了令公子的,是我的小舅子,林翔!」

秦風直接說出真相。

雖然岳父岳母讓他頂罪,但他可不會輕易背鍋。

「既然你不是兇手,那過來幹嘛?」洪萬山皺了皺眉。

「洪總,我來找你,希望你給我一個面子,放林家一馬!令公子的眼傷,我會找最好的醫生為他治療,如果有什麼經濟上的補償,你也可以儘管提!」秦風說道。

洪萬山聞言,先是一愣,隨後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發出一陣肆無忌憚的大笑。

「啊哈哈哈……臭小子,你是來找老子尋開心的么?你這個廢物女婿,面子能值幾個錢?老子拔一根毛,都比你的大腿粗!」

洪萬山冷嘲熱諷,氣焰囂張無比。

他早就聽說過,林家有個廢物女婿,吃了三年軟飯。

沒想到這個窩囊廢,竟然代表林家出面,還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詞。

「臭小子,傷了小濤的兇手沒來,那就先在你的身上,收些利息!」

洪萬山擺了擺手。

下一刻,十多個保鏢立刻沖了過來,將秦風包圍起來。

洪萬山發號施令:「一起上,打斷這小子的手腳,送回林家去!讓林家知道,得罪我洪萬山的下場!」

。 第349章我有個新項目

累了一天後,李橋總算把公司內部能用上的人都安頓好了,晚上有時間,他還和鄭小輪通了個電話。

「大哥,有什麼事?我這邊忙着訓練呢,能不能成正式隊員就看這一哆嗦了。」

李橋咂了咂嘴,出去時間長了,連膽子也大了,都敢這麼和老闆說話了。

「那場英雄聯盟比賽怎麼樣了?」李橋問道。

「還行,我們隊伍打入了八強賽被淘汰出局,可惜他們不讓我上場,要是我上場,拿冠軍也不一定。」鄭小輪絲毫不掩飾自己的自滿。

「你給我拍段打遊戲的視頻過來,要露臉,30秒左右就可以,注意別把你們隊伍的機密拍進去了。」

掛了電話,李橋嘆了口氣,那場超常發揮之後鄭小輪有點膨脹了,可能需要社會的毒打。

至於三衫、小馬哥等人,他其實沒報太大的希望,這些名人是他想要爭取的,卻不是一定能爭取來的。

當李橋回到宿舍的時候,整個宿舍已經空落落的了,床上的被子都收了起來,顯然人都已經走了。

突然,陽台門打開,步新東叼著煙走了進來。

「步哥,你怎麼還沒回家?」李橋把門關上,隨口問道。

「我等著送沈睿回家,你呢,怎麼還不回去?」步新東將陽台門關上,掐滅了煙,問道。

「公司最近有點事情,挺忙的,我打算忙完這段時間再回去。」李橋打了個呵欠,一躺在床上,身體的疲倦就涌了上來,他更困了。

步新東見李橋這樣也沒有打擾,他拿出手機想玩會兒,卻還是忍不住說道,「沈睿讓我謝謝你,上次的事是你幫了她,我也謝謝你。」

李橋擺了擺手,和沈清合作是雙贏的局面,不存在誰幫了誰,只能說各取所需。

眼前漸漸模糊,李橋雙眼控制不住的合了起來。

就在這時,來電鈴聲吵醒了他,強忍着睡意,李橋接了電話。

「李橋,你打算什麼時候回西夏呀?我還等着你呢。」

「齊夢瑤,最近公司事情實在有點多,春節前這段時間我可能都要忙,你先回去好了。」李橋滿帶着倦意說道。

「那我陪着你好了,真是的,也不提前和我說。」齊夢瑤抱怨道,「過年你一定要去我家,我姑姑說想見你。」

「嗯,先掛了。」李橋隨口答應下來后便掛了電話,實在是有點累。

然而,齊夢瑤的電話剛掛掉,劉子瑜的電話又打了進來。

劉子瑜說的話幾乎和齊夢瑤一模一樣,都是問他什麼時候回家,當聽說他有事情要忙的時候,劉子瑜只留下了一句話。

「李橋,一個人很辛苦吧,你有什麼事也可以和我說,我也可以成為你的依靠。我不回去了,等你忙完一起走。」似乎是聽出來了李橋的疲倦,劉子瑜語氣溫柔了很多。

然而,李橋在聽完這句話后一下就清醒了,他急了,劉子瑜和齊夢瑤都留下了,萬一這兩人撞在一起……

想起上次發生的事,李橋還歷歷在目,劉子瑜出國留學了,齊夢瑤一個學期沒搭理他。

一晚上沒睡好,李橋第二天早上頂着黑眼圈去了聯絡遊戲公司。

一大早,薛蘊就在辦公室里處理短視頻,大概是太過投入的原因,以至於李橋進來他都沒發現。

李橋湊過去看了看,別說,薛蘊的視頻還挺可愛,一個大男孩坐着個球賣笑,球上畫着聯絡遊戲公司的標識。

「聯絡遊戲,原來遊戲也可以如此美好……」說完,大男孩還衝着鏡頭眨了一下眼睛。

當然,鏡頭裏的大男孩就是薛蘊本人。

李橋差點笑出了聲,但想到這麼笑不禮貌,他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

「啪~」薛蘊一下合上了電腦,他冷冷看着李橋,質問道,「李橋,你進來先敲一下門好不好?就算你是老闆,這麼做也太不尊重人了。」

「我敲門了,你沒發現。」李橋坐遠了點,解釋道。

「先不說這個了,蘇溪還沒來嗎?」怕薛蘊尷尬,李橋趕忙轉變了話題。

「等一會兒吧,應該快來了。」薛蘊嘆了口氣,陰沉着臉說道。

過了一會兒,蘇溪也來了,她帶來的短視頻很有童話色彩,一看就費了不少人。

視頻開始,三隻小豬從森林深處跑了出來,緊接着穿着紅色衣服的蘇溪出現,一口氣吹飛了三隻小豬,鏡頭放大,在地面上刻畫着短音視頻的標識。

不得不說,這兩人都是打廣告的鬼才,但李橋總覺得他們理解錯了什麼。

短音視頻自然是可以打廣告的,但這個視頻的目的主要是為了分享生活,展現公司文化和個人魅力。

假如短音視頻第一天發佈,結果觀眾看到的都是廣告,想必一定能把這款軟件噴死。

「都回去重做,誰讓你們打廣告的?我們的短音視頻主要是記錄生活,生活懂嗎?薛蘊你玩球就玩球,扯聯絡遊戲幹什麼?蘇溪你吹豬就吹豬,打什麼廣告?」

「啊?」蘇溪和薛蘊同時發出了驚呼,好不容易做出來這麼難為情的視頻,沒想到還要被打回去重做。

兩人盯着李橋,眼神漸漸變得委屈起來,片刻后,委屈變成了憤怒。

見兩人有想造反的趨勢,李橋趕忙嘆了口氣,語氣也沉重下來,「作為短音的官方,我們的目的是為了給客戶帶來更好的體驗,宣傳我們自身是有必要的,但要隱晦一點,比如咱們最近有個沒發佈的建模不錯,你可以放給大家看看,當然你要露臉。」

「那現在的視頻怎麼辦?」蘇溪又問道。

「留着吧,等哪天你的號粉絲多了再發佈。」

兩人再次糾結起來,等李橋離開后,兩人慌慌張張做起了視頻,像極了早起加班的人。

李橋也沒閑着,他打通了阿李馬芸的電話,和馬芸交談起來。

「馬總,我這裏有個好項目想找你投資。」

「你又有什麼項目?」馬芸已經無奈了,這個李橋是他見過最能折騰的人,能折騰不說,新點子也是不斷,這才多久,就先後弄了手游、手機支付、WiFi,真是敢想敢做。

「短音短視頻,這是一個短視頻平台,可以發佈兩分鐘以內的短視頻,宣傳、做廣告都十分方便,而且運營簡單。」李橋解釋道。。源氏重工。

鐵灰色玻璃幕牆猶如一層龐大的漆黑幕帳,將這座摩天大廈完全隱藏在黑夜裏。

哪怕是在陽光非常好的情況下,站在這座大廈底部仰望,也只能看到一座漆黑龐大的建築佇立在長路盡頭,一塊塊雲層漂浮在這座大廈中段,就像是一座接天巨碑。

如今黑雲低垂,大雨滂沱。

《龍族入學,我在卡塞爾怒爆黑日》第一百一十六章:一個人的順風 「要不我們報警吧?」郭曉提議道。

可一旦報警的話,就算查清了這事情跟他們全民超市無關,可他們的名聲肯定會大落!

超市行業口碑是最重要的,誰會願意去一個曾經出過事的超市買東西?

報警這已經是最後的辦法了。

豈料張玄笑著說道:「不用,我有辦法!」

以張玄的醫術自然一眼就看出了這個人是裝的。

「大家不要著急,聽我一言。我其實是一個醫生,我有辦法把他治好。」張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