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離開后可以當做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但如果你們不這樣做的話,那我可就要不客氣了。」

「到時候,只要我回到司徒家族,隨隨便便一句話,一道命令下達,那無論是天涯海角,還是國內國外,我們司徒家族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找到你們。」

「不光是可以找到你們,更是可以找到你們的家人。」

「到那個時候,不光是你們會受盡折磨,生不如死,你們的家人也都會生不如死。」

司徒天陽沉着臉,怒聲說道。

話語間滿是威脅,赤果果的威脅。

聽到他的這些威脅,五大金剛的眼裏都是迸射出一抹殺意。

「不知所謂,不自量力!」

邪佛則是冷冷的開口說道。

嗖!

他抬手一指,在他話音落下的剎那,手指迸射出一道黑芒,

黑芒擊中司徒天陽的膝蓋。

「啊……」

血光炸現,司徒天陽發出一聲慘嚎,捂著膝蓋便重重跪倒下去,臉色猙獰恐怖。

「啊,你們竟然敢開槍,你們……卑鄙,好卑鄙啊。」

「但你們對我開槍,打穿我的膝蓋,這就代表你們和司徒家族宣戰了,我們司徒家族……絕對不會饒了你們的,你們就等死吧!」

「你們都會死的,絕對會死的,而且是死無葬身之地!」

司徒天陽怒吼著。

司徒天陽猙獰的怒吼著,臉色猙獰的宛若是厲鬼!

現在的司徒天陽!

已經是顧不上害怕了。

他大腦里想的是要報仇和報復。

他自幼就嬌生慣養,無法無天,早就養成不可一世,不將所有人放在眼裏的傲慢習慣和性格。

所以!

縱然是遇到眼前這種恐怖的事情。

司徒天陽最先想到的都不是求饒,而是將自己背後的司徒家族搬出來,惡狠狠地威脅這些人。

聽到司徒天陽的威脅!

在場的人臉上全部都露出不屑的表情。

區區司徒家族,也想要對付神龍殿,那可真是痴人說夢,簡直就是腦瓜子有病。。 大會開完,同學們回到班上開班會,李九玲將所有人的寒假作業收齊后,將一張全新的課表貼到牆上。

「這個學期將迎來學校一百周年大慶,校內活動會特別多,你們千萬不能把功課落下了。」

一百周年大慶……

清越心裡有些小興奮,沒想到百年一遇的好事被她撞上了。這麼幸運的事還能與他一起渡過,真好啊……

因為兩個人在同一排,清越偷偷看了瑞霖一眼,沒想到自己的眼神與瑞霖的撞上。

瑞霖對她溫柔地笑著,注視她的神情也是極盡溫柔。

班會上李九玲講了一大堆,除了一百周年校慶學校要大辦之外,學校還要迎接首屆外國交換生,日子就定在了下周。

這年各科老師們要根據同學們的日常生活表現和各方面成績選出最拔尖兒的人出來,帶她們去參加各種比賽。尤其是聲樂方面的,劉松亭有意組建一個臨時合唱團去參加國內最正規最大型最有聲望的聲樂比賽。

各種消息一下子都出來了,清越心裡更要下決心去努力。一定要做出一番讓自己滿意的成績來,要不然就抱憾終身了。

清越沒想到瑞霖人氣這麼高,每次課間要不是有人圍在他身邊,要麼就是老師拖課了。讓單獨靠近瑞霖的機會簡直少之又少,那杯豆漿清越一直都沒送出去。

結束了上午的課以後,一群好奇瑞霖的人全借著午休的機會來到瑞霖身邊和他聊聊,想跟新同學打好關係。

「聽說瑞霖是從其他城市過來的,這是真的嗎?」

「瑞霖要不要留個聯繫方式呀?以後有什麼事找你也方便。」班長曾治豪主動拿出了自己的手機,讓瑞霖添加自己的聯繫方式。

瑞霖是見要聯繫方式的人是男生,清越知道了也不吃醋這才給的。沒想到他這一給,其他人也想要瑞霖的聯繫方式,尤其是謝漫安那幾個。

這下好了,瑞霖原想鑽了空子去和女朋友敘敘話,現在一點機會都沒有。

清越看著抽屜里那杯早就不冰的豆漿,大概是覺得再留就不好喝了,自己沒胃口,梁卓又不愛喝豆漿。她只好把這杯冰豆漿丟掉。

被一群人圍住的瑞霖在夾縫間瞄到清越獨自一人離開,心想著得找個借口離開找她才好。

「你在看什麼?」

謝漫安注意到瑞霖眼神閃爍,往瑞霖注視的方向看過去,剛剛好看到清越走出教室門的背影。

「你是在看清越嗎?」

謝漫安心裡劃過一陣酸澀,周年慶時瑞霖就挺喜歡和清越玩在一塊,怎麼開了學也這樣。

「清越可是班裡的小美女,瑞霖新來乍到,肯定會忍不住多看兩眼的。」曾治豪笑著打趣道,他並沒有聽別人說過瑞霖清越的事。

此時梁卓走了過來,一把攬過曾治豪的肩膀,朝他擠眉弄眼了幾下:「你這話可就不對勁了,瑞霖和清越什麼關係你沒聽你堂弟說過嗎?」

沒錯,世界就是這麼小,曾治豪跟曾希柏是堂兄弟關係,只不過兩個人年級不同,相處的機會也不多。

梁卓的話讓大家紛紛猜想瑞霖和清越的關係,而瑞霖淡淡一笑,嘴上念叨了一句「有什麼下午再聊」然後匆匆離開了。

瑞霖從教室出來,卻不知道要去哪找清越。飯堂?圖書館?還是學校附近的哪間小吃店?

就在這時,手機上收到了徐山啟發來的信息。

「速來醫務室,有急事。」

瑞霖一聽醫務室三個字,心裡忽然緊張起來,這哥們是出什麼事了嗎?他想都沒想就往醫務室方向撒腿跑去。

到了學校里建築矮小的醫務室,一進門就看到樊珺邵和徐山啟站在緊閉的診室門口等待。

「你總算是來了。」

「怎麼了到底?」瑞霖擔憂地看了眼樊珺邵,又用同樣的眼神掃了徐山啟一眼。

事情是這樣的。

一想到瑞霖被一群女生圍著,清越就難受得氣不打一處來,午飯也沒心情吃了。她徑直去了藝術樓,到公共教室練練鋼琴。

走到頂樓時,她正好偶遇了徐山啟和樊珺邵,他們正要去吃飯。

「嗨!」清越露出明媚的笑容,朝兩個男生打了聲招呼。

「不去吃飯嗎?」徐山啟關心地問候了一句。

「嗯……」雖然早上吃得並不多,但此刻清越還不算很餓,「我沒什麼胃口。」

「那好吧,我們先去吃了。」

只是寒暄幾句三個人就分別了,可是沒走幾步清越就感覺眼花繚亂,神智不清明。腳底下一滑,整個人倒在了藝術樓的走廊上。

一聽到身後倒地的聲音,樊珺邵和徐山啟就警覺地轉過身查看,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清越整個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兩個男生當時想不得太多,直接背起清越就往醫務室去。

瑞霖聽完全過程之後別提有多擔心了,他很想進診室里照顧清越,但是醫務室也有醫務室的規矩,由不得他們胡來。

「怎麼會這樣!剛才明明還好好的啊……」

過了一會,身著白大褂的老校醫從診室門口出來。他說清越只是體力不支再加上天氣炎熱才中暑暈倒,多補充些維生素就好了。

即便沒有大礙,瑞霖顧不得那麼多,第一個跑進診室尋找清越的身影。

清越就站在診室的小床邊上,額頭上貼了一塊清涼貼,人已經清醒了很多。

「你嚇死我了,好好的怎麼就暈倒了。」瑞霖一把抱住清越,眼淚差點就要擠出來了。

清越被瑞霖突如其來的擁抱嚇了一跳,情緒緩過來之後她也輕輕抱住瑞霖。

「沒事,我只是有點疲憊而已。」清越安慰地拍了拍瑞霖的肩膀,將他抱緊了幾分。

「下次不要再這樣了,不舒服一定要告訴我。照顧不好你我會內疚死的。」瑞霖把腦袋埋進清越的頸肩,把心裡的難受深深地藏起來。

瑞霖幾句話就讓那熟悉的安全感回到清越的心裡,清越就會由不得再抱緊他幾分。

。 放好行李后,羅天將想要坐進車裡的庄臨月直接拉了過來。

無奈的看著她,羅天有些無奈的說道:「今天是中秋節,你不在家裡等著庄老爺子和庄總,柳姨,跟著我幹什麼,我是要回家和父母團圓的。」

可庄臨月卻是小嘴一翹,有些得意的說道:「就知道你要這麼說,可別忘了,你剛剛說好了,只要我不哭,你就答應我任何事情的,才這麼一會兒你就說話不算數了,我要告訴爺爺,你在客廳里欺負我……」

庄臨月說著說著就聲音小了起來,要不是羅天聽力好,還真不一定能夠聽清庄臨月這細弱蚊吟的聲音。

可羅天的態度強硬了些,說道:「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就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我得問老爺子的意見。」

聞言,庄臨月有些生氣了,嬌哼一聲,說道:「你就會欺負我,說話不算數。」

說著說著,庄臨月眼眶又開始紅了起來,期間還不忘偷偷的看羅天的表情。

不過羅天之前已經吃過虧,早就防著她這一手。

羅天就當做沒有看見庄臨月的表演一樣,撥通了庄老爺子的電話,嘟嘟的幾聲之後電話就被接通。

耳邊傳來了庄老爺子中氣十足的聲音:「喂,小天啊,我正想找你呢,你就把電話打來了,哈哈哈,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羅天摸摸腦袋,也不知道老爺子有什麼事情找他,但是老爺子問他了,他還是笑著如實說明。

「庄老爺子,這不是中秋節了嗎?我準備回家和父母團圓,可臨月也要跟著我回去,我準備讓你勸勸她,讓她乖乖的呆在家裡。」

「哈哈哈……真是巧啊,我也正要拜託你這件事情,沒想到你電話就打過來了。」

頓了頓,庄華國才繼續說道:「臨月的父母之前不是出差了嗎,現在他們那邊有些困難,需要我親自出馬,所以,我想把臨月交給你,正好你要回家,那就把她一起帶回你家去吧,不然這中秋節就剩臨月一個人,怪孤零零的。」

早在羅天撥通電話后,庄臨月豎起耳朵偷聽著。

聽到電話里傳來的話語,庄臨月一掃之前的憂鬱,嘴角情不自禁的咧了上去,神氣活現的站在羅天身邊。

「行,行,我知道了,我會照顧好她的,嗯,對,獵鷹在這邊,好,那我掛了。」

庄臨月得意的站在羅天旁邊,傲嬌扭過頭看向遠處。

羅天打完電話就看到了這樣一副畫面。

看著庄臨月可愛的樣子,上去摸著她的頭髮就是一陣摩擦。

「啊,討厭,又摸我的頭,不理你了。」

庄臨月總感覺羅天就把她當做了妹妹,所以才這麼愛摸她的頭。

其實庄臨月並不介意羅天摸她的頭,但是她很介意羅天只是隱隱的將她當做妹妹。

羅天放下了手,一臉無奈的看著庄臨月:「庄老爺子的話你也聽見了,中秋節不能回來陪你了,托我照顧你,你可要表現的乖點,不然,我就讓小聖留下來陪你。」

小聖還以為羅天是在叫它,本來已經跳到車上的小聖又跳了下來。

一下子就跳到了羅天的肩膀上,頭歪到一邊,好奇的看著羅天,彷彿是在說羅天叫它有什麼事情嗎?

這萌萌的一幕讓庄臨月眼睛里都冒出了小星星,手伸出來就想要摸摸小聖的毛茸茸的頭。

小聖看到庄臨月伸過來的手並沒有在意。

這段時間庄臨月也是和小聖很熟悉了,小聖也是知道這個女人就喜歡把它抱在懷裡,沒有敵意。

庄臨月摸著小聖的頭,自己也是一臉舒服的表情。

羅天笑看著這一幕,小聖如今的體型也是越來越大,已經差不多有羅天的小腿一樣的高度,全身幾乎全是金色的毛髮,羅天抱在懷裡感覺體重也是重了不少。

這模樣,越來越像美猴王小時候的樣子了。

庄臨月羨慕的看著羅天抱著的小猴子。

羅天看著庄臨月羨慕的眼神,還以為她是想抱小聖,安撫了一下小聖之後,就放到了庄臨月的懷裡。

「庄大小姐,這下子總滿意了吧,快上車吧!」

羅天推著庄臨月坐上了後座,自己也順勢坐了上去。

獵鷹在旁邊看了半天,都有點為庄大小姐著急了,看到兩個人終於坐上車,輕舒一口氣。

這一對,一天天就和演電視劇的,還是偶像劇的那種,看的他都有點膩歪了。

獵鷹緩緩的發動車子,開往了梁源縣。

不知道什麼時候,庄臨月靠在羅天肩膀上睡了過去。

小聖滿足的呆在庄林月懷裡也是酣睡了過去,時不時拿小爪子抓抓毛茸茸的小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