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好久不見。」他懷念道,沒有理會她的問題。

葉思黎只能再問了一遍她的問題。

秦豪輕笑一聲,「思黎,抱歉這件事沒有經我的手,所以我沒法給你一個準確的答覆。」

沒有經他的手,那經了誰的手?

她清楚自己猜中了,便繼續拋出問題,

「那我想問你,在我離開之後,秦家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還有,為什麼周夢卿這麼喜歡錫元,卻是最近才出現,才開始纏着他?」

「真是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不過思黎,你現在既然已經走了,已經置身事外,又何必再理會這些事?哪怕真是秦爺找不到你,把脾氣發在了莫錫元身上,那過段時間他氣消了,說不定就對你的事算了,所以,你確定你非要知道答案?」他反問道。

葉思黎自嘲一笑,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不能眼睜睜看着他這麼作踐錫元。」

秦丞只是稍一出手,就毀掉了莫錫元的婚姻和他未來的人生,若是他再動下去,會發生什麼事情,她真的不敢想像。

莫錫元對她這麼好,她根本沒有辦法對他出事坐視不理。

「哎……思黎你就是太善良了,讓人心疼,如果你真想知道什麼情況,我是說不清楚,而且有的事情以我的身份也不能說,但我可以把他的聯繫方式給你,你如果想問,只能去問他,也只有他會告訴你,真正的答案。」

說着,他報出了一串電話號碼。

葉思黎記下了這段數字,然後對他說:

「多謝了,豪少。」

「你不用謝我,我其實也幫不上什麼忙,只是,思黎,我真的想勸你考慮清楚,回來之後,你恐怕就再沒之前那麼容易脫身了。」秦豪帶着關心的開口說道。

葉思黎無奈一笑,「我當然知道脫身不易,但我良心不安,讓我看着錫元受苦,我做不到。」

「你還是沒變,就跟以前一樣。」他感嘆道,明明聲音還很正常,眼角卻落下了一滴淚。

但她什麼都看不到。

「豪少說笑了,我還有事,先掛了。」葉思黎說着,匆匆掛斷了電話。

她皺起眉頭,感覺今天的秦豪,有那麼一絲絲怪異,但具體如何,她也說不上來。

只是秦豪這人向來虛偽她是知道的,嘴上一直在勸她不要回去,可卻把秦丞的聯繫方式告訴了她,如同釣魚一般,拋下帶着倒刺的彎鈎與餌料,便可裝作事不關己一般高高掛起。

至於魚的結局如何,並不被他所在意。

放下電話后,葉思黎朗聲問,

「張嫂,生生現在的身體狀況怎麼樣了?」

張嫂連忙走來,回道:

「生生目前的身體狀況很穩定,就是需要每天吸三次氧確保心臟造血正常,平時里看着這個孩子是很健康的,不過身體發育偏慢,好在頭腦比較聰明,聰明孩子就是沒有那麼四肢發達,這個也是很正常的。」

「好的,另外這幾天,安排他斷奶吧。」

「嗯,也是時候了,越晚斷奶孩子越依賴、就越難斷。」

張嫂清楚葉思黎現目前身體狀況也不佳,之後還要用一些保護眼睛的藥物,的確不適合繼續母乳餵養了。

「生生在哪兒?我想去看看他。」

「他剛醒,在搖籃里自個兒玩呢,葉小姐我牽你過去。」

張嫂說着,便帶葉思黎往生生所在的地方走。

片刻后,她將葉思黎的手放到了生生的小手上。

一見到有人來看自己,生生就咯咯的笑了,然後,他竟然開口,用還沒長出牙齒的小嘴喊道:

「媽媽……」

這一聲比之前在醫院的時候清楚了很多,葉思黎聽着,心裏一股巨大的感動涌了出來。

有這一聲呼喚,她感覺自己之前受那麼多苦,都值了。

他是生生,是自己的孩子,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生命的延續。

「生生乖……」她感動地摸了摸生生的小臉,這段時間生生也圓潤了些許,再沒有之前在醫院裏那麼瘦弱和虛弱了。

「張嫂,你先出去吧,我想跟生生單獨待會兒。」葉思黎回頭,對張嫂說道。

「好的,葉小姐你有事就叫我啊。」張嫂一邊說着,一邊離開了房間,然後帶上了門。

葉思黎摸索著抱起生生,對他說道:

「生生,這段時間你過得開心嗎?媽媽很開心,因為我們遇到了很好很好的人,有好好照顧你,把你照顧得白白胖胖的張嫂,還有可靠的小裴,很會做美食,心地很善良的姜唯,這些日子幾乎是媽媽生下你最開心的一段時間了,所以媽媽很開心。」

「哇……啊……」生生似乎認認真真地聽着媽媽的話,然後發出了意味不明的聲音。

葉思黎笑了笑,伸手輕輕捏了捏他的小臉蛋,又說:

「可是媽媽開心了,幫我們過上這麼好生活的叔叔卻因此被人害了,所以媽媽現在有一件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可能要離開你一陣子,希望你不要太害怕,媽媽永遠愛你,你永遠是媽媽的好寶寶,還有,你要努力好起來,不要再生病了好嗎?」

「媽媽……」

生生又叫了她一聲。

「乖。」葉思黎摸了摸生生的小腦袋,然後輕輕將他放回了搖籃。

就在這一瞬間,生生竟然又開口,喚了一聲,

「爸爸。」

聲音依舊清晰,讓她連騙自己的空間都沒有。

葉思黎臉上溫柔的神色瞬間凝固。

小孩子什麼都不會,張嫂小裴那邊她都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這孩子的父親不是個好人,不要提他。

那麼問題來了,誰教他喊的這一聲?

姜唯?此前她是不知道生生父親的事,可她連接觸生生的機會都少,不可能是她。

張嫂?她也沒理由觸自己這個霉頭。

思來想去,這事兒只有一個人可能會做。

她摸索到門邊,打開房門對外喊道,

「張嫂,叫小裴回來,我有事找他。」

片刻后,小裴趕到了葉思黎面前。

「背我回房一下,我腿又疼了。」她坐在嬰兒房裏張嫂的床上,對他張開了雙手。

他自然能夠看到,於是老老實實蹲下,將她背起。

但下一秒,她卻往前一探,伸手摸上了他的臉!

。 陳凌微微一笑,摩可這傢伙果然商場老手,挺會做的,懂得給自己留後路的。

這交易才開始,馬上就送東西,而且一送就直接幾百萬米金,氣度不小。

當然,送的這些與自己採購的東西貨值相比,也就鳳毛麟角,不算什麼。

摩可是個聰明人,知道討好自己,以後好開財路。

陳凌點頭笑道:「摩可先生,東西我笑納了,你趕緊算下貨值總多少錢,我馬上給你結賬。」

馬上結賬?

摩可一聽這話馬上眼前一亮,心情大好,這個生意做得爽啊。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這可是天底下最好做的生意!

這個年輕人真不簡單,下定金時,一口氣直接給了自己5000萬米金,一看就是大度人,又不拖欠貨款,這樣的顧客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哪裡像金山那個有錢人,吝嗇得很,貨拿了貨款拖個幾年都不給,為了貨款,自己每年都不知道廢了多少口水。

特是老蔡與老猜兩個老烏龜,總愛拖欠貨款,光是這一點,就比不上這個傢伙。

關鍵是這個傢伙一下單就大手筆,上億的交易,就兩天時間,今天真要賺翻了!

摩可心裡都樂開花了,不過作為一個商場老手,表面上非常鎮靜,笑道:「陳先生果然好豪爽,給我1分鐘時間。」

說著,就拿出一個小本子和一個計算器。

摩可打開記載貨物清單的本子,開始敲著計算器。

嗒嗒……

計算器敲擊聲響起。

「阿帕奇2架,配置地獄火導彈,1億8000萬美金,坦克兩量,1600萬米金,還有火炮,500萬米金,傢伙三高其他……」

摩可嘴裡念念有詞,心裡那個樂,一口氣算了兩遍,才抬起頭來看著陳凌。

「陳先生,我算好了,阿帕奇兩架,1億8000萬……」

摩可念了一遍所有的清單報價和數量后,最後總結道:「這些一共3億60萬米金,我給你去了零頭,怎樣?」

陳凌點了點頭,道:「這個價格,還是可以。」

說完,他立刻轉頭看著風鈴道:「去拿電腦過來,馬上轉賬。」

「是。」

風鈴表面上非常乾脆,回應一聲馬上離開,但內心早就波濤洶湧了。

天啊,一口氣花3億米金買這多裝備,陳凌是不是瘋了?

這到底是叫有錢人任性,還是真想發動戰爭啊?

但是,甸國這麼小的地方,一下子搬出這多武器,絕對夠顯眼,用不著,這麼嚇人吧?

風鈴一肚子疑惑,但也不好做聲,默默走回去拿著電腦又走了出來。

「摩可先生,麻煩你核對下賬號信息,我馬上操作轉賬。」

風鈴在電腦上,登陸網上銀行,按照定金時記錄的賬號,輸入信息后,遞給摩可確認。

摩可確認了下信息,道:「沒錯,就這個。」

風鈴點頭,果斷按下轉賬鍵。

叮!

不到1分鐘時間,摩可手機信息提醒聲響起。

摩可聽到聲音,立刻拿出手機,看了起來,下一秒,立刻笑容滿臉。

哈哈,3億米金到賬!

爽!

摩可滿臉堆笑,轉身與陳凌握手,道:「陳先生,合作愉快,你比這裡的大毒梟,爽快多了,那些傢伙,火箭筒都不舍買,只賣自動火器,AK47這種國際通用的玩意。」

「而且,你太有誠信了,強太多,無法比,那個老猜,上次買了唯一一次坦克,還沒有給錢。」

說到這裡,摩可本來一臉歡笑,瞬間就刷成一臉憤憤不平。

對於老猜,那個地頭蛇,他也真沒辦法,買了武器不給錢,關鍵是自己也不敢上門追債。

按照老猜那樣個性,自己要是上門要錢,恐怕進得了他得家門,就出不了他的門。

跟那種人交易就是憋屈,但與這個陳先生交易就是不一樣,簡直天壤之別啊。

以後要是能與這個陳先生長久合作,打不了就放棄老猜那個老烏龜的生意。

俗話說,吃人嘴短,拿人手軟。

當然,這也是他既送那麼多贈品,又減貨款零頭的目的。

雖然不知道陳先生打哪裡過來,是什麼勢力,但是有錢賺的生意,為何放著不做?

摩可對陳先生,非常好奇,但內心清楚得很,不該問的,自然也沒有問。

陳凌點頭道:「合作愉快!」

摩可點頭道:「合作愉快,陳先生以後有什麼需要儘管提,我一定做到,告辭。」

說完,摩可對自己帶來的人,手一揮。

「撤!」

蹬蹬……

摩可是個聰明人,知道適可而止,馬上帶人離開。